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不过是一截孤独的拉锁

废园投名状
陈陈相因
秋,鸣啾啾。柳色衰的罗帷包含
多少缨带缭乱。我不再是垂帘听政的人
循着老琴师奏起的琵琶曲,飞手
拨弦如挑眉,古法炮制杀机、霸王与
浣纱景。一同现形在废园
阴天掷针,雨为凉亭放水
将我绣于门,变作娇嗔的更漏
羞答答的吟哦,点开无穷的年轮
水的机杼,参考大珠小珠落玉盘
松的中医,针灸云发暗的印堂
阵雨并未革除废园繁杂的荒芜
文绉绉的水面,浪涌挥笔自私的古典学
先是重章叠唱,后是铺张扬厉
欲望冒犯文明,狂风粗鲁翻动矮丛的万卷书
鸳鸯几只遮遮掩掩在揽镜自照的情场
必有复活的秘籍一行在。哪怕
知了哑掉,百代的算术
减免歌女的媚喉,滑进泥土中更衣
预备下一支巫礼队的临幸
哪怕黄钟毁弃平常,自诩黄钟也平常
穿过拱手的桥吧!它已让出退路,交出
凝固的断章,成为风舞灰蛇的野草地内
句式的石枕。总该相信点东西
英勇的高手定存在,或蝴蝶会嘻嘻来嬉戏
我应始终笃定。笃定地坐在废园
凋残的心中,等待银杏再一次向我开火
(2020.09)
愿望
陈陈相因
生辰投顽石,绊住我悠然的鲤
幸运碰壁、碰壁,洒出滩陆离
与水同衾的朱砂,条条缎鞋般折腾
未进化为蛟螭,修好容人的器宇
鳞隙就盼若针眼,徒手准备被光洞穿
闪耀年轻的七窍,接受云天的点校
没有神圣值得我们翻来覆去,即使
藻草内有重镇,比仇敌。美腐化了
龙门的感官,只有爱若饱餐,值得被存记
没什么永日能在此刻预定恒久的崇高
长城,不过是一截孤独的拉锁
来什么,我们就信仰什么,感激什么
(2020.09)
图片:Ignasi Monreal为 Gucci2018春夏系列所作的“乌托邦幻想”系列插画
“她是一个词,内壁/寒澈、空荡,充满灼热不息的雪意。/我究竟抱住了什么呢?/“肉感”。“翅鞘类的”。“飞”。/“喉咙”。“铁锈”。“热蜜”?/稀里糊涂哭了。”
——哑石《拥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