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餐饮航母触礁,拿什么拯救企业资金链断裂?




武汉餐饮航母触礁
拿什么拯救企业资金链断裂






导语



“走,克太子七饭克!” 想当年武汉人的一声吆喝,惹来多少倾羡。而如今物是人非。太子变庶民的故事在北半球引起无数企业家的深思。与此同时,地球的另一边——澳洲,消费者的支出疲软也致使零售业巨头们纷纷面临破产压力,“自愿托管”经常占据各大媒体头条。而一个企业的陨落却又牵涉到多方利益的博弈,让我们不得不多加重视。那么今日,我们来看看,如若是在法律体系健全完善的澳洲,将如何救太子于危难,解企业于倒悬?

北半球“太子”遇难记

1991年,一位其貌不扬的武汉人宋红玉在武汉市汉口区开办了一家仅有7张桌子的小餐馆——“太子酒轩”。经过二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宋红玉将这家小餐馆发展成了武汉人尽皆知的大酒店——“亢龙太子”,且被国家商务部授予首届“中国餐饮十大品牌”,湖北省餐饮业独此一家获此殊荣。而宋红玉的成功创业史也让她先后获得“全国餐饮业优秀企业家”和“中国经济风云人物”等称号。那么,是什么让这一间普通的小餐厅,发展成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的餐饮龙头?是“财鱼焖藕”、是“干烧小桂鱼”、是“爸爸,我还想吃拔丝蛋液”。正是这些让人“口目一新”的特色菜成功吸引了消费者;也是亲民的价格令回头客登门不迭,更使得不远万里的食客络绎不绝。就这样,她逐渐扩大了餐馆的规模,甚至把隔壁的美容院租下,使得桌位增加到35桌,一举成为当地有口皆碑的“网红店”,餐厅的信誉也随之提升,接下来5年间的年均利润增长更是高达16%。
到1996年,宋红玉发现大众餐饮业从单一口味的需求扩展到了对档次的要求。于是经过对饮食趋势的一番研究,她决定以高雅华贵形象重新面向消费者。在1997,她先后在汉口江滩公园的沿江大道、金融一条街的西北湖广场和武昌最大游乐中心洪山广场,开办了3家环境优美、人气旺盛的高品位酒店,总营业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不仅如此,装修也贯彻了她弘扬楚文化,维护鄂菜荣誉的理念。经过二十多年奋斗,公司形成了独特的企业文化,走出了一条具有“太子”特色的成功之路,也为将“亢龙太子酒轩”打造成百年名店的雄心奠定了坚实基础。除此之外,“爱才惜才”是宋红玉的管理信条。她重视公司的人才,愿意为员工花钱:“亢龙太子酒轩”的4000余名员工,每人早上一杯牛奶,晚上一份水果,仅此一项开支,每年就是100多万。不仅如此,每位员工每半年便能享受一次7~10天的带薪休假。对员工的亲情关心,让员工愿意为宋红玉拼命工作,以轩为家。
可是,就是这样一家蒸蒸日上、食客络绎不绝的餐饮巨头却能传出“亢龙太子之死”的消息?2019年3月19日,据经视官方微博称亢龙太子公司已欠13家金融机构、35家企业和个人的借款,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3月20日到期的借款本息。其中,仅13家金融机构的欠款额便已高达29亿414万元。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太子”一夜之间跌落神坛,贬为庶民?借用股神巴菲特的一句话:“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如果没有足够的本领和能力,就不要轻易涉足;否则,除去失败,还是失败。”这或许是对宋红玉生意失败的最好概括。
回顾2017年,宋红玉在大众连锁餐饮的成功基础上,决心投资建设高端商务酒店。因此,号称2017年武汉十大摩天大厦之一的“武汉太子大厦”——亢龙太子花园酒店——应运而生。这栋楼对标的是新加坡金沙酒店,号称全能9A写字楼,含旗舰餐饮、五星酒店、会议中心、宴会中心、空中会所,甚至还配备了直升机停车坪、候机厅。但由于对地产产业认识不足以及资金链的问题,著名的“武汉太子大厦”9A写字楼很遗憾的变成了9A烂尾楼,亢龙太子酒轩的经营状况也随之波及。据业内人士分析,造成亢龙太子如今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挪用了餐饮所产生的净现金流,并进行大量银行贷款至房地产项目,这直接导致餐饮经营所需要的流动资金严重不足,根基产业无力维持。
其实宋红玉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是诸多创业者的楷模。但是,当她在餐饮业取得成功时,她却选择了去自己完全陌生的地产业探险。而由于地产开发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其资金风险大,运作周期长,使得房地产这条路上布满了荆棘。显然她准备不足,致使她难以在这条路上披荆斩棘。除了自己尚未准备充分,宋红玉进入“房地产”领域的时机也略有差池。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经过近十年的“火箭式”发展已经开始逐渐冷却下来,并且恰逢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融资贵的经济环境,使得宋红玉瞬间背负大量亏空,深陷泥沼。


南半球解企业于倒悬

在北半球的“太子”引发全民热议时,南半球也不安宁。去年10月,一则令诸多吃货宝宝心碎的新闻就是澳洲著名网红甜品店Max Brenner由于面临破产而进入自愿托管程序。据其接管人McGrathNicol咨询公司的评估报告显示,MaxBrenner将面临两种选择:1. 公司在持续经营的情况下转手他人;2. 进行资本重组。但无论哪种出路,都将对Max Brenner产生沉重的打击。其实Max Brenner并非个例,由于过去一两年消费者支出疲软,整个澳洲的零售业市场均不景气。曾经的电器巨头Dick Smith,时尚代表Oronto,运动潮品Gap,玩具乐园Toys ‘R’Us,牛仔天堂Topshop,这些陪伴了澳洲人成长的公司,要么选择退出澳洲市场,要么面临破产而进入自愿托管程序,甚至已然倒闭关门大吉。
随着近两年破产或濒临破产的曝光增多,大家越发好奇:澳洲作为中小型企业的聚集地,也作为法律体系完善的发达国家,在对待此类陷入困境的公司,对利益相关方有何保护?首先,一切澳洲企业与其融资行为深受澳洲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监管。一切财务信息纰漏与赤字都会招致ASIC的密切关注。澳洲税务部门(ATO)与审计部门也会定期严格审计公司财务报表。从根本上杜绝了诸如“亢龙太子酒轩”大量背负外债的情况。
而一旦企业因自身经营不善或受到金融环境挤压而濒临困境。澳洲政府则为企业家们提供了诸多防患于未然的选择权:自愿托管、企业清算,供企业家们安全退出市场。
自愿托管指的是资金困难企业的董事会或有抵押债权人,在其总资产无法支付债务的情况下,指定一个外部管理者,即称为“自愿托管人”——调查该企业的情况,汇报给债权人,并对于公司是否应执行债务和解契约,进行清算或是管理权退返公司董事会而提出建议。其主要目的在于,能够在短时间内争取公司存活的可能,或者获得比直接进入清算对债权人有更高的回报。企业清算则是指企业按章程规定解散以及由于破产或其他原因宣布终止经营后,对企业的财产、债权、债务进行全面清查,并进行收取债权,清偿债务和分配剩余财产的经济活动。大致类型有三种:

  1. 债权人自愿清算:发生在公司资不抵债,公司遭到债权人追索时,债权人自愿清盘,公司可以不再偿还债务。
  2. 法院清算:发生在由债权人发起的,向法院申请,由于被告公司欠钱,并且由于债权方通过其他方法无法解决债务问题时,法院可以进行判决公司进入破产。
  3. 股东自愿清算:一种较为简便的方法清算一个资本大于债务的公司。通过这种方式,股东可以解除公司的架构,完成尚未完成的公司事务,并把公司的资产分配给所有的债权人和股东,避免不必要的税务问题。

若不幸该企业最终以破产收尾,就进入破产管理程序。持有公司债券或掌握公司部分或全部资金的债权人指定一名破产接管人,接管人的主要职能是整理和变卖公司抵押资产以偿还负债。除了保护债权人和股权人的权益,澳洲法律并没有忽略客户。若公司宣布无力偿债,并进入到外部托管程序,每一个客户都将自动成为“债权人”。
因此,澳洲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利益相关方的权益。澳洲法律制度也在公司濒临困境之际给予了所有者们一个选择权,让他们能够安全撤出市场,最小化损失,同时维护了债权人、股权人与消费者的利益。

结语

“太子”的落难其实牵动了诸多企业家的心,并为之敲醒警钟:切勿盲目探索新天地。当然,国家的法律也对创业或经营环境有巨大的影响。在澳洲较为完善的法律保护下,“自愿托管”等选择权的存在也为濒临破产的企业赢得了更大的存活几率,并将利益相关方的损失降至最低。


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或得本平台授权并标明出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