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蓝的赘述中熄灭哀艳的经络

?
咏毛嗑
陈陈相因
实心的钳,或斑马的子孙
锹甲之铠,或诗眼的错印
一碟炒熟的黑雨,妻子
端来有孕在身的你
葵花脑震荡后的碎鳞
千秋阵法的溃败。儿子
声音洪亮,背诵出一句
“黑质而白章”的灯谜
你如贝的身发出处女才有的
震感。是怨怼吗?是怨,对吧。
食客们对你下株连令,摘走你
仅支付你消遣的吻,萧条的吻
甚至不吻。牙齿撬开你,取下
你的胎儿,只留下展翅的狼藉
瓜子亦是时间的装置,干燥眼睑
如有光插入的锈蚀的笼。我用你
计算着,剥落你即拨动一次秒针
我计算着,在我们踏入人间的五香
浴缸之前,明暗曾几次交替为我们更衣
(2019.09)
与水母书
陈陈相因
就松手吧!在深蓝的赘述中
熄灭哀艳的经络,丛趾踩出
吻水的步履。细语的空拳
舒卷雾缎之身,波浪似纬纱
发福的伞具披头散发,漾漾的
霓裳牵连几束断肠降落
光滑的头颅恰似忽闪忽闪的鼓
你这败家的果冻磨蹭地挤入
辉煌的群架。雪媚娘的幔帐
抖擞,为海调弦。花菇么?
银耳么?或透明浆果?
沉沦的纤云撑起幽邃的宫殿
张灯挂彩练,温习民族舞
天问是生来的泳姿。你整日
与浮光辩论,为大船的脚做足疗
妄想着岸,虹洗过蕾丝婴儿帽的
躯干。你用忐忑,用心跳
用放屁游荡,训练移民九霄
水母呦,无物许我们终生紧握
多一次放弃就多一次婆娑
(2019.09)
摄影:Lev Efimov
说几句:
  这两首诗写于2019年秋天,推送过但在自我怀疑的时候删掉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曾经删掉了公众号一大半的诗歌,就为了鞭策自己写得更好。以前写诗的时候,我对自己的要求特别严,用过一次的词一定要检索以前的诗避免再用,不过现在也为表意的恰当准确做了很多让步。如果谈起自己诗歌的创作阶段,我觉得是存在一个古典主义与词语主义的转向,从《纽扣吟》开始,我对自己的语言要求更加精细;从《与水母书》开始,我开始做状物的尝试,直到两者在《椰树》(这首得天独厚的诗我是坐在海南的苏公祠想的)那首诗里取得了平衡(后期的高峰应该是《白玫瑰》)。
  那时候杨富波老师和伯竑桥都说过我写的很多诗像宫体诗,我打趣地想,不如索性找来闻一多《宫体诗的自赎》读一读。在大学时,写诗常常会畏首畏尾,但是新的一年不会了,我想要珍惜自己的创作,就像那些被我诗歌打动的人一样珍惜自己,大胆一点,冒险一点,不再以创作“好”诗为标准,也不再为词语划分等级,写恰当的诗,能抓住自己,抓住他人心灵,抓住世界呼吸的诗。我将把自己以前删掉的诗重新做成小辑和新发表的交叉推送,我现在想向自己学习,不断找到属于自己语言的灵感增长点。
  另附竑桥《椰树》简评一则:
“吉林大学的陈陈相因,其诗如同工笔画,有少见的典雅,虽略显繁复,却并不突兀。若要有所进益,不妨多对着生活中的真物,尝试即物写作练习,如此既能发挥已有的擅长描摹的长处,又不至有太浓烈的虚构气息。”(见4月《诗刊》读后感,原载“诗刊社”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