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螺三险#恐高者慎入之徒步

12.05长峪城活动回来后,连“休闲活动”都不想参加了,只想有人组织个遛弯的项目。阿凯决定跟朋友去凤凰岭六险寻刺激,给我推荐了另一个领队的龙宫山活动,在北徒的赤壁丹霞和龙宫山二者中犹豫。周五上午报名了龙宫山,可领队说他们打算涮锅,我嫌麻烦退出了。
之后北徒群突然对红螺三险活动聊的火热。我咨询队友该活动的强度,小白能否参加。苦大师提出红螺三险没必要参团去,咋自己公交地铁就能到,时间还能赶在北徒队伍之前。就此一拍即合,苦大师带队,周五当晚还有另外俩队友也报名一起参加。
照例5点起,不到6点出门,天还黑着,一轮弯月挂在半空中。本想踩着哈罗去地铁站,结果都打了霜,老天掐掉了我这个选项。
亦庄线换乘10号线时,我就在打量身边穿黄色衣服的人,看能否再次偶遇苦大师。果不其然,在10号线候车处,就见到了那抹熟悉的黄,与苦大师提前汇合了。8点半抵达房山城关站,这一路地铁耗时超过2个半小时。李费劲大哥8点就到了,比我们住的还远,后来听他讲,5点多他就上地铁了。一起打车去坡峰岭,快到的路上接上了第四名队友雷平姐。
9点半到坡峰岭景区大门,景区已关闭,明年4月份之后才会重新开放。大门紧锁,从旁边找了一条逃票路线上山。
没走几步,就碰到一个驴友,该大哥住房山城关,暂且叫他“城关哥”吧。询问了我们的徒步路线后,城关哥说他的想法一致,那就一起走吧。聊天中得知,城关哥之前的徒步路线是秦岭,看着应该是属于强驴了。
上次李费劲大哥跟着阿凯去走铁驼山,一路没信号,媳妇联系不上,都打算报警了,这次我多嘴问了一句大哥有没有提前跟家人报备行程。
然而,还没走到坡峰岭的景区步道,对面山亭中就传来了一串嘹亮的声音“你们是爬山的还是上山干活的”“森林防火期,请原路返回”“你们再不听劝,我就只好报警了”。我们应答说都没带火种,往前走一段就出景区了。大姐不依不饶,逐渐向我们靠近。“你们再往前走,我只好跟着你们,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都要负责。”景区人员真要爬起山来,我们不一定走的过人家。为了甩开她,我们越走越快,爬升路段,一刻都不停歇,奔着山顶走,想着尽快绕出景区管理范围。
雷平姐没跟上,给苦大师打了个电话,说她原路返回了,景区管理大姐也随她下了山。大姐劝退了一个,任务完成,应该也就欣喜的回去了。
出了景区石板路,属于户外人的徒步路线才真正开始。一路穿山越林,沿途很少休息,每次停顿喝口水也就两三分钟。

苦大师和城关哥在前带队,两强驴犹若闲庭信步,苦大师更是双手合十靠在后背,我杵着登山杖小跑步跟着。

又见到一座我甚是喜欢的山。
差不多12点半,来到了红螺三险的山脚,就着有阳光,在路标处简单的吃了午餐。苦大师和李费劲大哥都带了一桶泡面,没几分钟就吃掉了,也不知道泡开了没有。
李费劲大哥给了一个超级卡哇伊的奶酪,味道也不错。
山沟里阳光移动的速度忒快了,苦大师的泡面还没吃完,十来分钟的样子,阳光就跑远了。为了避免着凉,我们赶紧收拾行囊,又开始赶路了。绕过石头,碰到了北徒的收队带着一位队员下山。只见那位队员两眼无光,精疲力竭,看来是在三险历经了磨炼,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领队估计更是崩溃,啥时候才能追上大部队呀。我们路线与北徒一致,只是方向相反。一路都期待迎面撞上北徒的四五十人队伍,因为走错了一段路,恰巧与大部队完美错过,只见着收队和一名队员。收队与先头部队差的距离估计接近1个小时的路程。
不断走近红螺三险。所谓红螺险,又称幽岚山,自明代起就在下险建竹园寺,中险建极乐寺,上险除小庵之外每一洞穴就是一座庙宇。红螺三险,其山峰陡立,在群峰中显得挺拔而又雄奇。

下险不觉得有难度,中险就吓的我腿软,本就恐高。原先是有铁链的,可能因为铆钉松动,出于安全考虑,已经去掉铁链了,全靠徒手爬上去。

苦大师在爬的过程中,见到了未干的血迹,那势必是之前北徒的队员新鲜留下的。城关哥的音响传来一句歌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太应景了。旁边的乌鸦还叫个不停。
李费劲大哥和苦大师分别帮我从仰拍和俯拍角度拍了个小视频,有处地方使不上力,手足无措,磨蹭了好久,上不去,也不可能下来,越想腿越发软。

接下来是上险,看着坡度不高,也有铁链子,但因为是个反角,很难找到着力点,苦大师都说难。

我以俯拍的角度给李费劲大哥拍了个视频,可以看出其难度。
过了三险就好走多了,还看到了个mini冰瀑(可能叫“袖珍”更合适)。

阿凯没来,都没队标,我只好用登山杖在石头山留下了“徒步强国”的印迹。

往前又碰到一处难地,不过相比三险,这就不是事了。

下山基本是跑着走的,上去花了一个半小时,下山不到半小时。

最后一段步道,是修葺好的道路,但是有爬升和下降,反而是我觉得一天中最累的一段,应该是大家体力消耗过大,感觉到了极限。

下午4点,踩着公交发车点,到达了泗马沟。
坐公交回到坡峰岭景区门口,城关哥开车把我们顺到了房山城关地铁站。大哥开车那叫一个猛啊,山路蜿蜒曲折一路漂移,我都没敢玩手机,怕一个反胃弄脏了大哥的车。
这次徒步强制自己开始学着用轨迹,但毕竟有队员在,还是依赖他们带路,我只开了记录,一路没看。两步路、六只脚、小米手环都开着,3个App的数据差异还挺大。从早9点半到下午4点,徒步时间接近6个半小时,六只脚时间基本吻合,距离与其他俩差了1.5KM,不知原因,小米手环还早录1KM。小米手环健走模式停止前进时会自动暂停记录,难道两步路也是如此吗?

晚上7点回到亦庄后,看时间还早,去商场吃了个小火锅,恶补能量。吃着吃着下起了鹅毛大雪,屋外铺了白白的一层。
一天行走3.3万步,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小米手环加冕认证?。这一天,够惊险,够刺激,完美?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我们爱山、敬山,选择用脚步去丈量它的长度和高度
除了回忆和脚步,我们什么都不留下
——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