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割的载歌载舞的我们

化蝶/Transsexual
陈陈相因
“爱另一个他
  好像与额外的自己纠缠”
心里娇嗔道
被罚跑圈锻炼阳刚,血气似绯樱贯穿了气管
  “哼!超委屈的,可就是不想说嘛!”
无法挪用粗犷声线殃及他人
  谁贪恋凡此种种,大方练习便是了
反正他不!“他不”,一种“taboo”。她偏不!
  群体的不典型,惯于聋哑的画眉
只管默然地画眉
憎恶欺凌声斥责声,太重了
  像命令像造反,吓死了!搞得多么不幸
宁绵声细语去清唱,讲些
  细腻不至伤人的话。晓启匣镜私自张望
再瞄一眼,侯服玉食也要供奉这位那耳喀索斯
  得意地扭起肩扭起胯,娇骨娆毛在重组在演化
皮囊可有突破口,想要让它彻底蜕掉!蜕掉!
不适宜不服帖,甚而昏昏奇痒
“少年呀少年,告诉她,谁的星目呀星目正流光”
不许优柔和软弱的脸庞,缭乱了
  他一模棱两可,她就闪烁其词
男人们为什么不陶醉于自身?
  明明很美的不是,却甘当脏丑的虫豸
故意涉泥路,人人争做戕己的局外人
  渴望关注,释放关注,却将自己关住!
是啊,他们也不瞧瞧我们
婀娜的内在的我们,宰割的载歌载舞的我们
蝴蝶早已经实现去伪,飞向圣园更深处
  剖开性属诱导般的管理,提纯无上的真
错了错了,大错特错了
  不如就这样割、掉、吧!
割掉吧!修葺日臻圆满的亮月
  不能多出一角,不能富含攻击性
割掉吧!作废不够艺术的累赘物
  怎么能随身携带惊悚的棍棒?
“做自己给你带来困扰吗?”他问
  她的末梢在答言,“是欸
人家害怕,终究还是太……疼了”
  她感到他霸道地探进来,缠绕他抚摸她
掏入她蚕食他,鞋底在跟腱下挥出铜刺
  万死不辞的玫瑰临盆
脂粉在英俊的五官布施,胸前一对红豆高升
  喉结在蠕动,在脱节,收缩为无
有时对错
  都似雌雄
当我飞,便是往雾中飞,失却含混的泪
  她醒来,他撤退,空蛹内我独得完美
绘画:纹身师Miki kim

人必有芳菲悱恻之怀,而后有沉郁顿挫之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