鹤冲天柳永(落榜之后 | 柳永《鹤冲天》赏析)

鹤冲天柳永

鹤冲天·黄金榜上
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译金榜上,我只不过是偶然没能中状元。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君王也不能保证“野无遗贤”。今后该何去何从?仕途不顺,为什么不随心所欲地游乐呢?何必计较功名得失?身有这样的才华,即使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
烟花柳巷里,是丹青画屏的绣房。真好,那里住着我的意中人,我该去看看她们了。与她们相依相偎,这其中的风流快活,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欢乐。青春短暂,不如狠心把功名换成手中这一杯浅酒,和耳畔低徊的歌唱。
(白衣:古代未仕之士著白衣。明代:政治清明的时代,并非历史上的明代。)
135编辑器
“牢骚话”这首词琅琅上口,思想十分独特,虽然有些怄气的味道,但能引起很多落第人士的共鸣,所以流传甚广,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拿它当作高考落榜、工作失利后的自我安慰话语。
但如果我们以为柳永真那么洒脱就错了。尽管这首词的口气很狂,“偶失龙头望”——偶然没能中状元,“明代暂遗贤”——明君都不能做到“野无遗贤”,“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我有这样的才华,就算不入仕途,也有卿相一般尊贵……
俗话都说,情绪激动的时候需慎言。柳永这样的“狂言”,反而更暴露了落榜对他的打击之深。如果“偎红倚翠”、“浅斟低唱”真的能给他带来快乐的话,他早享受去了,还会有这首词吗?
这首词是柳永一时激愤之下的“牢骚话”,侧面反映的是他对金榜题名的深切渴望。从思想上来看,和许多诗人的“求道”诗倒是有几分相像,只不过一个是借助学佛学道来逃避现实,一个是借助流连妓院来逃避现实。
这些逃避现实的诗人,诗词中所体现的思想,仍是渴求功名的,而非真的洒脱不羁。所以,不论考试失利还是工作失利,都别用这首词来自我安慰啦。
那假如考试、工作失利了,我们该说些什么来自我安慰呢?
想啥呢。努力才是最好的自我安慰。
135编辑器

鹤冲天柳永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