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席勒:美国梦已变买房梦,中国梦或可推动经济成功

在2018年3月24日上午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经济峰会”上,耶鲁大学教授、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行为经济学大师罗伯特·席勒在会上发表《中国梦和美国梦》的主题演讲。
席勒教授提到,“中国梦”最早其实出自南宋爱国诗人郑思肖笔下,当时蒙古人入侵中原,他当时提出的中国梦是希望恢复华夏往昔的荣耀。习近平主席为“中国梦”带来了更多的生机和活力,把个人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相连接。
关于“美国梦”,席勒表示,这是由亚当斯在1931年经济大萧条时提出的,是一种平等主义的梦想。但“美国梦”的意义几十年来发生了变化,每个人都可以充分的释放自己的潜力,不会因为大家的出身、种族而歧视你。
后来,“美国梦”又变成有房的梦、大房子的梦。席勒教授提到,“美国梦”受到那些房产中介或按揭机构的鼓吹,一家人买了很大的房子,就算实现了“美国梦”。
他最后强调,“美国梦”和“中国梦”都还是有很多的活力,并表示如果“中国梦”已经变得跟财富相关,也有可能会推动经济发展。
以下是罗伯特·席勒教授的演讲全文:
午餐的时候我会更多地介绍叙述经济学,但现在我关注的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叙述或者是话语,也就是“中国梦”这个概念,因为经济学家似乎对这个的谈论并不多。
但是,“中国梦”这样一个叙述是习近平主席近年来提出的,鼓励个性化的发展和创造性,以及乐观的情绪、自信。这些因素会提升中国的经济发展。所以在这个方面我非常的支持他。还有“美国梦”这样一个说法。
我想先谈一谈“中国梦”的缘起。其实没有哪样东西是完全创新的,即使是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也不是第一次提出。郑思肖是生活在13世纪的中国人,他当时写了一首诗,当时就提出了“中国梦”这个说法。
我不会中文,但我也希望能够找到这首诗。我想我是找到了这首诗,我又用谷歌翻译来看他写的这首诗到底是什么,“中国梦”意味着什么。我的读诗并不是非常成功,但它确实说的很清楚,“中国梦”是什么。
对郑思肖来说,要恢复中国昔日的荣耀,也就是在蒙古人入侵中原的时候,他写了这样一首诗,是希望能够恢复中国往昔的荣耀。
习近平主席确实为“中国梦”带来了很多的生机和活力,他说要敢于梦想,这是一个使命,能够把个人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相连接。而且也会有一些间接的影响,会鼓励中国的消费热潮,可能是房地产的热潮。
跟“美国梦”进行比较,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我也查了一下词典,是在20世纪初提到了“美国梦”,但一直没有流行起来。我强调的叙述经济学就是有时候这些叙述会疯狂地流传开来,我们必须了解这样一个过程,因为它们绝对感染力,大家感到非常振奋。
这个人,亚当斯,大家可能记不住他,他并不是美国的总统,但写了一本书,关于美国的理想。他用了“美国梦”这样一个说法。他说“我梦想这样一片土地,生活能够更好、更加充实、更加圆满,能够惠及所有人”。他并没有提到女性,所以他是有一些性别歧视。
在1931年,他说“每一个男人和每一个女人都应该能够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潜力”。这似乎是一个核心的理想,实现了某种程度的民主化。
我想不能根据大家的学历或者是头衔,或者是他们的家庭背景来判断别人。这是一个包容的梦想。像罗宾逊这样的人,他们说有时候国家失败是因为它不够包容。还有一个“财富梦”,“美国梦”和“财富梦”似乎有交叉的地方。
最后一段,他明确地说到“它不是关于汽车或者是高薪的梦想,这是一种关于我们共同分享的社会”,所以是一种平均主义、平等主义的梦想。
我发现习近平主席在这周二,在“两会”期间他也说过,这个新时代属于每个人,每个人都属于新时代的一部分,见证并且创造新的途径,建设这样一个新时代,这在中国也有广泛的传播。
法国前总理奥朗德也希望做到这一点。他写了一书《法国梦》,跟这一点非常接近。尽管他联系到了法国革命,这是非常悠久的法国传统。
但是,奥朗德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如果他有很好的辅导,他可能做到,但他没有成功。但是,在中国,这个理念确实是传播开来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刚才说到的亚当斯,他提出了“美国梦”,几乎是在美国大萧条的时候提出的,就像是郑思肖在中国非常动荡的时候提出了“中国梦”,因为当时是蒙古人的入侵。
非常有意思的是亚当斯关于“美国梦”的概念,直到他去世才流传开来。他是1931年写的这些。我也看了关于“美国梦”在30年代有什么样的讨论,大多数都是知识分子在《大西洋月刊》这样的报刊里发表文章的时候才写到,并没有广为流传。
这是按照年份,从1800年到2017年,大家看到“美国梦”在一些文章、报刊中提到的次数。“美国梦”首先是在那里出现的,1950年之前,亚当斯的书出版以后才出现的,确实是亚当斯提出的。
他是在1950年之前去世的,在去世之后,这个想法流传的很广,而且也被人用滥了。这是一种疯传,是几十年的过程,还在不断的增长。
特朗普总统也说过“美国梦”,他非常善于找到能够激励一些人的话语。但是,它的意义在几十年来发生了变化。每个人都可以充分的释放自己的潜力,不会因为大家的出身、种族而歧视你。
但是,它是关于有房的梦,关于大房子的梦。“美国梦”受到那些卖房人的鼓吹,或者是受到按揭机构的鼓吹。比如,报纸上的广告会说,有一家人买了很大的房子,我们可以帮助你实现“美国梦”。病毒也是同样的,它们会变异,变异成不好的东西。
我认为“美国梦”和“中国梦”都还是有很多的活力。我不知道“中国梦”是不是已经变异成跟财富相关。也有可能,但这可以推动经济的成功。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编辑刘镔练。更多精彩资讯请登陆wallstreetcn.com,或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