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北#白河峡谷#趣味踏冰行

本周末【1月9号白河踏冰】活动因过于休闲,吸引了半数以上新朋友的加入,有首次参与#徒步强国#活动的,甚至有第一次出来徒步的。当然,也有老队员,因活动过于休闲而选择了其他高强度路线,担心带乱我们的节奏。
组队之初,人数连续4天上不去,阿凯最终只订了一辆29座的大巴。没想到周五晚爆满,还有几位未能随队出发。阿凯2021年小目标之一,组织一次满车出行的活动,阶段性达成。
下车后,看到走这条线路的户外队伍尤其多。一步十景,美不胜收,除了冻手冻jio,没别的毛病。当天密云气温零下15°,体感应该比这更低。感谢本周四周五,寒潮给北京带来的世纪低温(-22℃),让冰面又厚了一层,也感谢这两天的妖风,让天空无比的湛蓝。
结实冰面,行走于上,毫无顾忌,大伙儿也都跃跃欲试的滑着走。
图片来源,队友@風雲小男
自从摄影师跟队以来,活动集体照档次越来越高。
图片来源,队友@風雲小男
一路行进,在透明光滑的冰面下,能清楚看到潺潺流水,以及随水波荡漾的水藻。
摄影师小男为本次活动提供了数张高质量照片,让我们一睹为快吧。

上述3张图片全部源自队友@風雲小男
玩摄影真是个体力活,相机、镜头、三脚架,重达几公斤,一路拧着摆弄着,谁都嫌沉。
又见到一座比较喜欢的山,甚是欣喜。
探路者阿凯,能不能走,冰面是否结实,他先踏出第一步。
抵达山谷一处阳光下,徒步强国队伍与草履虫队伍同时停下,稍作休息并准备路餐。午餐前,两队举办了趣味冰面拔河友谊赛。
第一场男女混搭和第二场女子单斗,徒步强国队惜败于草履虫队。拔河也出现了新姿势:躺着拔。第三场男子对决,要求对调了场地,可草履虫队男生明显都胖于我徒步强国队伍,4 Vs 4对决赛,为了赢,年轻人根本顾不上“武德”,我溜进队尾帮着扯绳子,阿凯也帮着拉了我几把,只见草履虫俩胖乎乎的领队躺在冰面上被我们拉了过来。贡献了全天最大的乐趣,笑的直不起腰,脚下却又站不稳,当见对方被躺着拉过来,无比开心。

接下来是由中科院物理所博士为大家表演喷火杂技,一次又一次的筐瓢,都没成功。96度的酒是到位了,兴许是借来的打火机不到位。
屡试屡败,屡败屡试,也许这就是科研精神吧。
大伙儿站冰面上午餐,冻的脚趾尖发麻,这次活动倒是有不少带自嗨锅和煮泡面的队友。上岸到阳光下暖和暖和,听到Bruce呼唤我:
-“Victor,我跟你换些吃的吧”
-“好啊,我有面包,你要不要”“不要”
-“我有饼干,你要不要”“不要”
-“我有薯片,你要不要”“不要”
后来我才明白,Bruce只想找人帮他吃橘子,上车就发现他提着一袋砂糖橘,起码有三五斤,可冰天雪地的吃橘子简直透心凉,他怎么都推销不出去。
冬季户外活动只要停下来就会越来越冷,阳光移动的速度也相当快。按惯例,迅速结束路餐,继续前进。拍下了今天的蓝天,也被阿凯拍进了照片里。

路过一处煮火锅的小队,队友?非常眼馋他们的涮肉,人家顺势给了一双筷子。?拿着这双筷子走了很远,一路见着不少煮火锅的队伍,她都想去蹭点吃的,并不是因为她饿,单纯就想尝尝别人涮锅的味道而已。
这次简装出行,没捎带滑冰工具,最大的乐趣就是被俩大高个拉着溜。
户外路线,无奇不有,碰到一冬泳勇士,原以为他会从两个冰洞之间穿游,没曾想在冰水里咕咚两下就出来了。不过这大冷天,让我下水可不敢。
几个没长大的队友,试图通过共振的方式,震碎一大块冰层,最终结果肯定是以失败告终。本次踏冰,非常扣题,沿途只要能踩碎的冰,都被我们踏碎了。
上岸之前,才有了点徒步的感觉,冰面太薄无法横渡,必须翻过一个小坡。为照顾初次徒步的新朋友们,阿凯在此处接应,确保每一个安全通过。徒步以来,路没走过几条正经的,领队倒是正经靠谱之人。
步入机耕路面后,打卡了《让子弹飞》取景地。
本次活动未出现“三Huang队员”,倒是凑了个红绿灯。
活动刚开始,我就发现,徒步强国年会定制求生哨不知跌落何处,12月26日拿到,刚跟了我一次活动,来得快去得快,也许是往后活动中不会有用到求生哨的机会。
Before:
After:
或许是因为我有了新的挂饰,迎新送往。
活动数据:10点半左右开始徒步,下午3点即走到终点,耗时4个半小时,运动时长约3小时。下车时冻的手脚不灵活,脑子也不好使,忘记打开轨迹,少记了约1公里,全程大约12公里。破天荒的下午6点就回到了亦庄,比往常提早了6小时到家。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我们爱山、敬山
选择用脚步去丈量他的高度和长度
除了回忆、脚印和冰渣
我们什么也不留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