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 机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我上小学时,老师给我们讲解什么叫共产主义?老师说:“通俗地说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时我的村里只有村委会有一部手摇电话机,一个类似于倒置的粮斗状立体黑色小匣子,边上有一个手摇柄,上面架着话筒,村干部要跟哪里联系就把话筒拿在手上,然后用手摇一摇把柄,嘴里说:“总机,给我接某某地找某某人。”然后就是一大通的喂喂喂,声音响亮而通透,几乎全村人都能听得到他嗡嗡的声音。有时候我们会好奇地趴在窗口处看热闹,待这个村干部打完电话后走出来在我们的头上打个响指说:“看什么,回去让你娘给你们买一部。”
这种状态在我们农村一直持续多年,到80年中期村里换了拨号电话,村干部打电话同样左手拿话筒,右手食指顺时针拨动像钟表状的数字旋转键,待接通后村干部讲话的气势已远没有手摇电话那样的高亢,从这时候起手摇电话便悄悄退出了历史舞台。
90年代初,我参军入伍到广东湛江,从电视画面和大街上偶尔能看到一种叫“大哥大”的移动电话,形状像极了一块大砖头,使用这种移动电话的人多数比较有派头,戴个墨镜,留着分头,嘴里歪叼着香烟,操一口粤语白话,用“大哥大”叽哩咕噜跟对方“哈喽”着什么,非常摩登,我们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那个时代拥有一部“大哥大”和拥有一辆轿车同样都是有钱人的象征,当然能用得起“大哥大”的毕竟是极少数。使用较为普遍的通讯工具多数还是挂在腰带上的BB机,只要对方嘀嘀嘀地呼一下,这边就赶紧找固定电话去复机,先是英文的,后又出现了中文机,流行的像海潮一般一浪摧着一浪向前进,到20世纪末便消失了,真是令人来不及眨眼睛。
90年代中期,“大哥大”的体量变得进一步小型化、轻型化,没几年就轻到了100克以下,也就是说,一部手机比一枚鸡蛋重不了多少了,握在手里,放在口袋里极其方便,而且各种外国品牌争先恐后地上架,款式、配置、颜色推陈出新,昨天刚买的时尚货,到了今天很可能就不流行了。1999年秋季,我去广东某雷达站任职时,花750元钱,大概是我一个月的工资,从战友手里购买了一部诺基亚3210手机,虽然是二手手机,但在当时使用手机的人还不多的情况下,已经算是比较时髦的事情了。为此我还专门用这部手机打了第一个电话向老婆报告这一喜讯。
当时作为普通人拥有手机多数就是个身份的象征,除非万不得已不会舍得用,收费很贵,一分钟要花7角钱,工资就那么点,根本煲不了几次电话粥。大家在一起直接或间接就是比谁的手机更牛逼。进入21世纪,手机的品牌越来越多,花样也是不断翻新,譬如:芬兰诺基亚、韩国三星、加拿大黑莓、美国苹果等样式五花八门,有推盖的、有折叠的、有平板的,还有旋转的,有些让人眼花眼花缭乱。
2012年,我所在的单位买了一部比较流行的日本佳能照像机,用来平时开会照相留存资料档案用的,没想到仅仅两年就淘汰了。因为手机的照相质量已经远远胜过这部相机的像素了。手机除了质量和体积越来越小外,已经越来越像一把多功能的瑞士军刀了,手机除最基本的通话功能外,还可以用来收发邮件和短消息,可以上网、玩游戏、拍照、导航、购物、看电影和办理文件,这些都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2019年,手机已发展至5G时代。5G时代的到来,不仅网速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信息网络性能也发生了大幅提升,相继催生出许多新颖的东西。比如超级计算机的远程控制,个人设备可以和服务器端连接,通过5G传输大量数据,从而让服务器端远程控制你的设备,甚至可以有比钢铁侠盔甲还轻薄的智能设备装备你的全身,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导航、远程医疗等。手机已经越来越像一台性能强大、传输速度快捷、远距离遥控的电脑,一切都将身临其境,一切都能满足你好奇的心愿。如果和云计算和区块链和物联网结合,共享数据的话,其能做到的事情将大大的改变我们的生活。
如果按当初我们小学老师的眼光,如今我们早已经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
长按二维码可打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