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加拿大比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前途更难测?

本文章为公众号第1505篇原创文章,谢谢您的阅读。更多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号为什么说加拿大比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前途更难测?
作者 Alfred Cai
最近在本地中文媒体看到一篇雄文:历史将记住默克尔,她毁灭了整个欧洲。
文章引经据典、博古通今,非常详尽全面地剖析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如何从被捧杀到被“棒杀”的全过程,其领导的政党基民盟在柏林地方选举中遭受惨败,默也被迫辞去党首地位。这位曾经颇受德国人民拥护爱戴的、有作为、有国际影响力的著名政治家,声誉如何会迅速“潦倒”到这般田地?一切皆因其激进难民政策而起。作者表示,历史将会用冷冰冰的事实,无情地告诉后人:如果一个政治家沦为媒体和报纸的傀儡,将会产生多么可怕的后果。对于默克尔大规模引入难民的决定,知名媒体《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欣喜若狂,纷纷将默克尔视为世界最杰出的领袖,《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科恩甚至将她誉为“相等于、甚至超越”德国前总理阿登纳、施密特和科尔的史上“最杰出欧洲领导人”。
虚名假誉让这位“铁娘子”彻底失去理智,仅仅在2015年5个月时间里,德国吸收的难民数量就超过了100多万,这相当于德国总人口的1.6%。2015年,德国接收难民所花费的费用,就已经超过211亿欧元(约226亿美元,1441.13亿人民币),极大地加剧了德国的财政负担。不过,金钱问题仅仅是默克尔难民政策负面后果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作者强调,无论从各方面来看,引入的穆斯林难民都不存在融入欧洲世俗文化的可能,这就意味着德国将会因为默克尔的决策,出现难以避免、且将愈演愈烈的文化冲突甚至宗教战争。而这种预判,绝非危言耸听的虚妄之词。
之后是大量引经据典和对历史现实的对比分析,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
让我们回到主题,刚刚接受了《全球移民协议》的加拿大,前景又会如何?
加拿大这个国家非常有意思,笔者那时申请技术移民,打分是横来竖去地算,最后移民中介终于松了一口气:差不多应该有希望了。就这样还积压了几年,去马尼拉跟菲佣一起面试以避开香港北京的高峰和成功人士才告成功。
而后,据说企业家移民、投资移民的什么也政策越来越紧,即使有的人成功过来了也各种不符合规定,只能黯然而去。报载某人事业有成,雇了不少员工,但还是被拒绝移民申请。
加拿大移民政策,是真的严格,但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结果不知道哪一天开始,突然什么样的人都能来了,哦不,就是正规的移民还是很难来。这就像你在正价专卖店里排队几小时抢了个包,结果旁边Outlets里一模一样的30%就能随便买到,甚至还有免费赠送的。
其实这个比喻不恰当,为什么?因为来历不明的难民带来的经济社会潜在风险,把你的预期移民总价值也给大大降低了,移民有风险,入加须谨慎。
所以我特别喜欢用魔幻现实主义这个词来形容加拿大,除了说它魔幻你实在很难找到第二个确切的形容词。包括大麻合法化,背后的逻辑居然是为了让原来因非法而被判罪的人不要太悲伤太失落太有情绪太有疏离感,降低犯罪率,提高政府收入,解决就业,如果这都不算掩耳盗铃的话,确实应该多吸点提提神了。
那么加拿大比起德国来又差在哪里呢?
首先,不用说是经济。德国的经济那是真的强国经济啊,奔驰宝马奥迪大众,哪是你这个小小的GM装配厂(现在还黄了)所能比拟的?汽车企业雄冠全球,其他行业也不差,德国制造,质量的保证。为什么要强调经济,穷山恶水出刁民啊。经济好了,人民安于现状,社会相对稳定性要好很多。
对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产阶层是社会结构稳固的基石。德国经济举世公认,中产阶层相对是比较稳固的。加拿大这些年中产阶层则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我们此前在很多文章中从各个角度提到过,中产正在消亡,社会因此存在严重失衡和撕裂的风险,好了,这难民一冲进来……
其次,德国民粹力量相对强大。二战那种极端的咱就不说了,这篇文章作者也表示,难民危机全面重创了德国传统政治力量的权威,并为激进政治势力的觉醒制造了足够的道德土壤。激进反穆斯林的德国政党AFD,在默克尔难民决策的帮助下迅速崛起。极右翼另类备选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一步跨入柏林市议会,实现了历史性突破。
社会不是完全由某些政治家操控的木偶,它有自己的思想,会反抗命运,也会自我进化。难民潮达到危及德国民众生存的地步,那么自然就会有一种力量出来与它抗衡,一阴一阳之谓道。在德国这种向来民粹高度活跃的国家,极右翼得到国民拥护不断壮大也不足为奇。
“总之,曾经欧洲的宽容和美好将随着去年夏天的瞬间冲动永远一去不复返了。”作者写道。无论社会结构还是意识形态,德国现在是彻底乱了。欧洲很多难民接纳国都差不多。
今年9月,750万瑞典人参与了该国大选投票,初步选举结果显示,执政左翼联盟和在野的中间偏右联盟得票率均未过半,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则获得历史性胜利,成为瑞典第三大政治力量。此次选举中,执政的中左翼社会民主党遭遇了100多年来最糟糕的选举结果,得票率仅为28.4%,远远不及上次选举获得的31.2%,执政联盟中的绿党同样遭遇惨败,得票率从上次选举的6.9%跌至4.4%。极右翼的民主党则获得了17.8%的选票,远超在上次选举中的得票率12.9%。
那么加拿大呢?假设一旦难民失控或爆发宗教冲突,我们又能由谁来拯救?我们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哪怕是抵挡一下的力量?
前面说到大麻合法化,某朝末年,人人抽鸦片,一个曾让万邦来朝的如此强大的帝国就这样分崩离析了,不是说鸦片灭国,而是鸦片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整体精神面貌,自我摧毁,这已经不仅仅是外敌强大的问题了。
现在本国大麻随便抽,有压力有苦恼,没问题来一支。国民的整体精神面貌和精神及身体健康能否赶上德国国民,我看都相当悬。那未来一旦遇到麻烦怎么办?再来一支?一个被大麻占据头脑的社会肯定是Hopeless的。
以上只是一个不懂政治学、不懂社会学、不懂历史的门外汉的一些粗浅感想,如果由此中任何一个领域的专家学者研究人士来写这个主题,我想一定会精彩百倍。
有人可能要问:你是不是缺了一个最重要的比较?其实没有,都在文章第二段里了。
注︰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应广大读者要求,现增开理财人生美股基金聊天群。
股市跌跌不休,贸易战咄咄逼人,在这里您可以其他很多有着类似经历和理想的投资者,一起说财经,谈热点,畅享财富生活!


入群请扫描二维码,进入候机群,由群主拉入主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