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福_刘德富

刘德福
仿写张晓风的白莲花

  • 400字以上。满意的加分。。文章在此:白莲花■ 张晓风 二月的冷雨浇湿了一街的路灯,诗诗。 生与死,光和暗,爱和苦,原来都是这般接近。而诗诗,这一刻,在待产室里,我感到孤独,我和你,在我们各人的世界里孤独,并且受苦。诗诗,所有的安慰,所有的怜惜的目光为什么都那么不且实际?谁会了解那种疼痛,那种曲扭了我的身体,击碎了我的灵魂的疼痛!我挣扎,徒然无益的哭泣,诗诗,生命是什么呢?是崩裂自伤痕的一种再生吗?雨在窗外,沉沉的冬夜在窗外,古老的炮仗在窗外,世界又宁谧又美丽。而我,诗诗,何处是我的方向?如果我死,这将是我躺过的最后一张床,洁白的,隔在待产室幔后的床。我了留我的爱给你,爱是我的名字,爱是我的写真。有一天,当你走过蔓草荒烟,我便在那里向你轻声呼喊——以风声,以水响。 诗诗,我望着自己,因汗和血潮湿的自己,忽然感到十字架并不可怕,骷髅并不可怕,荆棘冠冕并不可怕——如果有对象可以爱,如果有生命可以为之奉献,如果有理想可以前去流血。 诗诗,黎明为什么这样遥远,我的骨骼在山崩,我的血液在倒流,我的筋脉像被灼般地纠起,而诗诗,你在哪里? 他们推我入产房,诗诗,人间有比这更孤绝的地方么?那只手被隔在门外——那终夜握着我的手。他的目光,他的祈祷,他的爱,都被关在外面,而我,独自步向不可测的命运。所有的脸退去,所有的往事像一只弃置的笛。室中间,一盏大灯俯向我仰起的脸,像一朵倒生的莲花,在虚无中燃烧着千层洁白。花是真,花是幻,花是一切,诗诗。今夜太长,我已疲倦,疲于挣扎,我只想嗅嗅那朵白莲花,嗅嗅那亘古不散的幽香。花是你,花是我,花是我们永恒的爱情,诗诗。
  • 抄来的,,慎重:: 草帽 ■刘德福七月的骄阳灼伤了大地,妈妈!湿与燥,光与热,爱和苦,原来竟这般集中在您的身上。妈妈,这一刻,我坐在空调的办公室里,可我感到伤感,我和你,都来自那片贫瘠的黄土地,现在在各自不同的世界里奔波,并且我的生命来自您宽阔手掌的抚摩。而现在,您仍然在那块土地上辛勤劳作,妈妈,为什么能歇息的时候,您仍然要把责任放在肩上?也许世界在您的眼中,理应如此,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是命定的生活方式。而我奋斗,只是为了逃离那种生活,妈妈,生命是什么呢?是逃离之后的回想么?当我劝您也离开土地,将草帽换成城市里的遮阳伞时,您却说,这是宿命。灿烂的阳光在窗外,知了的喧闹在窗外,我的心灵也在窗外接受炽烤。妈妈,这里是我奔波后的栖身之所?此时,你抵挡酷暑的只要一顶草帽,是那种最廉价的草编之物,边沿已经破损,皱褶里布满了泥垢。黑黑的颜色,亦如你饱经沧桑的面容。你留你爱给我,你说,儿子幸福了,当娘的也幸福。有一天,当你走过几十年的阳光,我便在田野的尽头轻声呼喊,妈妈,您辛苦了——以绿荫片片,以凉风习习。妈妈,你的生命为何这样执著?本来,我有条件不让您劳作,在家中享受清福。而您说,劳动惯了,离开土地,感到活得不塌实。此刻,我的皮肤在冷气中舒展,我的血液在思念中横流,我的筋脉像被刺伤般抽动,妈妈,你在故乡过得好么?命运将我送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高度,妈妈,难道这就是您认为的幸福么?当我走向遥远的漂泊之路的时候,你村口挥动的手已经模糊,那是终年劳作粗糙的大手啊,那多年前在田野里握住我的软弱和怯懦的手啊!如今,你的目光,你的祈祷,你的爱,都被隔在千里之外,而我,只能在炎热的异乡回味那曾经戴在儿子头顶上的草帽,而您暴晒在毒花花的太阳下。妈妈,难道儿子的清凉就是您的绿荫?所有的记忆都退去,所有的往事都像风吹过原野。您的那顶骄阳下的草帽,像一面旗帜,永远安放在儿子的心房,在我的血管中漂泊,那是我的船。草帽是真,草帽是幻,草帽留下了我回忆的一切呀,妈妈!关山太远,这个夏季,我无法回到故乡的田野,也戴一顶草帽,和您一起赶一个庄稼的约会,嗅嗅那亘古不变的幽香。草帽给我的哲理可以贯穿我的一生,妈妈!

刘德福相关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