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女性生存哲学思辨会

??反向女性生存哲学思辨会??(又名《绿茶婊&玛丽苏&白莲花三方会谈》)
作者:陈陈相因
绿茶婊之自省语录
胡嗲我是!小小的眼尾沉浮间
发明了语种几个,秋水上自由泳
蹲了深蹲,熏陶出一碗碧玉
尽态极妍的无辜构成装乖的敲诈罪
我以示弱换取赞美
背地暗自喃喃我流怖的骂名
绕指毒自在我!集万千诡异的宠爱于一身
借我修身裙,我就甘愿做花瓶
见了真面目岌岌可危的你,可不要
从我白背心环抱的水天一色取景
从悲哀的实情里剖腹产,当爱近乎于
一种摸索,肯定紧接纠结的尾音
触逆特权的聪明常为外界恨嫁,唯有
善解人意的大方可以通行
当人们爱得万众一心,便会开始
想方设法晋升为最爱,无用的深情认可了我
并在胜利史大幅删减败将的特写
名画的阅读理解我是!被人琢磨
流芳百世,选美般从头到脚细细地品。为自保
我妥协多味的信子,经过你只留下甜软的位移
残片携带反讽清纯的异味,相信真义的
吃我的楚楚可怜,相信技艺的吃我的蠢蠢欲动
没谁能审判我的高贵,在一个含过薄荷的
豪辣口福,我选择美丽的孤立,而非禁闭
用一支跳伞的圆舞曲哄抬身价昂贵
繁忙的上帝没空挑拣后天的骄女
是金子,就该在阳光下暴走
反正我不正规,那就要反复把自己强推
玛丽苏之领袖讲话
放羊的玛丽和《茶花女》中的玛格丽特
何曾在重生文代孕过我早亡的女生梦?
世俗培训班粗暴的编舞,没见你们戏份积极
如果我非要受点规训之罪,我想
像一条颇有点击率的轻色情噱头,肩负些异性关爱
因此我,平均分配美男子的共产主义幽灵
保留稀有的慨叹,提起晚礼裙,混搭
打扰整体美观的球鞋,跑进言情剧领衔主演
随机采访偶遇的恶毒炮灰:你姓胡吗?
——你不幸福!哪一个你不是万人迷的失败?
哪一个你不是被抛弃后没要回忏悔?
我维修天花乱坠的大艺术,活泼得像
微风里小步跳绳的秋千,前去限制
书包侧兜五毛钱零食的一次次脱缰
我在乐园现场发放数量足够的光环,号召大家
排队领取
将无爱女孩改编成在逃公主的润笔鸦片
我的叙述昂首阔步地走着,逐一将她们解放成我们
在诸位的注释下,作为闲书的我
登上高台如同登上热搜,然后我演讲
用微弱的音量:人们总是憎恨破碎
但更辽阔处,可爱的小我并不可悲
所以我举办了比拼善良的招亲大赛
谨代表无坚不摧的纯真——我完美到
只有新雪能向我告白,没有午夜能把我彻底抹黑
白莲花之深表歉意
我是她,一个不解你风情
爱好摇花手的长辈
观音女士曾屡屡邀请我成为她的
坐垫、轮椅和纸绘
而我一心想着面见盛夏的大寿
并且捕捉你,小我十七岁的爱侣
我慈悲的绝对值以芳香的专制渗透你
不能好色的家法
不断呼唤体内爱讲大道理,溺死的柳如是
告诉你解法是可以背德
而后我升级为老年妯娌间网聊的符号,习惯
手脚不听使唤的日常
拖拽瘫痪的清高,每天只饮用淤泥中的热可可
并回答我左右的继承人,挑剔的我只喝白水
我是如此热爱生活,坚持抹匀自身
保养尚好的情意绵绵
可我还是柔弱到需要你
帮我拧紧月亮的瓶盖,阻挠春宵的崩溃
如果把它碰洒,月光就会掀开我圆绿的门扉
如此一来,我们就是一条船上四面楚歌的人了
我将把你的笨拙看做你的顽皮,并要求你
因我虚伪的前度,一遍遍把我原谅
大雨已经开始,水淹没我送行的口笛
我漫游雾的末梢,我攀上我的茎头
你唯一能出逃的津渡正在加载中……
(图源:旧漫《猫眼三姐妹》)
让姐姐看哪位渣女、渣男还没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