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 语 诗 大 实 验(收藏级)

事情是这样的,我写诗时间不长,但经常被人诟病意象繁复、修辞华丽,原因是我一直想要自己的诗歌保持汉语最优雅的姿态。不过我一直好奇一个问题,就是口语诗是如何界定的,为此我打算亲自实验一下,什么是口语诗,什么样的口语诗可以被称之为好的口语诗?下面也是初次尝试,希望各位行家嘴下留情。(陈陈相因)
晚霞
附近一位随便且温柔的女友
喜欢不打一声招呼就翻过窗户
躺进我家沙发
那阵子妈妈不在家,在异地他乡
她就变成妈妈,陪我说了会儿话
化了会儿妆
这是一天中幸福应有尽有的时刻
独居的人,获得晚霞的垂怜
在晚霞里回家
小箱子
——给L+W
闹钟赶着投胎做人
太阳的叫早,火急火燎
我决定立马起床,三秒换装
搭车去开发全新的科技
上街忙一天的城市建造
拼团过马路,每个人都很迅速
雷厉风行,不露一丝马脚
他们受精卵时就用跑步机跑步
听过李斯特,学完了量子物理
六岁发明专利,十五岁读博
身体健康,钱从天而降
朋友说,你要坐稳了
不要做被时代货车落下的小箱子
当代生活准则就是不要被牺牲掉
好巧不巧,我的外号就叫小箱子
速度一快,我就心惊胆战
多希望这辈子慢慢来,慢慢离开
姥姥
我们家一颗年迈的仙人掌
整天剪报、栽花、学习中医
希望能找到一味治疗自己的药
姥姥,照看我们看不见的伤
岁月拔掉了她所有的刺
带走她的爱人,剩下了她
埙一样空洞的身躯,一点微风过来
就有万箭穿心的疼
要求
他说他喜欢眼睛大的
我拆下一只监视器给他
擦得亮亮的,接上USB
每天含情脉脉地对望
他说他喜欢瘦的
我寄给他一只螳螂
无人可媲美的线条
陷入爱情,就会把他吞并
他说他喜欢白的
我送给他一箱特仑苏
非常贵,要七十多块
我没用支付宝
他说他喜欢骚的
我牵来了我的爱犬
灯杆下,吹了吹口哨
就尿了
迪路兽
从小到大
我都想有一只迪路兽
一只可以和我说话的猫
我可以把她当狗养
也可以拿她练日语
也许这样能防止抑郁
其实我有过一只猫
养了两三年
治病六七万
瘦成了皮包骨
不得已去安乐死
好像不幸都是因为我
如果迪路兽进化成天女兽
我们就能一起逛街买衣服
吃好吃的冰激凌
做很难的算数题
有她保护我
我就不会被关进厕所
挨同班同学的打
我只是安静
只是不够顺利
没有人天生可憎
没有人天生可恨
迪路兽,你还来不来
我进化到了十八岁
还没成为原谅别人的女战士
在黑龙江的洗浴中心
西安朋友张楠和我说
她没见过酒池肉林
我就带她回了一趟家
我请她吃了火锅
给她欣赏微型的炮烙
比干的心是牛肉味的
我们参观付费的东北皇宫
在黑龙江洗浴中心,我们
一起洗澡,一起泡脚
她和我说比干这词
你写口语诗最好不要用
懂炮烙的人也不多
我俩讨论诗歌的时候
她是妲己,我是纣王
我们都活在大环境的谗言里
评价
每次购物
我都听见重复的话
不辣?微辣?还是麻辣?
无糖?半糖?还是多糖?
M码?L码?XL码?还是XXL码
我说
麻辣、多糖、最大码
不好意思,我穿不下
男服务员就偷笑
心里觉得我胖得像大河马
我希望他站远一点
话少一点
别挡住我看
前面走过的那个帅哥
他的臀部好像美国队长
安慰朋友
我说
其实我们需要等一等
要等一等
好大学申请要等一等
好姻缘相逢要等一等
好地段房子要等一等
好孩子长大要等一等
虽然有时候
我想让政策等一等
不过我想我只要等得够久
下一次,上等人没准是我
图片来源:我的搞怪头像珍藏
搞点理论建设之关于口语诗:
  为了研究口语诗,我亲自下手写了好几首口语诗,得出的结论是,在诗歌写作中口语是非常模糊的概念,因为口语和书面语的互动本身在于交际使用频率,词语的自然在于词语的流行,词语的复活在于词语的流行。做出一个大胆的设想,我们拽着书面语去毒打践踏,每天说话必须用一百遍“蹀躞”、“耄耋”、“饿殍”之类的词,书面语没准就会降格为口语(当然这是一个将书面语和口语划分等级后,从书面语角度来讲的说法)。
  我觉得口语和书面语的写作,实际上都很要求技巧(特指优秀的口语诗),前者是减法的艺术,更自由,需要简约的布局、调侃的语气,还有现实主义切入点,对在场和氛围感的要求很高。后者则需要语言美感和思想深度的开掘。在理解问题上,我觉得两者的知识容量也不一样,书面语创作可能更容易理解口语创作,但口语创作不一定能够在理解的基础上评价书面语创作。我不喜欢审美狭隘,但也不喜欢蛮横的对立,任何写作都有存在的必要。
  口语诗宣扬的那种自然纯态,在我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怎么说话就怎么写诗那种写出来的不是诗,至少不是优秀的口语诗。当然这种说法如果自以为自己和群众关系很近更容易被理解,我觉得这是一种管窥蠡测。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改变,文化需求各式各样,书面语和困难美就有存在的必要和可能性。口语和书面都是写作路径,但两者谁想统治世界那样立法,那不是诗歌创作,那是政治,率先为群众的品味设定了默认值。
  我的朋友们一部分完全讨厌口语诗,因为他们觉得修辞是诗歌的尊严,口语诗更像是智识上的偷懒,语言的口水,似诗的没必要。至于尝试,他们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尝试,因为诗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好吧,也希望我审美洁癖的朋友们不要鄙视我。)
  另一部分则认为写好的口语诗也是门学问的。
  朋友A说,口语诗非常需要灵机一动,大多是初级想象,我们写的很多是经过主动修正的次级想象,本质上无法比较,一个是灵感高于处理,另一个是处理高于灵感。
  朋友B说,这就好比街头摄影和新闻摄影,新闻更需要内容,街拍则需要电光火石。当然这不是说街拍不需要技巧,虽然没有大规模的计算或者布光,但一切光线与阴影都是阴差阳错与电光火石的一部分。在好的文本和好的照片中,对语言和光线的本能反应往往更加难以培养。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尝试各式各样的写作。反正我是不给自己设限,没有天才的洁癖。我觉得诗歌就是我的冒险岛,我一定要把所有的方式都尝试过了,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表达。
  审美狭隘阻碍文学发展,文学批评也是一种写作的艺术。
陈陈相因
(喜欢我诗歌的朋友,我下次也会换花样,学术探讨不要喷我,要学会欣赏,恶言恶语直接拉黑,也欢迎大家在下面讨论。但我可能没时间认真回复,看见好的评论直接置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