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在伊甸,蛇也是众多路线之一

夏娃,或少女……
陈陈相因
原先自己不够森严,乐园奇丽,没有街区
他赠送的孤独如悄悄暗洪,渗透进来
我拨开防卫的细缕,唱咏耽乐的裂痕
他不来,晚霞不会成功,我的一切都不成立
自负盈亏的月亮,盼望继承文学的舌根
我爱的人,他当季、小众,丢失了腰封
再没有肱骨可诚实。我被看穿了功底
措辞鲜少的蛮夷,交出了纯真的元年
在这里,我们是创作笑声的快活祖宗
他不高贵,我不自卑,我们天生一对
征用野火的扶手,攀上山去,忘了登记
星簇未发明术语,草也幽密,不懂珍惜
无论山脉还是苦艾,万物均有智慧的机会
我们可能随时为此痛苦,可能随时因此获救
稍有不慎就暂停,受伤也是典雅的休息
那时在伊甸,蛇也是众多路线之一
初秋的森林没有主帅,树上黄金的东方
叮叮当当,乱屑般的飞鸟,漆上了亮光
我亲吻他,无限的岛屿长出数以百计的岸
温柔的镜像在冷水里,轻易定义了永恒
深秋
陈陈相因
她是骑虎而来的,隶属于凯撒
应该是一位蒙尘的山鬼,死了作者
才回到了这儿,像疫时年铁血的楚
巨丽如赋,有不可撼动的坚定
美狄亚般怒火中烧,腾起那赤豹
背后又围堵了花狸。丹枫,宛在
滩涂中央,并不因杀婴之罪羞愧
内秀的雨意柔荡,惑乱那水的杯耳
写诗的王不能上前褫夺她的恶
只得苦苦敲起那排笙似的铜栏
估计是铁桥横刀夺爱,不然早就
闯进她的般若寺,不至痴痴恋阙
九月原是一座虎山哦!因寂寞背德的
各位,最好振臂映日,率先将自己举报!
不然……我呦,我……那些被遮蔽的
不痛快的,竟一举被她爱了出来
绘画:蒙特利尔版画家 Alexandra Levasseur
“想写什么写什么,反正写作是为了快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