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诗:“我明亮的部分,卡在/时间坚硬的缝隙里”ll曹忠胜:时间(读诗版)

时 间
曹忠胜
孔子将时间置于流水时陶渊明正在经营一座南山不养猪,不养狗……远离畜生。他在田埂地头种下月光与朝露这样看起来,时间像是没有用的所以李浔将时间:当作棺木,供着当作老人捡拾的柴禾,烧掉而我明亮的部分,卡在时间坚硬的缝隙里身后,历经的繁花成为一片汪洋我经过的小树都长成森林

点评
作者将时间置于时间的纵横中,将时间的特质浓缩于一首诗里,准确、生动、意味深长。既彰显了诗人对生命意义的现实主义追问,如“孔子将时间置于流水”,“陶渊明正在经营一座南山”,这便是对当时现实的拷问:时间的长河里,总是泥沙俱下,面对大盗窃国者,时间表现得多么软弱、多么无力!同时,作者面对时间,也表现出独立而鲜明的精神主张,如“身后,历经的繁花成为一片汪洋”,“我经过的小树都长成森林”。如此,时间是虚无的,也是饱满的,如同李浔认为“时间可以烧掉,也可以供着”!总之,能将这种抽象题材,通过场景截取、类比、回环,应该算是比较成熟的诗写!(卢圣虎)
曹忠胜,教师,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写作多年,作品刊于多种刊物与选本。现居安徽太湖。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原创且首发的诗作品,请发送至fzzzjtg@163.com, 本栏目主持人:李曙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