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渠游记

灵渠是秦始皇时代留下的宝贵遗产,其名望素以“北有长城,南有灵渠”之称。虽久仰三十多年,却从未谋面过,尽管曾经在桂林市工作过,却常以总会有机会光顾而不断错失良机。人的生命短暂,错过春天就不能再错过冬天了,时至今日决心一下,便直奔目的地,寻那千年一梦的古韵,做一只翩翩起舞的野鹤,否则岂不报憾终生?
正值2021年初,冬寒料峭,万物枯疏,此时此际似乎来的不是时候,要到水季来看才壮观,拉我的哥如是说。我深不以为然,水季来看水,冬寒来看骨,不同的时节不同的感受,只要能与古人成为知音,拨动一下那根老弦,听到那秦时兵戈铁马的声音就心已足矣!
作为千古第一帝的秦始皇,奠定一统中国大业的军事水利工程,联通中国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融合中原和岭南两种文明的确不简单。站在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之岸,看世界船闸之父的陡门起起落落,感觉流出来的不是水,简直就是一汪汪透明的凝脂,漩着窝儿,弄着草儿,照着影儿,根本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地。我忽有所悟,突觉梵音缈缈,钟声通透空灵,竟如坐禅,身在此际,心已穿越千年,我终于感知到这儿的灵气了。
灵渠景区位于漓江上源“中国十大魅力名镇”,全长37.4公里,是秦始皇于秦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为一统中国大业而建,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与都江堰、郑国渠齐名,是现存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之一。她连接湘、漓二江,沟通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两千余年来一直是中原和岭南唯一交通枢纽,促进了中原与岭南的经济文化文明的融合。
灵渠由铧嘴、大小天平、南北二渠、泄水天平和陡门组成。铧嘴将湘江水三七分流,其中三分水通过南渠流入漓江源头,七分水通过北渠汇入湘江,形成著名的“湘漓分派,湘江北去,漓水南流”,而陡门则是建筑在南北渠中的一种通航设施,其作用是调节水位,便于航行,类似于现代船闸,曾被世界大坝委员会的专家学者称赞为“世界船闸之父”。
沿着南渠岸边甬道,一路之上青石已光滑如镜,黑中透亮,古桥流水、古巷幽深、古物荟萃,随意摸着哪个地方都觉得似曾眼熟。都说朽木不可雕,在这里却处处化腐朽为神奇,千百年的朽木壤上到处爬满了寄生藤蔓,上搭下挂,缠缠绵绵,花样百出地延续着数不尽的历史故事。
流水所到之处,两岸几乎每隔百米便临一风雨桥,桥面铺着青石板和鹅卵石,桥顶罩着鳞次栉比的禽檐兽瓦,桥体雕着文人墨客,鲜花文章,三进五进,层层与岸边秀竹木兰,桂树古樟以及住户幽深的暗宅院落形成一个巨大的结合体。水面上的拱桥桥体每一处也都雕着精美古朴的石花,历代的匠人真是费尽心思,早已把灵渠视作生命的一部分了。那拱桥下蹲在青石阶上用木棒锤敲洗衣服的少妇,梆,梆,梆,每一棒都在敲着一个尘封已久的千年故事。
在灵渠两岸我总能找到一些做生意的世家,其中有一个做薰肉的壮年男子,在一座用数不清的大鹅卵石和古木架设的旧作坊里劈松木,地上一口大铝锅正滋滋吐着白气,好旺的烟火,正薰着墙上房顶上那挂满的薰鱼薰鸡,直叫人流下不尽的口水。
与灵渠告别时,我听到不远的古城里传出一群老人的歌声和学校里孩子们的歌声此起彼伏地交织在一起,不停地攀升,然后在空中扩散开来,像这灵渠水一样,流的很远很远,远到我一直找不到头。

打赏可长按二维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