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峪城#一次满足攀岩滑雪需求的“休闲”徒步

阿凯领队在11月28日带完夺命徒步路线铁驼山当晚,就放出了#1205长峪城+猪蹄宴#休闲徒步的文案,大强度活动参与不了,休闲类岂能落下。这应该是第二次集体包车出行,刚好两次都赶上,缘分。应该也是第一次提前一周开始报名活动,阿凯为了降低成员的AA费用,卖力的在各户外群联谊群拉人。
照例5点起床,不到6点摸黑出了门,在亦庄线换乘10号线时,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黄色,往前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果然是苦大师,前往参加朋友的其他活动。这次要是苦大师也参加长峪城活动的话,我原也计划穿件黄色外套,加上阿凯自购的“美团”外卖服,我们就是“三Huang队员”了。
出门就意识到忘记在背包里放纸巾,故7点半到海淀黄庄麦当劳吃早餐时,找店员要了两沓餐巾纸,真是太明智了,要不然爬山时被吹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没纸巾,真就尴尬了。
按计划,8:10准时出发,有队员耽误了两三分钟,提前在群里发了红包,等了一下。熊猫兄弟上次参加#满金峪#活动,拐进便利店买雨衣,耽误了一分钟没赶上车,雨衣没买到,活动也没参加成,一直懊悔中呢。
车出北京城,自我介绍和队员互相认识环节就开始了。阿凯领队介绍了长城的历史、防御和进攻的作用;鹿鸣君的介绍相当发散,从丁真讲到西藏,从唐朝讲到明朝,只要给他一个话筒,能陪你唠到地老天荒的那种;LiAn队的介绍极其朴素,“我就是喜欢爬长城”,阿凯也提到了他爬过最多的长城,与台湾某著名导演同名,长的也极其的相似,把头发染白,LiAn队就是某导演的替身;美食赵探长讲到了猪蹄谐音“朱提”的番外故事,还帮本次参与活动的队员争取到了抵减5元的猪蹄宴优惠。
印象比较深的有“军事小哥”,该小哥在群里昵称多次变换,最早是“参加过叙利亚战争的华裔美军”,后来“某不知名的军事爱好者”,中途还经历了个啥给忘了,小哥谈到自己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军事评论员,多好,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菲菲律师能来参加,是我意料之外的,因为上周末10点集合的百望山遛弯,就没能起来,看来还是喜欢有点挑战的活动啊。
介绍中发现有好几个湖南老乡,重燃了当年在校时老乡会的记忆~
10点左右抵达了长峪城山脚,徒步之前来了一张合影,阿凯是多有先见之明啊,这会儿要是没拍,之后就人不全了,但落下了他自己。
我是坚定信念要走A队的,去哪儿都一次看个够,不留遗憾。好比之前跟老太太团去灵山,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这地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今天一定要登顶”,最后为了赶收队时间,只能跑着下山,腿疼了一周吧。
紧跟阿凯的脚步,与后队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中途在好几个点等了后队,发现实在没人来,就继续前进了。“游夫”哥一马当先,穿的是鸟牌,一看就是资深户外,而且CPA都能考过的人,都是对自己挺狠的,15KM徒步肯定小case。拍照技术也不错,看这A队部分人的合影,构图就很好。
出了景区步道,往高楼方向走,进入草甸区时,突然妖风大作,一个个被吹得七零八乱的。这时,我看到天上飞过去一张咋#徒步强国#的队标,我还喊着谁没贴稳,队标都飞走了,后来休息时取下背包一看才知道,那就是我的……希望它能在一个合适的地方落下,告诉将来某个迷路的驴友,不要害怕,附近有人来过~

抵达高楼,大伙儿稍事休息,补充了点能量,天被这强劲大风吹得湛蓝湛蓝的,一个字:绝。我在这发现一个人长的特像郭德纲。
第二个点:圆楼。阿凯拿出了他那好几斤重,长度未知的大刀给大家摆拍,每次出去玩的道具都在变幻,美团外卖服确实抢眼。
这会儿LiAn队也追上来了,看他那按奈不住想继续向前的小眼神,但受作为领队职责不得不折返收尾所缚,之后一段趣味横生的路没走,肯定是意犹未尽。不过得亏LiAn队收的早,要不B队怎能在两点半就吃上了猪蹄宴,一直吃到七八点呢。
之后就是真正属于A队的路线了,爬坡穿林,好几处陡的像攀岩,下坡背阴面有厚厚的积雪,不少人滋溜的就滑下去了,远处的滑雪场体验不到,先在野长城过一把滑雪的瘾。吃饭时“闲谈”diss“游夫”哥,从圆楼就开始往下滑着走了。“游夫”哥说这样又省力还走得快。多有道理,对吧?

废长城随着山势跌宕起伏,我们一会攀岩一会滑雪,心情也跟过山车一样。你要问我,是觉着上山容易还是下山容易,可能不好回答,但是回过头去看你走过的路,你就是这个坡上最靓的仔,成就感了然于胸。

“圣杯”哥,上次满金峪认识的,这次也参加活动了,最大的爱好就是给人介绍对象。上次跟一个央行的小哥熟络后,要给人介绍对象。这次跟一张姓小哥坐一起,也要给人家介绍对象,结果小哥是跟女朋友一起来的。徒步中,“圣杯”哥一路追随50KM越野跑的妹子,两人成了领队,阿凯都不好意思跟上去打搅。但“圣杯”哥最后也没要到妹子写小说的公众号~
第一片山下坡时,看到对面的一座山峰尤其漂亮,我忍着低温脱下手套给它来了几张特写。
可当大伙儿得知,需要从这座山峰翻过去时,心情不知是否还是美丽的。这座山成了压倒A队不少成员心理防线的不可承受之重。

从这座山开始,阿凯就转化角色成收尾领队了,和“大卓”一起陪同“游夫”哥爬完最后一座山。这就是户外人的团结和主人翁精神吧,为了让阿凯带着大部队先走,“大卓”在山坳主动提出他来等人。
小短腿真不适合爬坡度高的地方,容易伤胯。有处地方下错了,重新爬上台阶,间隔太远,步子迈的太大,拉的大腿抽筋,想一步到位,实力却不允许。
终到山顶,看到了最美夕阳,这一路的爬升下降:超值!
随后下山,前不见第一梯队“圣杯”哥4人,后不见Alen姐和Shirley一伍,幸亏同行的湖南老乡Sen提前加载了轨迹,加上对大方向的判断,走了正确的回归路线。后又得见前队“闲谈”在石板上留下的#徒步强国#标记,更是信心倍增的往前走。
但副院长一行7人,都没轨迹,沿着大马路下了山。记得活动开始前,有人在群里说“15KM就是散散步,能不能自己加个餐”。结果这7君子就给自己加餐了,走河北去了。
(合影人物有误,应将大卓换成副院长)
犹记上次参加#满金峪#活动,Alen姐担心出北京后,健康宝会出问题,手机都没带,结果这次误打误撞,从北京走到河北去了,不知健康宝是否还安好…
*经验教训:玩户外一定要学会看轨迹。刚参加两次户外的我,下次必须开始用两步路或者六只脚App,争取早日从小白进入驴友行列。
与Sen聊着家长里短天南地北,一路下了山,到山脚已经天黑,我拿出了不经意放进背包的手电筒,照亮了前行的路。参加#满金峪#活动的第二周,第一次在拼多多买东西,15块8包邮的强光手电筒,效果杠杠的,彻底改变了我对拼多多的看法。这次带出门的道具都用上了:防晒渔夫帽、保暖针织帽、徒步手套、手电筒、登山杖。全队应该就我带了个手电筒,谁曾想能用上呀,意外之喜。登山杖是徒步防滑支撑必备。
手机有信号之后,奔着群里发的定位“老岳家”猪蹄宴快速前进,看着满桌子热气腾腾的菜,无比满足,可能是太饿了,吃嘛嘛香。
阿凯、大卓和游夫3人,差不多6点40回到了农家院,游夫哥显然享用美食的力气也不足了。
说回误入歧途的7君子。因为手机没信号,沟通不便,坐镇的赵探长非常有条理的安排着7人的下一步动作,并与农家院老板安排车辆去接回走散的队友,作为在读学生,还未涉世,领导力和责任心已然彰显,回程途中在读着日语单词,晚上在公号发表了中日双语文章,有为青年。
LiAn队联络各队友的分布,确认能把每一个队员收回来,充分体现了收队的职责。只是后来被“圣杯”哥diss说他处于程序猿鄙视链底端。群里说有个互相喂粥的桥段,可惜我没看到,要不然这个故事发展曲线就更有意思了。
7君子在8点之前回到了农家院,一行人回来后满脸洋溢着笑容,毫无疲惫沮丧之意,尤其副院长笑的好开心,看着我们心情也好了很多。刚好旁边一桌子在农家院休闲度假,自备KTV设备唱起了歌,阿凯也来了两首。这晚归的一组,吃着饭还能听着歌,服务到位。那桌子发现被阿凯的歌声比下去了,派出了文工团级别选手,来了一曲我的老母亲,差点把我一天的兴奋劲都唱跑了。
徒步强国种子选手阿凯VS某不知名金嗓子大叔
晚上8点20启程回京,10点20抵达海淀黄庄,坐上10号线,下了10号线就有一个女孩跟我一起狂奔亦庄线,庆幸赶上末班车正好进站,也首次知道了亦庄线的末班车是晚上11点20。早上6点前出门,晚上12点回到了家,小米手环记录一天的步数近3.2万,徒步距离非专业手环记录了14KM,其他队员的两步路和六只脚都是20KM+,徒步时长实际接近8小时,一天活动圆满?结束。
本次参加活动的人员含领队共29人,16人走完A队路线。因本次活动耗时较长,AB队时间间隔较大,5名队员第二天有安排需要提前回京,故此产生了一些分歧,成了话题最多的一次活动。也有队友对自己的体力和线路做出了误判,让大家等了一些时间,假若这是在商业团队,吵翻天是必然的。但是,这是在#徒步强国#AA队伍,我会很开心的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饭后那段等待时间,给了队员一个深入交流的机会,聊的不亦乐乎,多么难得;走错路的7名队员,患难与共,必定是难忘且开心的经历;把休闲徒步走出攀岩滑雪的A队,只是刷新了对“休闲”一辞的概念。#徒步强国#刚一年时间,领队也是未涉世的学生,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不收费但并未降低领队责任心半分,甚至超过商业团队的体验感。
去程车上跟“芷言”姐交流我在非洲的一些见闻,两人都提到了同一个观点“你自己的心态是积极的,看待周边的事务都是美好的”。我也相信给团队提建议的都是希望#徒步强国#能发展的越来越好。希望阿凯能把这个队伍一直带下去,带到博士毕业,博士后毕业,带到我爬不动山的时候?
——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