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沁诗刊》孙建军 醉了草原

草草原之夜原之夜
草原之夜
想你,就在这个最需要歌唱的季节如梦似幻的草原上就响起了你忧伤的琴声你的诗行,染成那片漠野降临碧草凄迷处水红、水红的野百合一如那位少女的初吻繁星般的马兰花也就蓝盈盈地开了一如凡尘开启了仙境穿越漠北漠南的马群呜咽成长调的蒙古语正是你的琴声乘着雄鹰的翅膀吟咏星星一样的牧包借来叫天子的嗓音赞颂天边游走的白云细数地上滚动的羊群今夜的草原上注定又会响起你的马头琴你,奔淌于血脉深处的鄂尔多斯的风暴你,凝固在心灵当中的呼伦贝尔的宽广你,洋溢在笑语之间的巴彦淖尔的清波你,酩酊在胸襟以外的乌兰察布的豪情那时风吹草低你与牛羊的浅吟中夜风鼓动着的无垠草原烈酒在星光的舞蹈中燃烧我们的血脉颤动在马头琴上数落着芳草凄凄的生平毡包一如穹隆而天空宛若回音壁听你如泣如诉的命运悲怆恰似西沉的月难以忘怀总有一丛野百合叙说着我的暮色时分我将放飞一群思念的音符何处又能寻觅到你曾放牧的彩云这里,野百合如血曾也点燃我,年轻岁月的风而马兰花在那个梦的预约中就这样如约地开放了蓝得就像我珍藏的想象在这寂寞而自在的美丽中我已经灿烂如同东方最为明亮的星光我没有醉卧于今夜的包帐揣着少年的天涯之梦身临异乡也襟怀坦荡就爱这片,能挤出乳汁的泥土就爱这里,牧鞭舒展的狂放于是,我忘却了归途于是,我走进了天堂为那曲蒙古姑娘的情歌为那天狼星下猎户星座之上的辉煌在天似穹隆的风韵中织就一张诗歌的情网……

马兰花开
草原的七月伸开双臂摇动野百合血红的铃铎而那达慕便梦一样地来了开成马兰一般湛蓝的想象那达慕是马兰花喧哗的细蕊那达慕是马蹄莲踏响的风光所有的草叶都加入了竞争能听到马蹄奔跑的啸声从早到晚的太阳都是原野捧出的海碗醉了牧歌,醉了白云醉了由红茶和烈酒滋润的嗓音随便用蒙古语唱句什么吧千年长调就直上云霄旋律中就有风吹草低的情话以及那些肥美而硕大的牛羊这时就到了午夜云雀们衔上天去的花籽绽放为漫天星子让你在梦中也抖起缰绳就能在银河边挥动套马杆就能在星星的灌木丛中用歌声寻到七月的美人叫天子一飞来寒风就不再呼啸嫩芽的嘴巴带着水土的渴望一下子都钻了出来你的嗓音也在季节里萌芽让你想有一把马头琴想在额头上系一条火苗般的绸巾这才是不做边界的生命只需你打马前行用不着为一支歌搜寻词汇要唱你就放开音量长调是风,呼麦是雨是你用天空的穹顶任意抒情的回音壁可以随地扎下包帐有一炉火光伴你是绿色肌体内灼热的心诗歌就在血脉中游牧一如风吹草低中的羊群

山丹花的黎明
马兰绽放在八月的黎明是水草之上马蹄声踏落的星辰风沙为此而藏入草原的背景那时的天空格外肥沃云朵白得一如滚动的羊群而山丹花宛若泛红的乐谱像你难以抑止之嗓音唱和日升日落的奏鸣就是这支歌谣让你疯长成塞上的风云呼唤着比海碗还大的酒量比红花还炽热的感情你是奶香浸透的南国少年那时手挥熟稔的套马杆能驾驭最为遥远的星座是歌声让你忘却忘却你从远方漂泊而来蒙古是从不锁门的兄弟姐妹在从不锁门的呼伦贝尔你以无言的乡愁感悟跳荡的心声唯有那条清澈的伊敏河绷紧了八月的生日与洪汛让你想到临盆的脐带让你醉后为母亲落泪她总是含笑送你出征她总是洒泪迎你归程才感到母爱如草原一般地博大这才用长长的诗行清点出过往的风声和雨声那是四季的风声是马头琴呜咽出的宽广趋赶你学会了套马杆上的勇敢你追随贺兰山、乌拉山和大青山随星月起落,逐水草而居一任血气少年四蹄生风那时故土正梅雨时节雨比柳絮缠绵在耳边飘飘地唱有几滴叩问过你的心灵那是不是你在远方游牧的云朵而我用蒙古长调把青春唱给了故土那样的时节水,全部都成了酒奶干是苦涩的但嚼久了会很香那儿时的麦垄那少年的菜花此时都交付与鞍鞯了就于苍茫中吊一声嗓子敢与狼嗥为伍才富有风尘滚滚的羊群想你,节日的草原歌声我梦回草原的民族兄弟在这片钢筋疯长的丛林中我心情干涸一如被遗忘的枯枝我苦苦地等待马兰一样的星光降临牧歌已从我的伤口淌尽马蹄才能踏响的琴弦偶尔会在一个很小的画框里召唤着那次远行,好兄弟我搜寻不到你的身影无从知道野花是否仍在奶香味里一季季开放苍鹰掠过的长空我的云朵一样肥硕如你的牛羊没有我拾柴的篝火能否有一样的烈酒醉你从不修饰的歌声是的,当岁月的风声低回过许多纸张和城郭才感到曾也雄心勃勃的诗行却这般疲惫且又隐隐作痛我并不需要等到那个模样不需要姑娘来伴我的琴声哦兄弟,如果今夜有梦还是胯下烈马怀中酒瓶我们在一根草茎中相逢……

作者简介
孙建军 军旅出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曾获萌芽文学奖、四川文学奖、巴蜀文艺评论奖、中国电视金鹰奖等。曾任《星星》诗刊编辑部主任、副编审,四川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创作研究室主任兼《作家文汇》主编(现更名为《四川作家》)等职,现为四川省诗歌学会副会长,世界诗歌联合总会高级顾问,成都市温江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孙建军先生和余光中先生
青年时期的孙建军
孙建军先生和舒婷女士
本期作品推荐:Ying deng _Klein 邓瑛德国(樱子毛毛)
科尔沁诗刊工作室
总编:西辽河畔
主编:诗词春秋
视觉设计:晨风
执行编委:芒果.金、王彦婷、刘凤平、祾庆
文字校对:倾城时光、王凤儿
本期组稿:Ying deng _Klein 邓瑛德国(樱子毛毛)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致远方的朋友:

(致朋友)
美丽科尔沁欢迎您
科尔沁,蒙语意为“弓箭手”,在元代,是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撒尔管辖的游牧区之一,位于内蒙古东部,在松辽平原西北端,兴安盟和通辽市的部分地方。科尔沁草原西与锡林郭勒草原相接,北邻呼伦贝尔草原,地域辽阔,风景优美,资源丰富。
科尔沁草原(Horqin Grassland)又称科尔沁沙地。沿用古代蒙古族部落名称命名。科尔沁草原处于西拉木伦河西岸和老哈河之间的三角地带,西高东低,绵亘400余千米 ,面积约4.23 万平方千米 。属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翁牛特旗、敖汉旗与通辽市的开鲁县、通辽市和科尔沁左翼后旗、奈曼旗、库伦旗辖区。是以蒙古族为主体,汉族为多数的多民族聚居区。
科尔沁草原——曾经孝庄文皇后的出生地,蒙语是“弓箭手”的意思。原始的泉河,原始的植被,原始的天空,原始的风味。平坦而又柔软的天然绿茵场,置身其中,有如亲临大海,当人们或乘车或徒步走过的时候,无不被她的美丽所吸引。仰天望去,云在走,鸟在飞;闭眼聆听,鸟儿在鸣叫羊群在合唱,那已经不是一种声音,而是大自然创作的一首交响乐。
最佳季节:7月-10月最佳。夏秋时节的科尔沁草原碧野千里、风景如画,此时无论是纵马在草原上驰骋,还是欣赏草原落日的余晖,都是一大享受。特别是每年的八月十八赛马节以及那达慕大会,是草原人民娱乐交流的盛会,场面壮观,内容精彩丰富,不容错过。
内部交通
科尔沁草原分布在通辽、兴安盟等地,大部分游客会去珠日河草原旅游区、孝庄故居、孝庄文化旅游区等景点游玩。外省市的游客可以先到达通辽市或者乌兰浩特等中心城市,然后从这里在转车到各个景点。
1、到孝庄故居或孝庄文化旅游区要在通辽乘车到花吐古拉镇,再转车到景区。
2、到珠日河草原旅游区可乘火车到保康,再包车前往。
3、去往阿尔山的路上也会经过草原。
外部交通
自驾
303国道
1. 从起点向西南方向出发,沿G303行驶1.9公里,左后方转弯进入通辽东环
2. 沿通辽东环行驶5.1公里,直行进入通赤高速公路
3. 沿通赤高速公路行驶16.9公里,右前方转弯部分路段收费
4. 行驶160米,过通辽南收费站约150米后,朝甘旗卡方向,稍向右转
5. 行驶270米,直行进入G304
6. 沿G304行驶70.0公里,右转进入S305
7. 沿S305行驶3.6公里,左前方转弯
8. 行驶10米,直行进入S305
9. 沿S305行驶17.1公里,左前方转弯
10. 行驶2.4公里,到达终点
航空
通辽市机场是内蒙东部的重要枢纽,全国多地都有飞往通辽机场的航班。
乌兰浩特机场为国家3C级机场,可停靠中小型飞机。机场位于市区西北17公里处的义勒力特镇附近,已经开通了乌兰浩特至北京、呼和浩特的直飞航班。
铁路
兴安盟境内有白阿铁路、通霍铁路两条互不相交的铁路穿越,是连接内蒙古东部与东北、华北地区的重要纽带。乌兰浩特火车站在乌兰浩特市西,开通有前往北京、哈尔滨、大连、长春、白城、呼和浩特的始发列车。阿尔山市火车站车次:6342次,白城-阿尔山市,早上6:51到阿尔山;从阿尔山市返回是在清晨4:59。
公路
兴安盟境内有西南、东北走向的111国道和东西走向的302国道在乌兰浩特交汇,加上省道0504,构成了公路旅游交通的主干。乌兰浩特市通往温泉胜地阿尔山市的省道S202公路已正式通车。通海公路(通辽-海拉尔)也从乌兰浩特通过。乌兰浩特汽车站座落于乌兰浩特市东南,开通了前往哈尔滨、长春、沈阳、秦皇岛等地的省际客运线路及到达呼和浩特、通辽、白城等地的众多省内客运班车。
科尔沁草原又称科尔沁沙地。沿用古代蒙古族部落名称命名。位于北纬42°5′~43°5′ ,东经117°30′~123°30′ 。海拔250~650米,处于西拉木伦河西岸和老哈河之间的三角地带,西高东低,绵亘400余千米 ,面积约4.23 万平方千米 。属中国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翁牛特旗、敖汉旗与通辽市的开鲁县、通辽市和科尔沁左翼后旗、奈曼旗、库伦旗辖区。
地质构造上属于松辽台向斜、吉林准褶皱带和内蒙古褶皱带三大地质构造单元。第四纪以来草原西部缓慢上升 ,东部轻微下沉 ,由下更新世到全新世相继沉积了厚达200 余米的松散岩系,组成了坨、甸的物质基础。
气候冬寒冷 、夏炎热 ,春风大 。年均降水量360毫米 ,年际变化较大,年内分配不均,多集中6~8月份,冬季以西北风为主,春秋则为西南风 ,年均风速3.5米/秒 ,最大风速可达21.7米/秒,大风日数常达30天左右。大风是沙地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全区日照2900小时,日照率达67% ,10℃以上活动积温3160℃,无霜期140~150天。
科尔沁草原坨、甸并存 。坨子地是指相对高度2米以上的流动、半流动沙丘和半固定沙丘,土壤为白沙土和黄沙土,植被主要有沙米隐子草、芦苇、小黄柳、榆树等。地是指相对高度在2 米之内较平缓的沙土地 ,土壤为黄沙土和栗沙土,植被主要有隐子草、羊草、冰草等。甸子地则指分布在坨、甸地内部及其之间的低湿地,多由各类草甸土组成,植被主要由羊草、寸草苔、地榆、拂子茅、马蔺等组成。
科尔沁草原是以蒙古族为主体,汉族为多数的多民族聚居区。
科尔沁草原坨、甸并存。坨子地是指相对高度2米以上的流动、半流动沙丘和半固定沙丘,土壤为白沙土和黄沙土,植被主要有沙米隐子草、芦苇、小黄柳、榆树等。地是指相对高度在2 米之内较平缓的沙土地 ,土壤为黄沙土和栗沙土,植被主要有隐子草、羊草、冰草等。甸子地则指分布在坨、甸地内部及其之间的低湿地,多由各类草甸土组成,植被主要由羊草、寸草苔、地榆、拂子茅、马蔺等组成。
科尔沁草原历史上曾为河川众多、水草丰茂之地。据记载,公元10世纪时自然条件是“地沃宜耕植,水草便畜牧”。直至19世纪初扎鲁特旗东南还留有松林。但至19世纪后期 ,因滥垦沙质草地,砍伐森林,曾号称“平地松林八百里”的赤峰以北而今已成茫茫沙地。由于人类对草原的不合理利用,甸子地不断缩小,坨子地扩大,沙化面积急剧增加,最终形成了大片沙地。坨甸两者所占相对面积为3∶1,生产发展和人类生活受到直接威胁。为防止沙化、草场退化和土壤盐化,采取了草场封育,翻耕补播、人工种草、引洪淤灌、防止过牧及营造防护林等措施,取得了良好成效。
气候冬寒冷、夏炎热,春风大。年均降水量360毫米 ,年际变化较大,年内分配不均,多集中6~8月份,冬季以西北风为主,春秋则为西南风 ,年均风速3.5米/秒 ,最大风速可达21.7米/秒,大风日数常达30天左右。大风是沙地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全区日照2900小时,日照率达67% ,10℃以上活动积温3160℃,无霜期140~150天。科尔沁草原有较大面积的天然牧场和近2000万头(只)的科尔沁红牛、兴安细毛羊和蒙古牛羊。
科尔沁草原水利资源非常丰富,有绰尔河、洮儿河、归流河、霍林河等240条大小河流和莫力庙、翰嘎利、察尔森等20多座大中型水库。科尔沁淡水鱼种类多、肉质好,无污染,水里繁殖,年出鱼量达到3000吨。
科尔沁草原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目前尚存的名胜古迹有辽代古城、金代界壕、科尔沁十旗会盟地旧址和庙宇、佛塔多座。   在科尔沁草原上已有大青沟、汗山、科尔沁草原湿地自然保护区等国家和地区保护区。
科尔沁草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人文、文化流源。在科尔沁草原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很早就有人类的活动。我们今天要想深入了解这方面情况,首先应该认清历史上科尔沁草原的范围有多大、地理特点是什么,历史上有哪些种族和民族在这里生存和繁衍。生存和繁衍在这里的许多不同种族和民族构成的社会群体做了哪些事情,他们所创造的文明和文化对中华民族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有过什么重要的影响,他们的活动对人类文明和世界文明又有怎样的影响,带着这些问题,让我们一起走进科尔沁草原神奇的历史。一般来说,历史上的科尔沁草原是指东起嫩江、伊敏河,北及蒙古高原东南部,包括大兴安岭中部山脉南北两侧,南至辽河、柳河、大凌河流域,西至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面积大约45-60万平方公里。这片土地的基本特征是:地域辽阔,物产丰饶。北部是蒙古草原南端和大兴安岭中部山地,这里林草丰盛,宜林宜猎,许多渔猎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幼年时期大都在这里渡过。中部辽河平原和嫩江平原,地肥水美,地域平坦辽阔,宜农宜牧,许多游牧民族都是在这里从童年时期过渡到青年时期。南部紧邻辽西山地和燕山北麓,是游牧文化向农耕文化过度地带,更适宜农业经济的发展,许多游牧、渔猎民族在这里完成了经济发展的辉煌阶段,即半农半牧社会经济阶段。并由此而完成了一个游牧民族或渔猎民族的青壮年时期,为成功地走进中原做好了各方面前期准备工作。正是这些特征,使得这里成为许多民族发源、成长、壮大的社会舞台,科尔沁草原西南部的红山文化、中北部的富河文化、东部的昂昂溪文化,以及南部、中部平原上的夏家店文化都充分证实,昔日的科尔沁草原是人类繁衍生息的理想之地,这里曾孕育出了非常古老而又崭新的人类文明。1983年,辽西建平、凌源两县交界处的牛河梁大面积积石塜、祭坛、女神庙和女神像、玉质礼器等大规模考古发现,更进一步证明,早在5000多年以前红山文化时期,这里就出现了基本原始公社氏族部落制度,凌驾于公社之上的更高一层社会组织形式——早期的城邦制国家。以往我国典籍一直把中华文化史说成是五千年,但得到考古学证据支持的只能将中国文明史上溯到四千年前。而今,红山文化考古的进一步发现足以证实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因而红山文化被学界称为“中华民族文明的曙光”。从牛河梁考古遗址发现的女神头像看,她的平额、高颧骨、塌鼻梁、短下额、面部圆扁等生理特征,明显带有生活在东北亚的原始蒙古利亚游牧民族的面部特征。这个古王国的出现是中原夏王朝以前的事情,有学者认为,红山文化的惟王为葬的习俗和猪首玉龙的发现,与中原商文化一脉相承,因此红山文化的创造者很可能就是迁徙内地并建立商王朝的祖先。这也说明,早在5000多年以前,辽河流域的科尔沁大地已经孕育出了高度的人类文明。兴安岭以北的渔猎民族,蒙古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已经迁徙至科尔沁草原,并在草原的南端交汇、融合,并且接受了华北传入的农耕文化,形成了具有高度文明的牛河梁城邦制国家。原始的氏族制度正向奴隶制王朝过渡,由西辽河养育出的人类文明已经出现,并与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南北遥相互映。在中华民族历史文明方面写出了重重的一笔,科尔沁草原托起了最早的人类文明曙光。通辽地区靠近辽宁省,所以主食以米饭为主。牧区还保留着手抓肉等饮食习惯。物产丰富的科尔沁区,牛羊肉是其特色,烤全羊、手把肉是每逢过年过节都会有的重点餐目。牛肉晾成肉干,可供冬天食用。现科尔沁区的肉干早已是闻名全国的佳品了。
科尔沁的名称由来已久,商、周以前,这里是传说中的女魃部落的领地,商周史籍中称作“鬼方”。当时地分五方,即中为人方、南为水方、西为土方、东为夷方、北为鬼方。春秋战国以后称为胡地,是东胡的领地。秦汉时,东胡人被匈奴人击破后,残余东胡人分裂成为乌桓人和鲜卑人。早在东汉末年和西晋时期,中原内地的人们就称居住在科尔沁草原中部的人为“火儿慎”人,这是鲜卑语,意思是:“善射的人”、“弓箭手”、“射雕手”。到了北魏时,“火儿慎”逐步从特指的人群名称转向了地域名称,史籍中已经开始出现“火儿慎”“科尔沁”等地域名称,这些名称都是鲜卑语的不同译音。《蒙古秘史》把科尔沁译为“弓箭手”。成吉思汗称帝前,曾将其帐殿护卫(弓箭手)编为“科儿沁”,由其弟哈布图哈萨儿亲自指挥。因此“科儿沁”在蒙元之初也是蒙古军事机构的名称。现今的科尔沁名称正式起自蒙元时期,具有“弓箭手”、“神箭射手”之意,作为地名,也可以理解为“射雕英雄的故乡”、“神箭手的故乡”。
从上古到春秋前期,科尔沁草原上居住的是以讲“通古斯”,(也有写作“突古斯”)语的来自蒙古高原蒙古利亚种系的部族和来自贝加尔湖、西伯利亚以及内外兴安岭之间的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和狩猎民族等多个部落群体。这里先后出现了荤粥(音,勋育)、北部、犭严狁(音,险允)东部、害夫(音,胡)中部,戎中部、南部,狄南部和中西部等多个氏族和部落,经过长期的战争、兼并、交往、融合,战国至秦汉时期,上述各氏族和部落逐渐汇集成较大的部落联盟,被称之为“东胡人”。战国和先秦时期,这里已形成了以“东胡人”为主体的多民族统一体的部落联盟国家,并创造了辉煌的“东胡文化”。继之以后的则是乌桓和鲜卑活跃在科尔沁草原之上。魏晋南北朝时期有柔然、敕勒,隋唐以后有突厥、契丹、库莫溪、女真等相继登上历史舞台。13世纪以后,蒙古人彻底控制了科尔沁草原。这些民族相继在这块土地上出现,并由此内迁或入主中原,君临天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足以令世人震惊的文化和历史。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凡是能入主中原建立长期封建政权的少数民族,都是来自东北亚的少数民族(西北民族则很少),而且这些民族的幼年时期都是在蒙古高原或贝加尔湖、西伯利亚远东一带渡过,他们一旦游牧翻过大兴安岭进入了松辽平原之后,马上就会迅速强大起来,只要有100-200年的相对安宁时期,他们就会成长壮大。然后以其新生的勃勃生机越过燕山山脉,进入华北平原,完成封建化过程。著名历史学大师翦伯赞先生在《内蒙访古》一文中说:“假如整个内蒙古是游牧民族的历史舞台,那么这个草原(按:指呼伦贝尔草原)就是这个历史舞台的后台,很多游牧民族都是在呼伦贝尔草原打扮好了,或者说在这个草原里装备好了,然后才走出马门”。然而任何一个渔猎游牧民族一旦进入自然条件较好、地理条件十分优越的科尔沁草原,就会快速成长壮大,为不久的将来进入中原打下良好的基础。这是因为北方游牧民族未进入科尔沁草原之前,大都生活在蒙古高原和兴安岭以北的地域,那里四季变化明显,自然条件相对恶劣,严酷的自然环境,将生活在那里的游牧民族进行了严格的自然淘汰,这使只有身体强健,抗御自然风险最强的个体得以生存下来,并逐渐使部落群体中每个个体都是最优秀、最强健者。游牧狩猎过程中只有群体相互配合才能获得生存的最大空间,这就客观上促成了每个游牧或狩猎部落都有着较强的组织性、纪律性,在协调有序的生活规律中生活。漠北和岭北地域空间广大,但生态环境和生存气候较差,无霜期短、寒冷周期过长,这对原始畜牧和原始狩猎活动都造成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游牧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繁衍都造成严重障碍。可是当她们一旦翻越兴安岭进入广袤的科尔沁草原,这里宜人的气候,广阔平坦、水草丰美的草原,使他们具有的优势得以迅速发扬,象雄鹰飞入了蓝天,象骏马奔驰进了草原,是科尔沁草原将她们养育得人强马壮,为入主中原做好了充分准备。读过浩繁的中华历史,人们常说“关东出相,关西出将,江南出才子”。
这确实是精辟的历史总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物,深沉厚重的中原文化,必然培养出一批远见深谋的治世奇才。滔滔不息的黄河之水,沟壑纵横的黄天厚土,造就一批性格坚毅、勇猛威武、能征贯战的猛将。钟灵神秀的江南山水,派生出来的肯定是飘逸俊秀的文人高士。那么科尔沁草原的昊昊高天、茫茫草原、苍莽雄浑的崇山峻岭,粗犷豪放的民风又养育出什么呢?北方草原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博大。这种博大的自然环境,孕育出的必然是中华民族最骄傲的子孙,必然是胸怀宽广、吞吐四海的大英雄。他们在中华民族历史发展中开疆拓土,立马扬威,为整个民族进步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为中华民族的强盛立下了不朽的丰功。科尔沁草原这方水土出“天之娇子”、出大英雄,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草原英雄,他们演绎了无数惊天动地的故事,他们书写了震惊世界的人类文明的历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