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没完没了,句点挂在天上

我猜想你是萤火虫少女
陈陈相因
戊寅年初,我抓住一只水色蝴蝶
留下翅膀为你做眼睛。你睡在细草之上
一举一动如涟漪。你在我身上抹满光亮
助我潜入海底,将月光浮出海面
我的衣襟上也都是,可以抖落下来的
闪亮,我猜想你是萤火虫少女
我时常闲来无事,无事生非。见你点燃
一团火焰,放进他胸腔,重塑他心到
灼热。见你在他身上摇曳,嫉妒到发狂
伸手却又发现你在我怀中,我和你们之间
隔着的仅仅是一面镜子
我看见了,看见你的双腿之间有家。我
来自那里并且最终会回去,我要化身成
一条掉头的河流。如果我能掐死刚升的
太阳。让良宵无止,让昏黑高悬。那我
就将采摘你所有的饱满,用烈酒灌满
你温暖的洞穴
等待某个姗姗来迟的清晨,打开窗子
伸手触摸窗外的雾气和叫唤的燕雀
都没有你的肚子柔软。全世界除了
母亲,只有你,只有你,能给我身处
羊水般的舒适以及遥不可及的安宁
或许我不该生长,早该夭折。没有
神明预言过,可我就是知道
遇见你,就是放虎归山
(2016.09)
万物生长
陈陈相因
也许会有许多群会飞的绵羊被你的
目光缩小,温顺,信步闲庭,优雅如
千里之中小寸的跬步。眼神是害了
伤寒的诗。有风时,这些流萤的方向是南
指缝,龟裂如有破绽的甲胄。一块骨头
挨着另一块骨头生长。一场大雪的
告退,意味着另一场无需等待
初春寡言以冬末,漫长的追逐,人仰马翻
我说,人间没完没了,句点挂在天上
你说,雪仍会下,哪怕我们融化
(2017.12)
(摄影:Synchrodogs)
说几句:
  今天对我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日子,是我公众号创号的纪念日(2017.02.01-2021.02.01)。其实时间越来越长,生活中阻碍越来越多,我越来越害怕自己忘了写诗(写作)的初衷。我那天问朋友,诗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其实我是想问我自己。最开始,我写诗只是为了创造的快乐,而且那时候我特别怯懦和孤独。开始写的第一年,遇到的第一个编辑和我说,“我觉得你诗歌不怎么样,没什么风格,而且我觉得甚至称不上是诗”。当时也很心灰意冷,很多次放弃诗歌,加上自己学中文专业,见识更广深以后,审美水平不断提高就会开始嫌恶自己,所以2018年没怎么写诗,更多时间是在大段背诵唐诗宋词(为了筹备《中华好诗词》),2019年有段时间非常沮丧删掉了很多我觉得珍贵的东西。直到2020年,我觉得我经历了无数失败以后,反而异常坚定了。我记起杨富波老师说过一句话,“说起校园诗歌,我自己也写,虽然也写得比不上大师,但是大巫要叫,小巫也要叫。”我觉得世界需要微弱的声音,而这是我生存的方式。
  或许对诗歌来说,我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但是我非常期待自己。大概是到现在二十二岁,我出过书,上过报纸,上过电视,发过自己很喜欢的杂志,甚至还拥有自己的一部纪录片,但是我经常觉得那些东西很快就会沦为上一刻的存在之证,很快就会不属于此时此刻的我,我是一个极易抛却自我历史的人,因为自我成长得太快了。我从来没有在写作这件事上获得过长期的自满感或膨胀感,每当得到,我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丰富自己,去读书,去生活。所以我在现实生活里总是狼狈的猛虎,但是我却非常幸福和快乐,因为我拥有一座无人可比的玫瑰园。我享受完成自己的过程,有时候我觉得上天给了我那么多才华去创造东西,我更应该塑造和把握自己,而不是懒惰和沮丧,所以我开始逐渐不再讨要世俗的成功,而喜欢起平庸和自律来了。
  我妈那天看电视剧和我爸说:“你看一个小脚女人还跋涉那么多地方,真厉害!”我爸反问:“蚂蚁的脚难道就大吗?”我好像就受了什么启发,我觉得那句话没错,人生如蝼蚁,却美如神。所以我非常希望自己是一只蝼蚁,最渺小但却喜欢做最伟大的事,在生活中简单平凡,但是在艺术上不断地追求。我觉得一切名气上的获得是在一个流言世界里的,真正使我满足的,只有我不断写的状态,还有有质有量的作品,这些包括任何体裁,甚至批评。就像我以前说过的,才华是漫长且非常具有成长感的事,一个人的才华如果不能伴随着她成长,私以为那是一种自泄,而不是在虚无中拍空或有效表达。
  我觉得“去写”比“去想”来得更具有灵感,希望未来能继续学徒心态,文豪手段。《我猜想你是萤火虫少女》是我第一首写完的诗,《万物生长》是我第一次发表在刊物上的诗,今天想拿出来纪念一下这些时光。因为有了大家,我的诗歌才不至于埋没于人畜合宿的世间,希望新的一年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所爱,并且因此而坚定!
陈陈相因
2021.02.01
(↑全球寻找“陈陈相因”大赛,四川街头的水果摊,师姐说“相因”在四川话是“便宜”的意思,于是我理解为东北水果摊挂的“嘎嘎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