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今为什么退伍_士兵突击里史今和白铁军的退伍时间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士兵突击里史今和白铁军的退伍时间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很明显是一个时间退伍,但史今退伍的时候,白铁军没有走,这不符合逻辑啊问题补充: 许三多和白铁军是同年兵,但史今退伍的时候甘小宁已经是一级…

士兵突击里史今和白铁军的退伍时间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 很明显是一个时间退伍,但史今退伍的时候,白铁军没有走,这不符合逻辑啊问题补充: 许三多和白铁军是同年兵,但史今退伍的时候甘小宁已经是一级士官了,这说明白铁军退伍的时候也是两年兵,那为什么而不是和史今一起的,还有一种可能是,老马和史今是一批走的,但当时许三多还挂着列兵的军衔,这想不通啊,???大家帮帮忙
  • 这个片子 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很多 比如 在702好像从没看到她们穿过夏装 都是冬装 成才几次都单独和许三多拿啤酒在食堂喝 俩人一桌 根本不可能 新兵连不打枪 不可能 演习是装甲兵与特种部队对抗 更不可能! 总之 别纠结这种事 就当做电视来看吧!

一个上海老人是抗美援朝参军出去的,想回上海落户,至今不准,该怎么办?

  • 上海有个抗美援朝参军老人,家有祖产,要求叶落归根,已经奔波八年多了,就是不准他把户口迁回上海,说他不符合支内支边政策,他是抗美援朝参军出去的,为什么按照支内支边政策呢?回答是没有抗美援朝的政策。既然支内支边去云南知青都有政策,为什么抗美援朝参军的没有政策?至今不回答!今在上海征兵入伍的外地人退伍后可落户上海,为什么抗美援朝参军的上海人老了不准叶落归根上海?一直不答复?问题不解答,就是不准落户。谢谢!
  • 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都可以回户籍地的,问题是当初战争结束为什么没有回上海,我所经办的抗美援越,老山轮战的老兵都挺好的呀,没有政策瓶颈;你问一下当初为什么不回沪,为什么户籍会变更,肯定不是上海这边的原因就好像现在上海兵复员转业一样,如果复员转业时选择不回上海,那就肯定不再有上海户籍了,所以问题肯定出自老人当初的历史选择上

做微视频,主题是父亲,要感人的,最好能催人泪下,视频里描写什么事好呢?

  • 背景音乐用的是筷子兄弟的《父亲》
  • 父爱的: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是一句闽南语,大概意思是说“有酒瓶子要卖吗?”。闽南、台湾一带收购废弃的空酒瓶子,再卖到废品回收站里赚点小钱的人,都是一边走街串巷,一边高喊“酒干倘卖无”。若有谁家里有空酒瓶子要卖,就会叫住这收购废品的人。是台湾电影史上的扛鼎之作《搭错车》里的一首歌。 故事主人公 哑叔 是曾参加过 抗日战争的退伍军人,他在一次冲锋时 被敌人用刺刀割断声带,变成了哑巴,他后来 到了台湾,靠捡破瓶子为生,他家里的墙壁 是由一个又一个空酒瓶 叠成的。因为他不能说话,所以只能用唢呐 吹出“酒干倘卖无”的声音。 穷苦的哑叔有一天去捡破瓶子时 捡到了一个弃婴。是个女孩。女孩身上,有封信,信上写着:“她叫阿美,希望好心人能抚养她成人,好人一生平安”。哑叔他满脸笑容,高兴地把她抱回家去。回到家之后,哑叔和老婆吵了起来,因为老婆实在忍受不了 本来已经 穷困潦倒的家庭还要再抚养多一个人。第二天, 她写了封信 放在桌上,就离开 哑叔 了。 一个单身而又穷困潦倒的哑叔养育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他每天忙忙碌碌,但看着她一点一点地长大,心里 也是很高兴的。女儿一周岁时终于开口 叫了声 爸爸,这使哑叔激动不已,辛劳化成脸上的喜悦。 时间又过了几年,某一天,哑叔的邻居捉了一只小狗,跟哑叔商量,准备杀了吃肉,刚把小狗打个半死,趁他们说话的时候,小狗跑到正在写作业的阿美身旁,阿美看到了受伤的小狗,觉得很可怜,便要求哑叔把小狗留下养了起来,取名来福。 不变的是哑叔依然慈爱善良,家里依然不富裕,墙依然是那些酒瓶子。哑叔就那样用每日赚得的那一点点钱,养大了阿美。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斗转星移,时光飞逝,老人鬓已如霜。阿美也长大了,变成了美丽 乖巧,孝顺,开朗,亭亭玉立的少女。哑叔终于苍老。皱纹,白发,瘦弱,老态龙钟。当日那留得一命的小狗也已成了威武的大狼狗。 阿美爱唱歌,有一把好嗓子。她后来结识了一个青年,英俊而有才华。只是,怀才不遇,仅仅是个未成名的词曲作者。他们彼此志同道合,情投意合,常常在一起,说些音乐,一起唱唱歌。 阿美越唱越出色了。后来,她终于成名。由穷苦朴素,变得亮丽耀眼。可却忙得没有时间回家,没有时间陪伴哑叔,没有时间和青年在一起。阿美和青年甚至有了争吵。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直到最后,阿美成了红透半边天的女歌星,而青年依旧是济济无名地涂写些词曲。 阿美出了名,却失去了自由,经纪人不许她回家,不许她和青年来往,更不许她和哑叔见面。因为,一个大明星,怎堪有个贫穷的家,怎堪有个没前途的男友,怎堪有个残疾的老父。那样,说是会影响她在歌迷心目中的形象。 有一日,阿美召开记者招待会,哑叔和邻居阿明 用尽了最大的努力 穿着了最体面的装束去记者招待会。 久已不见,老人颤巍巍、激动地含笑看着女儿,渴望再次看到她叫他一声爸。阿美的经纪人在旁边一直阻止少女与这破落的老人相认。镁光灯闪耀,阿美走去想拥抱老人却被经纪人拦住。现场骚乱,哑叔的邻居阿明开始叫涪丁帝股郜噶佃拴顶茎嚣少女为什么不认爸爸。哑叔他害怕影响女儿的前程,于是推着邻居离开了。 破旧的家中,一下子变得寂静,没有了女孩的欢声笑语,只剩无边的空洞。哑叔落寞的身影,和那只养了多年的来福,同样低着头,仿佛知道主人的心痛。 一天,哑叔在散步的时候 一辆摩托车疾驰过来,哑叔因为 时时刻刻 惦念着女儿,而没有留意 那狂啸的马达声。来福一个飞奔,扑向哑叔的背后,把主人推到路边,而自己被摩托车撞飞,轧过,从肚子一碾,翻了个身,躺在路边,腹部起伏,满地是血。 至今我仍在想,不知那……余下全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