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妈祖“召唤”出来的参选人

头戴“中华民国国旗帽”的郭台铭周三现身于新北市的板桥慈惠宫。(路透社)
作者:韩咏红
4月的台湾政坛热闹非凡。在对外方面,美国《台湾关系法》进入40周年,台美之间你来我往互动颇为热闹;而在内部,执政党的民进党为该如何决定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问题相持不下,党内初选尴尬延后,在野的国民党则为如何替高雄市长韩国瑜“解套”、怎么样征召他参选总统的问题操碎了心。
不过,最精彩的戏码,莫过于富豪郭台铭本周一连三天的演出。今年以来即有迹象显示可能角逐2020年总统大位的郭台铭,星期一先是在美国在台协会(AIT)的座谈会上提出尖锐问题,星期二继续在AIT发飙,呛民进党前立委萧美琴(在台上答问时眼神没对着他)以及前外长陈唐山,还扬言要去向白宫告状;星期三即震撼宣布自己要“出来”,参加国民党总统候选人初选。
郭台铭挑选了一个特别的场景表明心迹——新北市的板桥慈惠宫。他星期三上午在慈惠宫,对媒体说妈祖托梦给他,叫他“出来”帮助人,妈祖把他当干儿子照顾,他“一定遵守妈祖的指示”。郭台铭周三前往位于新北市的板桥慈惠宫祈福。随后,他对媒体说妈祖托梦给他,叫他“出来”帮助人,妈祖把他当干儿子照顾,他“一定遵守妈祖的指示”。(路透社)
上午刚问完了妈祖,郭台铭中午又到新北市淡水武圣宫,感谢关公曾两次发炉向他指示,午后到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荣誉党员状,顺势正式宣布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
虽然说“神谕”是领导一切的,但郭台铭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也没有忘记向孙中山和两蒋遗像各三鞠躬、现场背了国父遗嘱,加上他本星期二对媒体提到年迈母亲时的哽咽,于是乎,孝子信徒忠臣“三合一”形象在三天里连环强化成功。过程中,郭董用了三个舞台,分别对美(质问美国也是对大陆示好)、对台湾本土民众、对国民党,一环紧接一环,非常高效——也许太高效了一点,所以也招来“把神明当自助餐”的批评。
被批评“迷信”又怎么着?他的研判显然是台湾基层民众相信这一套。君不见,本月7日台中市大甲妈祖开始九天南下绕境进香,蔡英文、赖清德、王金平、朱立伦、韩国瑜、柯文哲等可能问鼎2020年总统大位的潜在人选,全都以不同形式前往“打卡”,大家明里暗里铆劲,谁都不敢轻忽宫庙这个拉票舞台。高雄市长韩国瑜(标上蓝圈)早前在台中大甲的镇澜宫外被密密麻麻的群众包围得寸步难行。(台中市文化局)
这也再次说明,在西方的公民社会架构与西式民主理念的外层下,台湾乡土社会还存在极牢固的传统情感与民间宗教联结,政治人物动之以情的戏剧化表演和感性符号,远比理性论述更能带热话题,搅动民意,最终左右选民决策。这是台湾式民主的特点,也是局限。
无论如何,郭董已经出神入化地将话题聚拢在自己身上,让镁光灯罕见地从韩国瑜身上移开。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没多久,蓝营韩粉力拱他抢攻总统大位,理由在于他是唯一一名民调超出所有竞争对手的蓝营要角——“舍他其谁”。当头顶首富、国际企业家光环,在两岸美日都有广泛人脉的郭台铭闪亮登场,韩国瑜参选的正当性眼看就荡然无存。这也是为什么媒体迅速转向,以及一些铁杆韩粉陷入更深度焦虑的原因。
当前民进党气势低迷,国民党籍总统候选人出线机会极大,如果是郭台铭,他会是怎么样的总统?迹象显示,他很可能会是“特朗普式”总统。台湾总统蔡英文早前也到台中镇澜宫参与妈祖上轿仪式。(自由时报)
据说,2016年商人出身的特朗普逆袭政坛成功,给了郭台铭很大启发。两人也有不少相似处:同样是“霸气企业家”,同样彰显重视家庭与传统的形象,也都懂得掌握话题抢占舆论,还如出一辙地对媒体“第四权”嗤之以鼻——郭台铭与台媒一向关系紧张,曾经当众撕《工商时报》。
也许,台湾就需要一个有些蛮横、霸气、不按理出牌的领导人,才能打破原来的政治版图、带来新气象。但是郭台铭若用管理企业的雷霆手段施政,势必遇到来自民进党等方面的强力反弹,他能否冲破这些阻力仍是大问号。台湾所面对的问题,根子不在美国或北京,而在于如何解决岛内问题,怎么整合高度对立的统独意识以及在多个议题上撕裂的民意?高度民主化与互相制衡政治已经让台湾陷入某种“动弹不得”的困境,其解药是更有政治手腕的领导人,还是更霸气的领导人?
一些韩粉们认为,韩国瑜还没有“死局”,郭台铭才刚登场,“让子弹飞一会儿”,谁会胜出还难说。不过,要打破的迷思也许不是关于该支持谁的问题,而是台湾的命运不能只系于领导人,命运要靠选民的理性、有长远眼光与务实选择,但,这又谈何容易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