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用户和优质教练,健身房要做的还很多



近日,智能健身房全国连锁品牌光猪圈健身完成了5100万元的A+轮融资。光猪圈向媒体透露,下一步会更加重视用户培养和私教培养。众所周知,健身作为一项“反人性”的服务业,需要健身房经营者加大力度培养更多的消费群体,形成产业链的联动。而对于私教的培养则要联合学校,提升私教的质量,同时要完善私教薪酬机制。
▌培育用户:以团体操为切入口引导流量
在过去的一年,传统健身房的倒闭潮和智能健身房的涌现,让更多健身房经营者意识到健身房的服务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健身游泳了解一下”这般生硬的推销,提供健身这样的“反人性”服务应该加大对用户的培育力度。于是类似于广场舞的团体操课成为了健身房的“主角”。
“公园里的大爷大妈为了跳广场舞可以在寒冬腊月中都坚持,团体操也是同理。”Keepland的一位不愿具名的运营人员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的确,团体操成为健身内容中的主角不足为奇,由于这种健身形式学习门槛较低,学习气氛浓厚,在教练的带领下学员们挥汗如雨,从而获得了大家“共同成长、共同减脂”的安全感。目前这种团体操形式已经作为一个单独的品类独立运营,Shape、乐刻、超级猩猩等健身品牌都推出了主打团体操的授课形式。不同于办理上千的健身卡才能学习的操课,这种团体操类型的健身方式一次只要99元甚至更低。
某小型智能健身房
“虽然团体操是一个合适的培养用户的切入口,但效果如何确实不好说。”一位供职于健身品牌Crossfit的教练向记者表示,“健身最重要的是达到效果,而团体操是否真的可以达到某种效果,我认为还有待观察。”他说,“团体操是不会有教练专门纠正错误动作的,也许瑜伽可以,但是其他类型的团体操如果学员做的动作不规范,或许就无法达到目的,甚至拉伤也是有可能的。”
上述受访人士的观点不无道理,出于上述考虑,塑健身Shape的一位健身助理向记者表示,每一位团体操的学员都会佩戴运动手环进行健身,在健身过程中随时观测心率等指标。
说到运动手环,可谓是智能健身房的一大卖点。每位学员通过佩戴运动手环进出健身房,通过APP或者小程序可以在线查看店内人数、柜子使用情况、预约课程等,SaaS系统成为智能健身房普遍使用的运营软件。
除了引导健身初学者走进健身房,在提升复购率方面也一直是个难题,据了解,光猪圈主要通过红包裂变、健身数据、竞赛排名、运动积分、屏上马拉松、私享健身计划和AI营养计划、社交圈子、圈币商城等板块提升用户到店率和复购率。
而乐刻则是通过24小时不打烊的方式增加用户到店率。乐刻业务负责人汪全绅表示,互联网、金融行业不舍昼夜地交易运转,使得作息不规律的上班族们,无法享受传统健身房正常营业时间内的服务。乐刻恰恰填补了这一块市场空白。“我们的门店虽然面积小,但是五脏俱全、分布密集,用户出了家门、公司走几步路就能到。”他透露,统计发现,乐刻所在区域1.5公里的范围之内,健身人口翻了三番。
▌通过跨界增加曝光度
除了深耕健身房服务之外,一些健身房也玩起了“跨界”。例如Keep联合国际知名酒店品牌威斯汀酒店及度假村达成战略合作,为商务人士提供旅途中的健身服务。
此次Keep将联合威斯汀根据商务及旅游出行人士的不同需求和习惯,开展多项针对性的室内及户外运动项目,试图解决因时间和行程原因所造成的运动困境。在室内,Keep将与酒店开通威斯汀XKeep专属电视频道,录制在客房内就能健身的训练短视频,让课程融入房间。同时,Keep也为威斯汀提供整套健身解决方案,包含训练、器械、瑜伽冥想等健身房课程,让宾客在差旅期间也能体验到健身服务。
实际上,在健身+旅游的跨界赛道,Keep并不是第一个参赛者。无论是旅游行业投资背景的XONE,还是精英健身俱乐部Equinox,都将跨界的领域瞄准了旅游。
按照Keep创始人王宁在“2018GGV变革+大会”上提到的,家用场景和城市场景,是Keep要为用户服务的两大场景。而这两大场景中,城市场景无疑是最大,并且最具挑战的部分。
说到城市场景,超级猩猩通过打造“城市运动橱窗”来吸引客流。据了解,“城市运动橱窗”是线下门店的概念店,超级猩猩主要通过这种概念店的展示来传达品牌的理念。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认为,运动中的人是最美的橱窗,通过街铺的落地玻璃窗展示出店内每一个运动美好的人,让路人可以感受到运动的美好场景以及用户积极向上的态度,从而影响更多人开始运动。  
城市运动橱窗除了为开发商和品牌吸引自然经过的流量,还可以带动周边消费,更能够根据不同商圈的不同需求,延伸出不同的主题。例如,2018年6月25日,超级猩猩在上海人民广场来福士首层新开了一家“白色剧院主题店”,这是品牌旗下的第一家主题店。
▌加强对私教的重视程度
除了以各种营销手段培养用户的健身积极性之外,健身房也开始重视对于私教的培养。3HFIT联合创始人兼CEO姚宁认为,目前教练不缺乏服务消费者的意愿和动力,但缺乏对消费者进行科学训练的意识。他表示,科学训练即为被证明科学有效的训练,一个科学有效的健身内容,必须从新想法的产生阶段、模型建立阶段、实验人群成功阶段、到培训课程的产生和器械生产阶段都有一套科学指标,只有这样的科学训练才能投入健身应用中。某健身房教练
姚宁表示,目前私教水平参差不齐,而大量的健身用户需要更加科学有效的高质量指导。他认为,健身房与高校和退役运动员的联盟是解决这个困境的主要方式。这样既可以增加就业,还可以提高私教这个群体的整体水平。
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健身教练时了解到,目前教练的准入门槛比较低,健身教练需要拥有运动解剖学和运动生理学等相关专业知识,如果让缺乏专业知识的教练给学员提供不专业的指导,会加大学员受伤的风险。
此外,一些私教利用人们对健康、身材管理的焦虑情绪,在训练效果上进行了夸大的承诺,让消费者对私教本身产生了质疑。难以得到消费者的认可,使健身教练的社会认同感下降,优秀的人才也逐渐远离健身圈。有健身教练表示:“优秀的健身教练也有,但仅凭自己的力量不能改变整个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行业变得非常浮躁。”
在业内看来,除了与高校联合培养优质的教练之外,还要激发教练的“创作能力”,产生优质的课程。例如乐刻运动与教练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平台”与“商家”之间的合作关系,在这种合作模式下,乐刻为教练与用户搭建了一个健身的流量入口平台,教练可以充分发挥自己原创内容的价值能力。乐刻还为教练提供场地、培训、共享资源、营销、采购及大数据等方面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由乐刻健身教练邱泉自主研发的“Higher巅峰训练”团课课程,就是乐刻给予教练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让教练回归研究专业技能本质的成功案例。此外,乐刻运动还并购了深圳的健身品牌“LOVEFITT”,并联合成立了“教练发展中心”,用平台的资源力量为教练提供良好的环境。
对于健身教练这个角色而言,还有一类健身房主要推出“无教练运营模式”,Keep主打AI教练。在线上APP中,Keep通过用户佩戴定制运动手环获取用户的健康数据,实现“千人千面”的定制化健身训练方案;在线下健身房门店“Keepland”中,用户可以通过具有AI技术的健身设备检测到在健身过程中的运动水平和运动效果,教练仅是起到辅助指导的作用。
肌动科技旗下健身品牌Vento也曾有类似的模式,但不幸的是,2018年10月,所有的智能健身房Vento都被关闭,据内部人员透露,主要是房租压力导致的资金流断裂,看来健身房如何在提高用户体验的同时提升坪效也是一个难题。




作者丨中国商报记者颉宇星
编辑丨贾欣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