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刷新”搜狐:私有化畅游丨品牌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时机决定决策,形势决定时机。
商场如战场。
战场上,最关键的并非结局是失败或者成功,而是在征途中能否进退自如。时机决定决策,形势决定时机。“我们确实处在触底反弹回升的状态,重新come back。”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在不久前接受媒体群访时的态度,透露了搜狐渴望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的期盼。
果不其然,战略布局在逐步进行。
9月9日,搜狐宣布已向其控股子公司畅游的董事会,递交初步非约束性要约,提议现金收购搜狐尚未持有的畅游全部在外流通A类普通股,包括美国存托凭证(简称“ADS”)所代表的A类普通股。据悉,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5.00美元,或每ADS 10.00美元。由于搜狐已经持有畅游全部在外流通的B类普通股,因此,如果拟议交易得以完成,畅游将成为搜狐的间接全资控股子公司,完成私有化。畅游也将从纳斯达克退市。
畅游私有化,谋划已久?
改革并非一蹴而就,也不是一时兴起。畅游的私有化进程,事实上早已提上搜狐战略层面。2016年11月23日,张朝阳坐在乌镇的一家茶室里,提到他对于畅游现状的思考:“如果没有畅游上市这件事,那么畅游就是搜狐的一个部门。游戏比较赚钱,我把(畅游赚的)这个钱拿过来,给这边(搜狐)花不就完了嘛。”“由于畅游上市了,我们还要顾忌到另外20%到30%股东的利益,只能通过贷款的方式来给搜狐花。”
这并不是搜狐轻视股东的利益,而是和马云给阿里定下的“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铁律理念如出一辙。
重视股东的利益,但这一定是在企业自身能够平稳有序发展的基础之上。对于搜狐来说,它的账面上有很多钱,却分布在不同的口袋里。除了搜狗之外,畅游是搜狐十分重要的一个现金流入口。就像张朝阳说的:“搜狐,还要继续往前走,还要打仗。”
打仗之际,粮草必备。
任何企业的发展、转型、突破或改革,其部署都必然是统筹兼顾。一盘散沙式的资产土壤,难以再生长出独立的参天大树。图大而不顾其细,体瑜而不掩其瑕。尽管如此,张朝阳依然没有刻意压低溢价。据悉,搜狐提议的收购价格较畅游2019年9月6日收盘价溢价69%,较畅游在过去30个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盘价溢价57%。这也超出行业一般的私有化30%的溢价一大截。
中小股东的利益,也由此得到较好的保护。
实际上,从2018年4月底,畅游就通过大手笔分红,从其不到10亿美元的现金中拿出5亿美元分红,来回报多年来支持畅游发展的中小股东。2019年5月底,畅游再次分红5.03亿美元。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搜狐曾以其独特的商业模式和创始人的理性运作,推动中国互联网事业的不断进步。
但在时代浪潮的斗转星移之间,声称要将“过去比较宽松的好人文化扔掉”的张朝阳,无疑正在试图重新寻找互联网的潮头和浪尖。
筹谋已久的畅游私有化,或可看作搜狐落下的一步稳健棋子。
估值体系重构,战略弹性
2002年,畅游作为搜狐旗下的游戏事业部还没有独立出去。经过了首款代理产品的试水之后,畅游就走上了自研的道路。在2005年,搜狐与金庸合作拿下了《天龙八部》的小说改编权,开始发力制作《天龙八部》网游。这也成为畅游塑造自身行业高度的转折点,这款游戏到目前为止仍是畅游的主要收入之一。
伴随着《天龙八部》的大获成功,张朝阳决定将当时的搜狐游戏事业部独立出去成立了畅游。
2009年4月,畅游在美国IPO。这在当年,不仅成为纳斯达克的“中国第一IPO”,也是张朝阳第二次在美国敲钟。那一年,畅游资本市场表现突飞猛进,涨幅超过140%,并击败了声势甚强的盛大游戏。在2013年的高峰期时,畅游一度成为仅次于腾讯、网易的第三大游戏巨头。但在盈利压力上涨和端游市场压缩的双重挤压下,畅游面临着上市以来最大的困境。
幸而,在资本市场普遍的悲观主义情绪下,搜狐并没有放弃这个一直表现良好的子公司。
一方面,得益于畅游本身盈利状况健康。从2016-2018年,畅游净利都能保持在1亿美元左右。更何况,畅游账上还有2.17亿美元的净现金,名下还有16.6亿元的固定资产。以此看来,目前畅游不到3倍的动态市盈率无疑太低了。
这其实也与美国的股市偏好有关。
游戏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并不受欢迎。很多中概股的融资与估值的期待,由此往往难以达到预期。比如盛大、巨人、完美等都曾相继开启私有化。尤其是巨人在A股上市获得的成功经验,十分值得行业借鉴。
另一方面,畅游私有化后,其财务配置,无疑会更加具有灵活度和适应性。
无论是搜狐集团的整体战略部署,还是畅游本身的分红及资产投资,都将获得较为充足和健康的伸缩空间。
这让畅游作为一家以游戏为业务主体的公司,能够更专注于自身的长远发展,而不是一味附和短期的资本市场的苛求。
另外,作为畅游母公司的搜狐,其在媒体资产方面的资源和投入,可以帮助畅游获得更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而畅游本身的发展,也能够在资金和业务方向上,很好地反哺集团,从而形成双方良性的合作与协同。
在畅游主体方面,私有化对其运营显然是有利无害的。因为它的核心地位并没有改变,依然会保持自身的独立运营。同时,它的原有管理团队也将继续发挥内部优势,推动畅游更好地发展。
可以预见,私有化之后,畅游的估值体系将得到重构。那么无论是独立发展,还是谋求在内地或香港上市,畅游的未来无疑都充满战略弹性。
祸兮福之所倚。
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开来,以端游产品为主的畅游,似乎不再受到市场的额外关注。事实上,游戏产品本身自有生命周期,它的起伏涨落并非一成不变。但投机资本市场对畅游股价的低估,反而为其私有化的进程开辟了一条新航道。同时,私有化又为畅游铺开了崭新的进击之路。尤其是在国内文化娱乐产业对于资质、审核、许可的管理,越来越标准化、严格化的阶段,以往外资背景带来的诸多限制反而消失于无形。可以预见,时机和决策的复利,将在搜狐的战略进程上慢慢浮现。
(本文作者遊人 ,来源WiFi新连接。钛媒体获授权发布,略经钛媒体编辑。)
发现钛媒体,72问新生机;
碎片时间,系统学习
点击阅读原文或识别上方图片二维码,下载「钛媒体App」,精彩不容错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