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地上的秦腔情

文化散文

唯/有/青/春/和/戏/不/可/辜/
作者:李 荣
音频:李 丽
编辑:李建丽
视频:陈紫荫
黄土地上的
秦 腔情
宁夏|李荣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李丽诵读
秦腔,别称“梆子腔”,又名“乱弹”,俗称“大戏”,是中国西北地区传统戏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古时陕西、甘肃一带属秦国,所以称之为“秦腔”。流行于中国西北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地。
最早接触到秦腔那是我很小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年月了。因为打我记事开始,村头的高音大喇叭里总有高亢激昂或柔和清丽的秦腔响起;农闲的时候总有父亲那喜悦明朗或凄切婉转的二胡响起,那大概是我最早的音乐启蒙吧。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痴迷秦腔,没有上过学却有一肚子讲不完的秦腔全本戏,自学的二胡拉的挺拿手,能边拉边唱。
我的品德第一课就是从父亲讲述秦腔故事开始的。那些秦腔故事让我懂得了善良仁义、尊老爱幼,知道了奸臣忠良、民族大义家国情怀。
我出生在宁夏海原县的一个小镇子,它有个和陕西首府一样的名字——西安,古称“西安州”。
“西安州”始建宋代,是当时西北边陲军事要地。
穿过镇子往西走,不远处便有一座古城遗址呈现眼前。这就是历史上称之为”固靖之咽喉,甘凉之襟带”的西安州古城。
近千年的风雨沧桑,古城墙已是残垣断壁,早已失去了当年的气势恢宏,孤寂落寞的躺在那里无声的诉说着时代变迁……
儿时的记忆中,镇上每到逢集,周边村子的人们也会赶来买卖东西。街道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镇子不大,在当时信息并不发达的时候,每次听到高音大喇叭里播放着秦腔,四邻八舍的就知道这大概是谁家娶媳妇儿,或者是谁家出嫁姑娘呢,亦或是哪家小小孩儿过满月呢,然后相约着给主家随礼贺喜吃酒席去了。
大喇叭里的秦腔就是报喜鸟,添丁进口的欢喜就在那响彻云霄的秦腔里……  
每年的中秋节都会有庙会,是镇上最热闹的时候。庙里的大喇叭里循环播放着经久不衰的秦腔选段。有时候还会从外面请来秦腔剧团,在大戏院里演出四五天呢!  
大戏院在中秋节前几天就开始热闹起来了。说是大戏院,其实就是一个用砖墙围起来的大院子,中间空空荡荡没有座位,大家都是自带板凳椅子。
靠西边有个高高的戏台子,斑驳的墙壁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只有那锣鼓声儿响起的时候,这个平时闲置空旷孤寂的大院子,才有了那份肆意的喧闹……
演出分午场和夜场,午饭后午场秦腔就开始了。年轻人有的去庄稼地里忙碌,戏院里多数是些老年人带着小孙子孙女,抱着小凳子,坐在露天的大戏院里惬意的晒着太阳。
只见豁牙的老太太搭着头巾,微仰着头,津津有味的欣赏着台上演员卖力的表演。驼背的老爷子戴着豁了边的草帽儿,叼着烟锅子,砸吧砸吧的抽着旱烟,哼着跑调儿的秦腔,倒也是怡然自乐。  
小孩儿们是最快乐的,嘴里嘬着几分钱的老冰棍儿,成群结伴的一会儿跑到戏台前,趴在台沿儿上歪着脑袋盯着画着大花脸的演员看,龇牙咧嘴的傻笑着。
一会儿屁颠屁颠跑到后台去偷看演员化妆,被维持秩序的大胡子叔叔吓得一哄而散。身后只留下那欢快的笑声,像银铃铛般在蹚起的尘土中飘荡……
当然也有从外村赶来凑热闹的,有的约伴儿骑着自行车,有的骑着摩托车,还有的挨挨挤挤坐着轰轰隆隆的拖拉机,比赶集的时候还要热闹。
戏院门口有卖瓜子糖果的,有卖冰棍儿汽水儿的,还有卖苞谷棒棒和老旱烟的,吆喝声夹杂着旱烟味儿,惊飞了老榆树上休憩的喜鹊儿,喳喳的叫声给这团圆的节日平添了几分喜悦的气氛……  
午场结束后,演员都去镇上安排好的人家里吃饭了,看戏的人们这才熙熙攘攘、说说笑笑的散去。板凳儿还留在戏院占着位置呢!
戏院恢复了片刻的清净,三五成群的麻雀儿从枝头飞下来,有的在戏院的塘土中轻跳着觅食,有的飞到了戏台上,啄着地上的旧红毯,打量着这个新奇的世界。  
到了夜场,也就是天刚擦黑,来看戏的人比白天还要多。玉盘一般的月亮皎洁明亮,仿佛能看见桂花树下起舞的嫦娥,令人遐想无限。朦胧的月光给这个古老的小镇披上了一层梦幻的轻纱……  
忙了一天的小伙子们也顾不得劳累,一个个精神抖擞;小媳妇儿们早早的做完饭收拾的利利索索;还有那大姑娘穿着漂漂亮亮的花衣裳,大家都赶着趟儿的来看戏。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你呼我喊,打诨逗趣,各种声音掺杂着喧闹不止。
只有等那戏台上文武场面铺开,锣鼓声儿响起,还有那铜黄色像草帽的铙钹,系着火红的布条猛烈的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时,喧闹的人群才渐渐的褪去嘈杂的声音——大戏马上开始了。
靠前正中的位置抢不上,早已坐好人了。看后面靠边有踩着小板凳的,有踩着自行车后座的,更有胆大腿长的少年郎,爬上了戏院的砖墙,或蹲或坐在墙头,视界开阔。
戏院里人挨人人挤人,黑压压的一片。看戏嘛,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管看得懂看不懂的都赶来了,不去看一两场秦腔,这过节就不叫过节似的,都赶不上“时髦”的趟儿了。  
戏台上的灯光明亮,大红幕布在人们期待的眼神中缓缓拉开,大戏开始了。往往都是一些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传统曲目,记得看过《三娘教子》《周仁回府》《对银杯》《卷席筒》和《铡美案》等等,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曲目。
印象最深的是我踩在椅子上和母亲一起看《窦娥冤》。
可怜的小寡妇窦娥和婆婆相依为命,在无赖张驴儿陷害、昏官毒打下,被屈打成招成为杀人凶手,被判斩首示众。在行刑前,满腔悲愤的窦娥许下誓愿: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大旱三年。果不其然,窦娥冤屈感天动地,三桩誓愿全部实现。
在演到窦娥被昏官毒打时,我的心好像被紧紧的揪着,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张的我悄悄的紧攥着母亲的衣角,手心里全是汗。当窦娥被斩首示众后,看着舞台上飘飘洒洒的“雪花”,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打湿了衣襟,到最后都啜泣不止。
心情完全被剧情影响,回家的路上我跟在母亲身后噘着嘴不说话,心里还在替窦娥的冤屈感到愤愤不平。  
时过境迁,当年的小姑娘已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当年热闹的大戏院也早以拆掉,盖上了一溜儿的门面楼,没有了儿时的踪影。但是那段快乐的时光,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秦腔依然是家人们最喜欢的剧种,这么多年没有改变。受家里长辈们的的熏陶,几年前我开始学唱秦腔,自娱自乐。
清晨,挑几段喜欢的秦腔选段,在手机上循环播放,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小声的哼唱,怡然自得。儿时看大戏的场景还会不时地在我脑海浮现……  
现在镇上村里都有文化活动室,秦腔自乐班,爱好秦腔的票友们时常相聚在一起吹拉弹唱,生旦净丑随手拈来。忙碌了一天,吼上两嗓子秦腔,一身的疲惫好像都被消散的一干二净了。  
离西安镇不远的园河村,魏氏皮影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魏岳成,成立了魏氏秦腔皮影剧团。
先后多次送戏进校园,秦腔皮影戏走进课堂,带领孩子们欣赏体验传统文化的魅力,提升孩子们对于民族文化的自豪感,让传统戏曲艺术在青少年中得以传承和弘扬。  秦腔是华夏民族文化的瑰宝,是传统戏曲的活化石。秦腔承载着西北人的精神寄托,是人们互相交流情感的一种方式。
秦腔唱出了西北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唱出了大西北黄土地的千年风情神韵。
点击下面视频欣赏作者精彩演唱!
有奖竞看:
在文章后留言,说出唱词中女主人公名字,前20名的,将会获赠168元图书一套!

文/李荣
80后,出生于宁夏海原县西安镇,现居住贺兰县。喜欢阅读文学作品,手工制作和刺绣。闲暇时间写写练笔、学唱秦腔是最快乐的时光。在《当代文艺》《海原网》《作家部落》《作家联盟》《黄土情文学网》等网络平台和《新消息报》副刊上散有作品发表。
诵/李丽
网名盼,陕西人,教育工作者,《盼枝花》平台主编,荔枝FM1622987主播,《人民作家》平台特约主播。
每周一期 周六发布(点击眉头上“人民作家”可任意阅读)
本期目录
封面文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江苏/伍琼)
诗歌
故乡的土窝(河南/樊瑞楠)
散文
黄土地上的秦腔情(宁夏/李荣)
小乌龟(江苏/曹新侠)
小说
疫战(江苏/咸高军)
等等我,时光里的那些人(黑龙江/丁兆贵)

上期目录
点击蓝字即可阅读
散文
活着就好(广东/赵新星)
一个人的出走与回归(江苏/李颖)
金银忍冬(黑龙江/高景琦)
君子怀玉 女子爱石(重庆/何佳)
小说
买-药·隔-离(广西/滕云飞)
素梅草荡刈草记(江苏/朱明军)

投稿须知
投本平台的稿件谢绝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两周之内没有接到拟采用通知的可他投;投稿前请加关注认真阅读本平台的投稿指南,按要求式样发稿;读者七天内打赏金的一半做作者稿费。文章发布后,十天内没有领到稿费的请主动与总编联系;点击量较高或留言评论较多的作者稿件优先采用。
本刊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B座213室
联系方式:18861952100(微信同号)
栏目编辑:18105113751(微信同号)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认为文章还可以,欢迎在文章后点赞和留言,以示鼓励!
欲了解《人民作家》详细资讯,请加关注后进入公号,从下方菜单中查询。
往期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