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掉按钮,火炉中几管凤凰就缓缓死亡

旅途读《流言》——兼献张爱玲百年诞辰
陈陈相因
走下灰硬、参差的骨扇。台阶上
行人思绪沉落,敲起摩斯电码般的步音
伶俐身法严丝合缝,断续解散蜿蜒的黛
阵脚有若针脚,寂寂空绒刺踏夜的重裘
卧蚕楼上,数双暗房冲洗着众生相
被棉椅捧在掌心。车厢颤颤巍巍似
一只老妪之手,人人因易碎而自危
着口罩衔白山茶。我靠里,居租界
怀抱旗袍装帧的陈本,透过巴洛克式
站牌般的题目,偷窥天才的闺闱
——唉,还是让她瞧见了我,那眼神
比蔑称还冷,仿佛我也没什么特别
也是俗世里某次见怪不怪的虚荣失效
沙哑的枪管内衰草满员;她靡费词语时
纸篓般的学者(或贴墙跟进闲事的嫖客)
奉承着彼岸的神圣,惺惺仙人样
指点她提笔——“慢着,切莫为凡人着色
切莫福楼拜,切莫用镜子将月牙分两半”
但女子拗性,执业偏要执意,笔画繁缛的
宋体端庄,作了花窗,亦作了车窗
大抵是深情的拯救吧。隧道捻灭眷侣的时刻
青蛇般的电车暗中摸索她被镇压的姐妹
抱裹彼此的书中世内,牵连出水痕般
隐约的傀儡戏:男男女女,杯弓蛇影
晕倒在樱桃腥红的山巅
暴雪中
陈陈相因
雪光中的粗枝,那遗落此地的指挥家
似一杆水亮的天平。一句学院派的诗
承担了过多虚胖的修饰,就坠了轻巧姿
暴雪下在了屋内。她手背冒出干燥的白霜
像橘子轻咳后渗出的雪丝。餐桌上,父亲
化身为自动抬杠的磕头机,狠着,也恨着
辉煌的瓷砖与灯光,不知是谁碰洒的冰啤酒
脚趾露出拖鞋,就擦上些腮红。一饮而尽么
在这机会主义读书人不断被边缘化的春天
还是不了吧,继续埋头把莎翁看成沙僧
用发烫的视觉将楼梯扭转成发福的斑马
关掉按钮,火炉中几管凤凰就缓缓死亡
绘画:高茜(我非常喜欢她和她老公的新工笔)
“因为一个女人不该吸引过度的注意;任是铁铮铮的名字,挂在千万人的嘴唇上,也在呼吸的水蒸气里生了锈。”——张爱玲《更衣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