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欣赏50篇(【《当代琼崖文学》重磅推出原创经典散文欣赏】 贡发芹 || 散文二篇)

经典散文欣赏50篇

2019




HAPPY  NEW  YEAR

品读诗词歌赋    饱览祖国山河

作者简介
      贡发芹,1965年10月生人,笔名亚鲁,贡晖。大学文化,高级中学语文教师,二级律师 。安徽省文史馆特约研究员,安徽省明光市政协常委、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出版诗文专著多部。其诗恢宏大气,想象开阔,厚重质朴,是当代唯一享有“诗豪”盛誉的诗人。
散文二篇

黄寨牧场
       黄寨牧场是江淮丘陵腹地上面积最大的草场,长期养在深闺,外人很少有机会目睹其靓丽的容颜。

       黄寨牧场位于江淮分水岭之上,居于安徽明光市城东三十余公里处,处在群山环抱之中,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形地貌,岗岭逶迤起伏,丘壑纵横错落,岭壑落差基本上在二三十米之间,很少有超五十米的过坡度较小,舒缓有致。这里整个地区由于遍布火山岩,土层发育不良,地表土层较浅,时有山石裸露,树木稀少,唯有杂草遍地,密集繁茂,荆棘丛生,点缀草间,周围有万亩林木环绕,远离村庄,没有污染,为原生态整片天然草场,面积达五万一千亩,八千二百八十六万立方米库容的跃龙湖(即分水岭水库)及支流延伸于牧场腹内。整个黄寨牧场地势开阔,草势旺盛,被誉为江淮大草原。但其地质条件特殊,不适合连片深耕开垦种植农副作物,为避免水土流失,只能顺其自然,将其辟为内地江淮之间难得的大型牧场。当地人烟稀少,人迹罕至,很少为外人所知。

       再则,这里原是南京军区军马场,二十世纪6六十年代曾经是国家万匹军马养殖基地和安徽省中国秦川种牛繁育基地,场内目前仍随处可见当初做为军队军马场留下的房屋与围栏, 作为军事禁区和科研基地,外人存在诸多不便,很难随意出入黄寨牧场。

       一九八五年,中国百万大裁军之后,内地军马首先退出战备系列,黄寨牧场渐渐解开神秘面纱,游人可以自由出入,一睹真容,一饱眼福。不过,场内居民稀少,步行个把小时难见一处人家,显得非常空旷。道路均为自然形成,未经开辟修筑,徒步太耗时间,非越野车辆出入较为艰难。黄寨牧场系天然形成,荒野无际,二十世纪人工修筑的跃龙湖,梢叉纵横,穿插到草场的各个沟壑角落,草场傍着湖泊,湖水幽蓝,扁舟荡漾;湖泊依着草场,空气清润,面积辽阔,草色与湖水相映成景,鲜明别致。由于这个原因,这里的野生动物得到了合理保护,牛羊满山坡,珍禽任飞来,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

       春回大地,草长莺飞,鸟语花香,风和日丽,天蓝地朗,绿野秀丽。空气清爽,鸥鹭翩然,牛羊欢畅,整个草场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碧波粼粼,起伏有致,一直荡漾到遥远的地方;浪花熠熠,摇曳多姿,一直闪烁到目光尽头。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转眼之间,柔嫩的小草长高了许多,缤纷的鲜花绽放了几许。到处生机勃勃,弥漫着沁人的青草气味,散发着浓烈的袭人花香;到处诗意盎然,目不暇给,美不胜收。最让人陶醉的是草场中上的空气,新 鲜纯净,没有丝毫杂质和灰尘,置身这里,你呼吸的全是自然流动的纯氧和花草吐出的芬芳。无论你到过这里多少回,你都会还想再来。

       夏临黄寨,气温一天比一天刷新速攀升高度,环境一天比一天适宜植物生长,水边的碧草,一天比一天丰茂,碧草旁的湖水,一天比一天温润,牧场的景致一天比一天靓丽,坡上的牛羊一天比一天肥壮。瓦蓝瓦蓝的苍穹之下,遍地的青草正在疯长,嫩绿舒心怡人,清香醉人心脾;妩媚的的鲜花正在盛开,仙姿如诗如梦,娇态亦真亦幻。云影和天光在头上徘徊,眼前不时呈现出“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奇特画面,眺望无垠的绿色海洋,感受原始的自然情趣,此时此刻,你的心会随风飞翔,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轻轻荡漾,悠悠荡漾,每一根毛孔里都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舒畅。

       秋到江淮很迟,秋离黄寨更慢。远山的红枫羽翼开始溢金流丹,深洼的白杨绿叶渐渐泛黄,开始在金风中随意飘零,近处的绿草还是绿意盎然,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遍地的野菊花摇曳生姿,馨香四溢。天愈加高远,空气愈加清爽。与黄寨牧场长期相伴的跃龙湖清凉淡雅,有许多湾叉伸入牧场腹地,波光粼粼,碧水汪汪。湖边的水草丰美,点缀得湖水更加静美。岸上的青松苍劲挺拔,水映绿树而生辉,树借水光而增色。湖上不断有白鹭、鸥鸟、水禽飞来飞去,宁静祥和的湖面立刻生气勃发起来,令人更加亲近。吟诗作画,抚琴填词,很难再有比这里更好的去处。

       黄寨的冬天很短,总觉得还是暮秋,调控依然那么湛蓝湛蓝,绿意始终留念在草场深处,久久不愿离去。无边无际的草原静默、宁谧、空旷、辽阔、沉寂、壮美。旷野上草木凋零但不是全部,大地苍凉但并不会感到迷茫,气氛萧瑟但并不觉得肃杀,整个牧场很少被皑皑大雪覆盖过,虽有寒风,但风中蕴含湿润,绝不冷涩,从不会出现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情境。冬天,这里视野开阔,茫茫原野地势起伏绵延,无边无际。没有大漠孤烟直,频见长河落日圆。这是一个真正的无拘无束的自由世界,这是一个放松自己的绝好地方,您可以放声歌唱,恣意呐喊,尽情奔跑,疯狂畅想,你额可以把胸中的块垒、纠结、苦恼、郁闷、不满、愤慨,一切的一切都发泄到这里,来此一趟,就会轻松一次。

       这就是黄寨牧场,虽然已经寻找不到当年万马奔腾的壮观景象,但她是隐藏在江淮之间的一颗碧绿的翡翠,人人到这里都会流连忘返。
2014. 7. 20

久违的蛙声 
       今天听到了蛙声,久违的蛙声。

       今年江淮地区大约6月9日开始入梅,长江下游雨量明显高于往年。前两天大雨,今天放晴,温度相对下降了许多。晚饭后,明光小城空气清爽,凉风习习,适宜散步。

       我很少散步,也没有固定散步去处,偶尔出行,全凭兴致。今天出门上女山路、龙山路,至世纪缘大酒店,沿祁仓路北行,信步越过嘉山路,刚跨出10多米,就听到了响亮的蛙声,听到了久违的蛙声。让我再次领略了“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的优美诗歌意境,不过无人有约,也就没有“闲敲棋子落灯花”之寂寞了。

       蛙声来自嘉山路北、祁仓路东的一片洼地,是一个被征用后尚未建设开发的废弃的小池塘。前两天大雨,洼地积满了清水,长满了青草,成了青蛙的天堂。我在这里驻足了10几分钟,静静地聆听蛙声,蛙声非常热闹,非常温馨,非常亲切,令我流连不忍离去。

       这使我想起了1987年的这个时候,我所熟悉的蛙声。

       1986年,我因与乡中心校校长发生矛盾,被乡政府Z副书记决定发配到非常闭塞位于安徽省地质公园女山脚下的本村学校杨套小学任教。其时,杨套小学已迁至费郢,距离我的家乡杨套村庄约1公里,我拖到当年12月份才到任,是抱病上班,一天上几节课就回到杨套庄子上家中休养,心情非常不好。每天默默走来,默默离去,非常失落,非常孤独,非常苦闷,非常压抑。情绪跌至冰点,困顿交加,一个人,陷入窘境之中,不能自拔,无人援手救助,只好顾影自怜,寂寞难耐,真可谓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那段时间,我患有胃炎、肾下垂、胆囊炎等慢性疾症,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无精打采,头昏耳鸣,晕晕乎乎,心烦意乱,焦虑健忘,烦躁不安,丢东忘西,吃不好,睡不香,每晚翻来覆去,不能入眠,即使入眠,也很浅很浅,经常做恶梦,稍有些许响动,就会惊醒,醒后再难入眠,让我苦恼万状,无法用语言描摹出来。当时心理负担非常严重,常常莫名其妙紧张起来,惶恐不安,突然失去安全感,不知如何是好。

       我记得仅杨套庄子上与我年龄相仿的20出头的年轻人有40个左右,加上连在一起的高咀、王咀、上郢、小北郢等庄子,一共有80个左右,他们都是我当年的发小,童年的好友,我很想跟他们诉说我的衷肠,倾诉我心中的郁闷,但寻找不到一个倾听的伙伴。他们中的女孩子大多已嫁出去了,留在庄子上也不敢与我接触,怕产生 误解;男孩多已外出打工谋生,即使剩下一两个,也与我不来往。我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走出杨套的,我考考取了中等师范,跳出了农门,有了铁饭碗,与伙伴们有了天然之别,伙伴们都羡慕我,也有些自卑,都疏远了我。他们忙于挣钱、盖房子、找对象、结婚成家、娶妻生子,谋生发展,没有功夫与我闲聊,没有心思与我闲聊,没有热情与我闲聊。没有人关注我,没有人理解我孤独无助的心境、处境,我与他们已有了很大的距离,有了很深的隔膜,实在寻找不到共同的话题,彼此渐渐陌生起来,常常形同路人。因此,我在庄子上找始终不到一个真诚交流的伙伴,有好多话需要倾泻出去,可是没有人愿意倾听,只能憋在心里,真是难受。知音难觅,苦恼忧郁,愁肠百结,无以排遣。

       当时农村还没有通电,每到夜幕降临,庄子上就漆黑一片。父老乡亲们劳累一天,早已进入梦乡,唯有我无法入睡。我每天都很迷茫,彷徨犹豫,不知所措,看不到希望,也找不到出路,经常一个人晚上像一个幽灵,在庄子边上转悠徘徊,漫无目的,一片茫然,一片空白。月挂中天之时,我会转上两三圈;没有月亮的时候,一般只转一两圈。庄子四周野草丛生,杂树环绕,静悄悄的,黑魆魆的,阴森森的,冷飕飕的,偶尔有几声犬吠,让你觉得这里似乎不是荒原。游走在庄子边上,有些害怕,怕遇上野物遭到袭击,怕遇上不存在的鬼魅魑魉,怕看到不该看到的情景,怕遇到熟人问我在干什么而我又回答不上来,但又有些好奇,似乎有什么在前面诱惑我继续前行,希望遇上些什么,希望发现一些秘密,希望有点特别惊喜,希望有些意外刺激,但什么也没有,真的,什么也没有。偶尔遇上野猫、小兔等小动物横穿小道,会突然头发直竖,浑身激灵,但只是惊悸几秒钟,很快又恢复常态;事实上不是它们吓着了我,而是我下着了它们。其实,人们都安于现状,安心劳作,安然梦乡,唯有我在寻寻觅觅,苦苦求索。一晚又一晚,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充满希望出去,总是带着失望而归。但身心已经很疲惫,可以将就入睡。

       到了梅雨季节,庄子外边到处是沟沟坎坎,坑坑洼洼,到处是积水,到庄子边上转悠肯定不行了,溅上满身稀泥、满脸污水、弄脏衣服,心情会更不愉快。这时晚饭后,我就会点上一盏煤油灯,孤灯夜读。但是蚊子太多,闹得你心烦意乱,叮的你奇痒无比,可恨可恼,百无聊奈,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继续下去。于是,我就会捡起一把芭蕉扇,拎起一方小板凳,来到门前30米外的林下水田边静坐,享受那“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处处蛙”的诗意。黑幕之下,轻轻地摇着扇子,睁眼闭眼都一样,只管听取蛙叫,希望获得乐趣,借以消磨无聊的时光。其实,躺在家中床上同样可以听到蛙声,不过没有身临其境坐在水田边听得真切而已。

       每当大雨过后,青蛙叫得非常欢,此起彼伏,更衬托出庄子的安然宁谧。当然还伴有发水虫、蚊子等许多种虫鸣,但我的注意力全放在青蛙的鸣叫上。开始觉得青蛙的叫声“咕嘎”嘈杂零乱,没有缘故,纯粹是聒噪。但是静下心来,听着听着就听出了门道。仔细辨析蛙声,有的是在呼唤应答,有的是在表演玩耍,有的是在赛歌竞技,有的是在嬉闹起哄,有的是在向异性示好,有的是在争风吃醋,有的是孤单一人寻找伙伴知音,有的是遇到危险向同伴求救,总之不一而足。其声音,有亢奋激昂,有舒缓低沉,有悠扬清脆,有短促浑浊,有轻松愉快,有婉转缠绵,有欢乐抒情,有抑郁忧伤,有高兴喜悦,有哽咽哭诉,有开心朗笑,有悲泣叹息。粗细不等,长短不一,高低有别,快慢有致。虽是动物,但与人的心灵是息息相通的,它们也在交际,也在来往,也在交流,也在倾诉,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实际上蛙声很有层次,很有规律,很有节奏,很有趣味。比如蛙声就有 “咕嘎”、“咕嘎——”、“咕嘎——咕嘎”、 “咕嘎——咕嘎——”、“咕嘎——咕——嘎” 、“咕嘎——咕——嘎——”、 “咕——嘎——咕嘎”、“咕——嘎——咕嘎——”、“咕嘎——咕嘎——咕——嘎” 、“咕嘎——咕嘎——咕——嘎——”、“咕——嘎——咕嘎——咕——嘎” 、“咕——嘎——咕嘎——咕——嘎——”等常见而不同的节奏韵律,变幻无穷。如果突然听到水声,根据“噗通”、“哗——”、“哗啦!哗啦!”、“哗啦啦!”等不同的水声,就可以判断青蛙是在打斗起哄,或是求偶交配,或是失败逃跑,或是遭到蛇类等天敌袭击挣扎求生,特别是最后一种情状,我会陡生怜悯之心,想去救救青蛙,毕竟那也是一条生命,但那是不可能的。每次听上两三个小时,直到困意袭来,就此结束。数十天与蛙声为伴,我已熟悉了蛙声,喜欢上了蛙声,忘不了蛙声。

       1987年秋天,我离开了杨套,告别了蛙声。开始几年,回到乡下,还能听到蛙声,依然亲切,偶尔也专门听上个把小时。但后来就听不到蛙声了。水田池塘里,泥鳅黄鳝没有了,小鱼小虾没有了,青蛙蟾蜍没有了,蚂蟥蚯蚓没有了,常见的水蛇没有了;旱地野草里到处都是的老鼠没有了,蚂蚁虫子没有,飞蛾蚂蚱没有了。我们当年小学课本中的小蝌蚪找妈妈的现象在家乡已经不存在了,水中草丛已经寻找不到自然界生命的迹象,当然也就听不到蛙声了。经常看到一汪清水,但什么也没有,属于死水。开始我很纳闷,这是怎么回事?渐渐地,我弄明白了,碳铵、尿素、复合肥等化肥,杀虫双、敌敌畏、除草醚等农药,一年又一年重复使用,超计量滥用,这些自然界的生灵已无法生存,渐渐绝迹。看起来家乡的环境没有多大变化,但是自然界的生物链已被人为彻底破坏。我们的生存环境已经在不断恶化,继续恶化,潜在的隐患不可估量,只不过父老乡亲们还没有感觉,没有发现,没有认识,这令我非常忧虑,非常担心。

       离开祁仓路洼地,往北,再折往东,一路上还能听到一些零星的蛙声。只要有水,就有青蛙,就有蛙声,这是自然规律。可是在城市边上能听到蛙声,在我的家乡农村却听不到蛙声,这令我很纠结。

       家乡何时再有蛙声呢?我祈盼能再次听到家乡我所熟悉的蛙声,我喜欢的蛙声,我那久违的蛙声!
2015.6.20
《当代琼崖文学》征稿启示如下:
1、必须是原创首发(从未发布到任何平台上),严禁抄袭,或任意转载他用。
2、小说、散文、诗歌、词曲等等,文体不限,字数不限。
须主题鲜明,符合当下时代潮流;
亦可标新立异,抒发个人感想。
3、要求文意思想健康,爱党爱国爱人民。
4、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需作者简介及一张本人照片,文责自负。
若所投稿件有相关图片,请一并投至邮箱。
5、投稿注意:标题应标注《当代琼崖文学》收。
主编联系方式:
凌霄(微信名:琼阳微煦)
微信:XH88111609
联系电话:13836263073
欢迎各位爱好文学的小伙伴前来投稿,或直接加我微信(注明投稿)哦!
注:投稿后须加主编微信,方便与主编联系,否则视为无效。
为作者妙笔喝彩,请点赞!  

经典散文欣赏50篇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