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堂倒挂的白油伞,您的影子是君子兰

??
雙 姝 公 案
陈陈相因
第一集 秋水鎮
刚进门俺就瞥见九姨太,她好像
也瞧见了俺,那只乖蹇兔儿趴在她胸口
哭肿了眼,很像被抓出秋水镇的俺
她怎么那么温柔,像买不到票的嫦娥
九姨太“小十”、“小十”得叫了好几个声
她是不是,一天需要二十五个小十?
老爷跟俺说,新鲜民女是源源不断的淫财
俺的前辈死的死,伤的伤。听闻德清是老处女
就娶过门看她出洋相,邦琼有旺夫相
就夺过来当女儿养。蘅秋没了,蹲个文娜
桂枝走了,集个顺容。他那口气倒轻松
换媳妇像换枕头,绞碎的绞碎,弄脏的弄脏
九姨太,从今儿个起,您教的周邦彦
就是俺的言笑晏晏,您说晏几道俺就画几道
老爷让俺上学,俺不去,握着您手说私塾好
一段轻罗齐齐裁,俺的藕臂在您的大袖
您的丈夫就是俺的丈夫,您的内裤就是
俺的内裤。亲亲俺,让俺为您的红唇
试试色。您馋俺也馋,俺的腰肢置换
您的腰肢,俺的浴缸就是您的鱼缸
第二集 棋牌室
太太,打麻将吗,太太?
您的身子骨长了青苔!太太
您抬起头来捏捏俺,俺是您
掌心的一枚幺鸡呀!别看俺平时不吱声
俺原是个唱戏哒,冷不丁支棱起个
梨花大鼓来,老爷欢喜唱出个高潮不断
那年他一枪崩了俺爹,那老头和他差不多大
白天他在城门搞劳什子赵武灵王胡服骑射
晚上偷俺扫床的鸡毛掸,插头顶装天王老子
其实最爱的还是小骢马,睡前要喊驾、驾、驾
整宿整宿让俺皇阿玛、皇阿玛地叫他
俺狠狠抽了他屁股,告诉他社会主义好
他讲您,九姨太抄心经假正经,苦着个脸
像守活寡。俺觉得他两撇胡茬堪比阴毛乱刮
太太,这新棺般的深宅大院,太冷太静太古怪
您听这麻将哗啦哗啦地转呀,就跟那冰珠滴溜溜
别吧嗒吧嗒抽烟啦,把那黑貂借俺盖会儿
给俺的后背画株红莲,像画出个暖符来
一塌糊涂的寒冬真该死,心爱的莺燕
全死绝了!好呐,太太,等俺先躺下
俺把这上衣脱掉,笔给您,您来画!
对对对,您轻着点。俺还是喜欢九月
院子像醉蟹皮里黄秋,巧的是还有您生辰
九姨太,您在听吗,还想那首日暮倚修竹
您读那杜诗注不累吗,不如您在俺皮上
题句诗,就写俺和俺的小九九天长地久
九月的骄阳可亮,朝凤似的吹它那大唢呐
满堂倒挂的白油伞,您的影子是君子兰
第三集 失蹤案
老爷出差去了,俺俩从今往后便是
雷池上打旋旋的绿蚁,听说您的青梅竹马
被老爷当您面砍死了,从此您不爱说话
他叫什么名,霭理斯?迭更司?法郎士?
往后俺俩一起煮鸟,一起遛花,扮哈巴狗
用俺的秀发编织您的麻花,您说好不好嘛
赶明儿,让下人赶制对灯笼,俺俩夜游
两团幽幽火,传来传去活像那交杯酒
但但但,您得允许俺害羞就口吃起来
俺现在,就像个莲苞开起来,袄裙要挣开
开开开起来,把把把芳菲菲呕出来
其实老爷回不来了,打那阎王照面去了
除了俺以外,好像谁也不知道他没了
哎,瞧瞧俺这记性,用您的快剪刀忘了还
您若为俺自首,俺就诚实地为您认罪
您若想继续当您的贵妇,俺就去地牢当那小狒狒
注释:
  全诗改编自“奉系军阀张宗昌最后一位姨太太李艳红,原是唱梨花大鼓的,不到一年就守了活寡。”
  战乱年代,很多戏子、妓女被抢。《情深深雨蒙蒙》中的雪姨原就是一个戏子,也是在唱戏时被陆振华直接送了聘礼,雪姨答应成为九姨太时说,“如果前八位夫人受宠的话,也不会轮到我这个唱戏的,既然轮到了我,那恐怕前八位夫人也不过如此。”
  诗中出现的“顺容”、“邦琼”、“桂枝”、“蘅秋”、“文娜”等全部是历史上真实有过的军阀夫人。(历史原因我隐去了她们丈夫的名字和职位。)
  “蘅秋”上学途中被军阀看上,尾随至家中不得不嫁。
  “邦琼”因其旺夫相,备受宠爱,后在广安到重庆途中,船覆溺水身亡。
  “桂枝”受过新式教育,曾被军阀送给朋友,后来因聪明伶俐善读书又重被纳为小妾,后来因其上大学时行为不检被枪杀。
  “顺容”系原配陪嫁,因为怀孕被收为姨太太,因桂枝之死受刺激得了精神病,生下七个子,活了五个。
  “文娜”十五岁半就被军阀看上,是当地有名的校花。
  “德清”是历史上的无名氏,传闻她奇丑无比,是个老处女,娶回来的原因未知。
  ……
  我们今天所说的“军阀夫人”绝非高贵冷艳的代名词,除了那些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更多是无数女人用血肉与悲惨,甚至是智慧与抗争堆积起来的。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