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妃被羁押在一首羽衣曲

冻雨、、南糖后主
陈陈相因
这胶柱垂乳的废苑,像一座
珊瑚帝国。珠树曼妙的舞姿
刚行至前奏,就锁定在琉璃
我的爱妃被羁押在一首羽衣曲
肌肤趋近透明,而我皓首穷经
群魔穿梭雪肋间砌宝璐,入眼
尽是颓迹。初冬的须发如夭折的银弧
悬止在低空,石化之绝伦,之圆满
倘若来的是美杜莎,泪涟涟标本的
明视内,掉脑袋的就是的她
夜雪劈裂街道两旁操戈的禁军
江湖粉碎,瑶池上充斥白色恐怖
微物惶惶,昏雀家破,流猫死丧
停格的落泉接管小区屋檐,封印
一捧殷红,又零售草木的琥珀
连我也成了被驱赶的瑟缩平民
闭孤城,退进窗的青面獠牙背后
失职的君王浴室里腾云驾雾附仙籍
等待长生,等待他日有幸驱遣麒麟
獠牙、獠牙、水晶般迅闪的冰凌
告诉春天,如果他要快马加鞭
我愿退位让贤,回到冰封的故国
到玉烛中,找我妙人寒心的造像
如果有人要摧毁我,就告诉他,尽管来
无论如何,我将高歌,疮痍也快活
摄影:小陈
(百年一见!天雨花!珍珠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