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高跷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时间就像离弦的箭,转眼又是一年,随着2021年春节的临近,远在南宁的我越发想念起老家山东传统的“踩高跷”习俗来。在我的家乡山东,自我有记忆起就对过年的踩高跷习俗情有独钟,一年伴着一年,年年增岁,年年如是,每年都有不同感受。如今身在异地,哪年过年若见不到踩高跷总感到少了年味,少了节日快乐的氛围。
踩高跷是我国民间盛行的一种群众性技艺表演,是我国传统民俗活动之一。早在春秋时已经出现,在汉魏六朝高跷称为“跷技”,宋代叫“踏桥”。清代以来称为“高跷”,其做法是用两根1至3尺多长,直径约5公分的条木制成,上有木托,上半截与小腿同长并用麻绳绑裹固定,下半截木腿长度则因人技艺高低和活动形式需要而定。无论高跷高矮,都靠来回穿梭,扭腰甩胯,打趣逗哏来赢得观众喝彩,有些年轻人为了博彩头,竟能平地打跟头,劈叉,跳桌子,胆魄实在是让人惊叹!

每年的初一到十五,几乎每个村都举办踩高跷活动,片区和乡镇辖区内的村庄相互串村攀比着表演,花样翻新,各具特色。每个村的高跷队由村委会统一组织,参与者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一茬接一茬,朝气蓬勃,像春风一样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高跷队设领队和排面小队长,这些选出来的骨干都是往年踩高跷极其出众者,胆子大,踩得高,跑得快,扭得好。因为参与踩高跷挑战性强,技艺要求高,还能挣钱挣工分,因此,年前一个多月村里高跷队的年轻人就已报名满满了。领队骨干负责组织队伍,编排队形,配合鼓点,训练新人。男生还好说,能很快跟上节奏,而女生胆子小,训练则更需要耐心一点,刻苦一些。那些大胆单身的男生在队伍里则最爱出风头,好为人师,拉着女生的手久久不愿放开,一来二去有些竟成了恋人。
大年初一这天是高跷队正式表演的日子,天刚放亮,拜年的孩童尚在串家入户之际。一听到远处的村委锣鼓咚咚锵,唢呐声声碎,就知道踩高跷的队伍要沿大街扭过来了,孩子们便急猴猴回家呼爹喊娘,生怕失了彩头儿。大人们忙不迭地边往外小跑边安抚说:“急什么,明天还会再来的。”待大家穿着节日盛装站满大街两旁,踩高跷的队伍也就由远及近舞过来了,一个个浓妆艳抹,且歌且舞,装扮有戏曲中老百姓熟悉的人物,如:八仙,白蛇娘子,莺莺,媒婆,唐僧师徒,刘关张和曹操等;也有现代版的军人,工人、老师和大学生。手中的道具则因踩高跷的角色拌相和各自身份不同而定,拌军人的拿木枪,拌悟空的舞棍棒,拌关羽的耍大刀等等。多数女队员则清一色腰系红绿黄绸长飘带,双手随节奏左右摆动,也有扮挎花篮仙女的,扭动着腰肢,实在标志极了。踩高跷好不好看全靠领队指挥,只要鼓点一变,哨声一响,彩棒一挥,队形便立马变化开来,有一字长蛇,二龙戏水,循环穿梭,十字交叉,其造型各异,活泼多样,令人眼花缭乱。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赶毛驴,男扮女相的小媳妇骑(手提)着画得维妙维肖的草驴道具,前面由一个白脸后生牵着,后边跟着拣驴粪的戴毡帽老头儿,驴一尥蹶子,老头儿便来个驴打滚,翻个跟头,惹得众人捧腹大笑。我的邻居发小说,将来长大了也要做骑毛驴的小媳妇儿,到时就让我牵着,至今想来心里都觉得甜蜜。还有那猪八戒最是好色,总爱偷偷跑出行列去逗小媳妇儿,被孙悟空挥舞着金箍棒跟上来揪耳朵;还有那白娘子,许仙驾着旱船翩翩起舞,仪态万方。
我年少离开家乡到南宁工作后,村里的踩高跷活动慢慢淡了起来,主观上来说年轻人外出务工多,客观上也是因为农村人的生活娱乐方式变得多元化了。
这几年,在微信上见家乡同学说,村里富了,以片区为单位组织踩高跷的活动又开始热了起来。每每听闻,心中总会涌出一股蓬勃的力量,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岁月,回到了我左手拉爹,右手挽娘看踩高跷的情景,我知道这样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但这样的梦境却一遍又一遍重现,教人魂牵梦绕,难忘儿时那段过年的岁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