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爱而不得的女儿

椰树
他常在失群时开屏,垂下几束
流苏袖,端起风来,碧穗疏落
脱臼貌。小立散坠绿,硬篦子
筛流光,软鱼骨舞干,有如
无眠的羽葆花旌或可人毽儿
因已无君王闲坐,瘦金体似的
叶便旋开了奏章。他亲手织就的
弄妆彤云,娟娟月光和碎银般的
落难星子,伴着足下的绰约之水
来回。迁客是不宜梦鸟的。若
山有棱,他则多想一日海誓
绍圣四年,有位逐臣远道而来
岛岸上春睡的毛笔虚步避白浪
惺忪中生了花。远岚掩映翠翘间
珠崖的生死梦中,诗人砸开
博喻力的蟹,天空顷刻长满孔雀
蝴蝶兰
勾引是咄嗟间的僭越。她伸出
狭路般的花梗,纤条绿染轻绕我肩
慢吹浮香入我窃玉之耳
芳屏祝愿团栾情,娇扇缀合琵琶袖
酒迟的舞蝶探待吻的唇,舌蕊卷作
葳蕤锁
她是弯腰的一眉月,偷听,偷窥
也偷心。是支翡翠翼闲钓的奴婢
是我半生半死中的弄琴与无心
是清媚明霞脸,叫我屑骨与断念
婀娜的鞭刑。是遁迹的宛转荒腔
是高敞帘栊外,入词的雀啼衬字
她是我爱而不得的女儿,凄凄
晚梦中的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也可转身环她,赏她
淡伫洗砚吟恋苦,玉尖搦管
手翩翩。在我腌臜身畔,慰我
永远停留,却也永远想飞
诗人/陈陈相因 绘画/周彦生
“到家正是早春时,小桃花下拚沉醉”
《蝴蝶兰》创作缘起:
他们貌似走在雅和俗的两个极端,实际上物极必反。冲开世俗的绳检,剥去浮生的业障,他们在内心深处曲径通幽。这注定了他们必然有志同道合之处……诗人们和妓女的关系、情份各有不同,但青楼女子们的影子总是像飞花一样在唐诗的字里行问飘过。诗人和妓女之间,到底是歌娱、旖旎、偕趣,还是伤感、沉论、虛无是流连欢场的人面栀花,还是相互慰藉的泛梗飘萍是“相逢何必置相识”还是“坐来虽近远于天”是醉生梦死还是恋恋风尘……人散后,一弯新月凉如水,那一刻,有知道他们真实的想法
——姜红雨《诗人和妓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