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南苏丹:我为你哭泣!

陆如泉 陆如泉 教授级高级经济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综合处处长。曾任中国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战略发展部主任。 2018年7月是苏丹、南苏丹分裂的第7年,到底是“文明的冲突”,导致南苏丹从苏丹…

陆如泉

陆如泉
教授级高级经济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综合处处长。
曾任中国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战略发展部主任。

2018年7月是苏丹、南苏丹分裂的第7年,到底是“文明的冲突”,导致南苏丹从苏丹分离出去,还是因为发现和开发巨量石油而带来的“资源诅咒”引起的?还是美国这一霸权国家从中作梗、一意孤行必须让南苏丹独立?亦或是苏丹总统艾哈迈德·巴希尔当时“身陷囹圄”而不得不让南苏丹独立出去的无可奈何?可能上述原因皆有吧。
本文不仅仅谈石油,更多还是从民族宗教和国际关系视角分析和审视南苏丹从苏丹分离独立出去的来龙去脉。因为掌握的资料信息有限,加之作者已经离开苏丹数年,缺乏直观的体会和感受,本文可能无法涵盖所有细节,请读者和专家们海涵。

不同文明的文化冲突

首先,因“文明的冲突”而导致教派和部落之间的冲突,是南苏丹脱离苏丹“母体”的政治原因。在南苏丹分离之前,苏丹拥有2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非洲地区面积最大的国家,人口主体是阿拉伯人,主要集中在苏丹北方,信奉伊斯兰教。苏丹是“阿拉伯国家联盟”的成员国,与沙特、埃及等中东北非地区大国交好。
而苏丹南部(南苏丹),面积约62万平方公里,直到19世纪末才与外部世界发生接触,先沦为英国和埃及的殖民地,后在1956年又成为苏丹的一部分。然而,南部地区的居民大多信奉本族的原始部落宗教,还有约20%的人信奉基督教,这就决定了该地区绝大多数居民对本部族的忠诚度远远超过了对苏丹这一主权国家的认同感。
由于南北双方相互不认可,自苏丹1956年立国以来,双方一直矛盾不断,大规模的、持续10年以上的内战就打过两次。西方社会在苏丹南北内战的过程中一直对南方“拉偏架”。而苏丹政府一直对南部势力采取“又打又拉”的策略。1989年现任总统巴希尔上台后,加大了对南部反对派势力的围剿和打击力度。
但强硬手腕终究抵不过文明冲突,在西方的干预和非洲多国的斡旋下,苏丹南北双方于2005年1月在内罗毕签署了设定南苏丹独立线路图的《全面和平协定》(下称“协定”),并成立苏丹南方自治政府。2011年2月,南苏丹独立公投通过,南苏丹遂于2011年7月9日0时宣告独立,成为非洲大陆第54个国家,也是目前全球最年轻的国家。南苏丹独立,表面上是南部各部族抵制北方政府的统治,本质上还是阿拉伯文明和基督文明背后的较量。


分配不均的经济问题
由于“发现和开发石油”而带来的苏丹经济发展,及南苏丹在石油收入分配上的“不公正待遇”,是南苏丹选择独立的经济原因。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美国雪佛龙公司就在苏丹南部发现了亿吨级探明可采储量的油田。后因苏丹内战导致公司3名外籍员工死亡,加之美苏关系恶化以及公司找到其他合作机会等原因,雪佛龙选择退出苏丹。
1995年,中国石油等中国央企进入苏丹开展石油合作,短短几年就在苏丹建成了1500万吨/年的大油田及配套外输管道实施和炼油化工设施。2003年,中国石油通过风险勘探和自身能力在苏丹南部成功发现另一亿吨级可采储量油田,并于2006年建成了又一个1500万吨/年的大油田。苏丹石油开发迎来了黄金期,其年石油产量接近3000万吨,成为非洲地区重要产油国和出口大国。借助石油收入,苏丹一举甩掉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帽子。
财大气粗的苏丹政府一度对国家发展充满信心。然而,苏丹政府、国际社会和外国投资者都明白,苏丹所发现石油储量的70%以上在南方,南部才是整个苏丹石油资源的重心所在。但是,如果没有管道和炼油加工设施,石油资源实现不了价值。处于经济性和战略博弈需要,石油资源通过管道“北上”,一部分进入喀土穆炼厂,一部分通过与管道连接的红海岸边的苏丹港实现了出口。这就形成了“资源主体部分在南方,输油管道、炼化设施和出口终端在北方”的“战略平衡”格局,这是巴希尔总统的高明之处。
毫无意外,苏丹石油收入的绝大部分用在北部地区,有了经济力量做支撑,苏丹政府打击南部反对派武装更加得心应手了。原本属于南部自治区的资源,现在却被用来打击南部地区。南部苏丹独立的意愿更强了。


“强力”的外部压力


因美国政府“必须让南苏丹独立”的决心,以及其情报部门、媒体和非政府组织推波助澜,是南苏丹最终成功独立的国际原因。
正是通过前述非洲问题专家的解读,清泉才第一次知道,当时美国政府在推动南苏丹独立上的“决心”是如此之大。这位非洲问题专家谈起当时美方专家那种容不得半点回旋余地的架势时(中美双方彼时在战略智库层面保持着沟通),美方这种霸权姿态和决绝态度,还是让清泉感到有点意外。也让清泉感到,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外部其他各方无能为力的尴尬。
清泉通过咨询其他非洲专家和查阅相关资料进一步了解知道,当时美国在苏丹南苏丹问题上的一线负责人是Princeton Lyman(普林斯顿·莱曼)。莱曼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担任美国驻尼日利亚和南非大使,2011年1月,莱曼成为美国负责苏丹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正是他一手策划和推动了南苏丹的公投和独立。整个过程中,苏丹和其他外部各方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内忧之下夫复何存
苏丹总统艾哈迈德·巴希尔因面临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的“通缉”,和苏丹在“达尔富尔”、在遭受美国全面制裁等问题上长期面临巨大的外界压力,是苏丹政府和领导人缓解压力、不得不选择让南苏丹独立的内在原因。
2010年前后,苏丹总统巴希尔的头顶上悬着三把“剑”:一是2009年3月,联合国海牙国际刑事法院以涉嫌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犯有“反人类罪”和“战争罪”为由,对巴希尔发出逮捕令,这是国际刑事法院首次对一个国家的现任元首发布逮捕令。尽管巴希尔对此表示藐视,但海牙法院的裁决还是大大限制了巴希尔本人的影响力和活动能力。二是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问题,该问题既有阿拉伯人与黑人之间的宗教信仰冲突问题,又有因争夺水资源及地下矿藏和石油造成的冲突,还有周边国家干预等复杂因素,是苏丹近几十年来面临的“老大难”,而巴希尔总统在处理该问题上的方式遭西方社会的一致谴责。三是美国持续制裁苏丹,使得整个苏丹遭受诸多掣肘。
面对巨大的压力,有着“非洲雄狮”之称的巴希尔也顶不住了。2011年2月7日,苏丹南部公投有了最终结果,98.83%的选民支持南部地区从苏丹分离。随后,巴希尔宣布承认和接受苏丹南部公投的最终结果。
然而,独立后的南苏丹真的是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了吗?真的是沐浴着“和平、自由和民主”的阳光与雨露了吗?目前的状况真的是过得越来越好了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加独立后的日子……


于苏丹而言,因为南苏丹的分离和独立,其损失了70%左右的石油储量和80%左右的石油产量。相应的,过去十多年一直作为其核心财政来源的石油出口收入几乎损失殆尽(目前几乎无油可供出口),国家陷入持续的经济困境,引发持续的激烈的社会动荡和矛盾。目前,苏丹的外债总额预计已经高达600亿美元,超过其GDP(2016年为955亿美元)的60%,根本无力偿还;而且,长期存在的“达尔富尔”问题并没有因为南苏丹独立而得到明显缓解。
于南苏丹而言,从苏丹分离出去后,自信心极度膨胀,先是在2011年底、2012年初因油田控制权之争与苏丹打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以双方死亡数千人而告终;再是2013年12月,因总统基尔和副总统马沙尔之间(分属国内的第一大部落丁卡族和第三大部落努尔族)因权力之争发生内讧,双方所代表的部族发生激烈的交火,导致数万人伤亡和数十万人流离失所,直到现在,这一内讧和冲突仍在持续发酵中。而且这只是两次较大规模的冲突,独立以来,南苏丹内部、两苏之间的小型冲突不断,几乎是“小打天天有、大打三六九”。
中国文化里,兄弟分家后,再差也是一家好、一家差的“零和博弈”,很少出现双方境地一落千丈的“双输”。遗憾的是,自南苏丹独立7年来,两苏双方持续面临比分裂前更为窘迫和悲惨的境地,一个让人悲伤的结局,也是清泉为两苏而“哭泣”的原因。两苏未来的前途因资源潜力、市场环境、社会安全、政府治理、民族融通、部落融合和对外关系等原因,均看不到任何希望。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两苏似乎还要在“黑暗”中继续摸索前行。
在现代世界和现代性社会里,对民生、自由、独立的向往是每一个人、每一个部落、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的权利,这种权利必须得到尊重和认同。但是,这个世界的现实是,全球目前大约有2000个民族,大约有3000种以上的语言。语言是文化和文明的载体。如果每种语言、每个民族都要求独立、成立属于自己的国家的话,那这个世界可能会一下子多出2000多个左右的国家。不用我说,每个人都能想象出一个有着2200多个国家的地球将会混乱到什么程度。独立并非王道,和平发展并让人民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才是硬道理。



原创文章,欢迎分享,公众号转载请注明来源。
联系方式:010-64523400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从宇宙空间站到纳米机器人,院士们的头脑风暴将给能源行业带来什么?

充电桩成充数桩,“三桶油”能否打破僵局?

传统加油站玩转新能源,光伏加油站来了!

天然气,会成为下一个“中国芯”吗?

壕不玩了,史上最大融资计划面临搁浅(内附加油指南)

石油行业下游完全开放,究竟几家欢喜几家愁?

翻翻石油大学的家底,到底有哪些“黑科技”?
澳大利亚为什么这么牛?LNG快成为出口老大!
习大大一声令下,这家企业要在长江卖天然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