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游记(一)

在古城库斯科醒来,已是朝阳满天。3000多米的高海拔让人头痛欲裂, 心跳的要蹦出心房。从前台抓了两大把古柯叶子放进开水杯。抱着水杯走进寒意袭人的餐厅,早餐已经准备就绪,水果牛奶黄油面包咖啡果酱。面无表情的我,安静地咀嚼着食物。邻桌两个人用中文大声聊天,我抬眼看了一下,不发一言。我的体能完全消耗在咀嚼吞咽食物的过程中。进食告一段落,等待煎鸡蛋和果汁的时候,邻桌的老头用他洪亮的嗓音问我,“你是刚住进来的?”我点点头。“你接下来要去哪里玩呢?”老头继续发问,声音大得震耳欲聋。“马丘比丘”“我们刚从马丘比丘回来,”老头脸上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我告诉你在哪里报团买门票.”和老头坐在一起的姑娘喜盈盈地对我说。在她没有和我说话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她。柔弱斯文,小小的面孔戴着副黑框近视眼镜,还有几颗痘痘从肌肤里面冒了出来。“好的,你把地址给我,吃完早饭,我去找找。”“吃完早饭我和你一起去,我要找那家旅行社退钱。”姑娘说。“为什么?”好奇心强烈到战胜高原反应,我积极回应。“昨天我们晚上从马丘比丘回来,是自己找车坐回来的。就是说,我们的那家旅行社收了我们的车费却没有提供车。”姑娘仔细认真地诉说,怕我理解有偏差。“懂了.”我认认真真地点头。“吃完早饭我们一起去旅行社,你去退钱,我去参团。”“我要先换房间,前台说给我换到楼下的房间。海拔这么高,上楼下楼太耗体力。”“你可以和我一个房间,我的房间有三张床,但是按标间收费。”“好,我去你的房间看看。”老头看我和姑娘准备一起离开餐厅,高声叫道,“我的机票还没有买好,你们先帮我买机票。”我用探询的眼神看着姑娘,姑娘并未回应我的眼神,她对老头说,“你自己先看好机票,等一下我回来帮你买。”我俩去到我的房间,姑娘把房间和卫生间都认真看了一遍。“不错,闲置的床刚好放东西。我现在上楼把箱子扛下来。”“需要我帮你嘛?”“不用。”“哦,那我喝古柯茶躺一躺,心跳的吓人。”“我有高反的药。等一下给你。那天我下了飞机坐上出租车就晕过去啦。到旅馆睡了一小会儿,咬着牙,爬起来,到药店买好药,一下吃两颗,立杆见影。”姑娘信心十足地对我说。话音刚落,风一般飞出房间。姑娘分几次把行李搬到我的房间,最后一次拎着鞋走进房间,顺手把一种深咖色的药丸递给我。“一下吃两颗,一吃就好。”姑娘盯着我服药。想看看我服药后的感觉。“拜托,仙丹也没有那么迅速!我先洗澡,昨天晚上头晕,不敢洗澡。”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房门虚掩,姑娘不在房间里。换好出门穿的裙子,去庭院晾晒洗干净的袜子,老头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狠狠盯着我的腿,眼神像激光一样在我的身上来来回回扫视,我的内心泛起阵阵的厌恶和反感。受不了那种淫秽的目光,只能躲回到房间里看手机。姑娘轻快地走进房间,笑着说,“给这个老孙头把机票都买好了,明天上午他飞巴拿马,总算能摆脱他了。”姑娘边说边长嘘一口气。“你不知道和他在一起多丢人。昨天在马丘比丘,他看到两个德国姑娘,一路尾随人家,强行拉着德国姑娘合影。还逼着我翻译,非要和人家姑娘同行。人家姑娘说要在山上吃饭,他也要一起吃饭,德国姑娘改主意说不吃饭要赶路,他又改口说不吃饭。”“最后呢,那两个德国姑娘咋样了?”“德国姑娘想办法脱身了,他年纪大,路也走不快。追不上她们,我都怕他跑得高反了,可
咋办!刚才你在院子里,他一直盯着你看。”姑娘捂嘴笑起来。我们正说着,老孙头推门进来,“出去走走吧,小李,我要买点东西,你帮我翻译一下。”边说边把目光投向我。“好的,马上。”姑娘放下手中的东西。“你出去,没有我允许,不要进我的房间。”我冰冷严肃地看着老孙头,如果我的眼神可以化为利剑…….。老孙头愣在那里,哆嗦了一下,退出房间。小李姑娘冲我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说,“你刚才的话,我可不敢说,要给他骂死了,你觉不觉得他很怕你,又想找你说话又不敢。”“不想和他说话,我这人道德也不咋高尚,不懂得尊老敬老啥的。”“等晚上回来,我再给你讲讲老孙头的故事,笑死人。”小李急急忙忙地背好双肩包。走出旅馆大门,高原的阳光已经热烈地拥抱着古城,青石板路腾起了热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