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国最可爱的口语诗陪您跨年!!

前言:随着现代诗创作日趋低龄化,大众的纯真崇拜趋向也愈发明显(当然这也侧面反映了大众对诗人童心的要求),诗坛许多人开始神童诗人造星。本人作为22岁的诗人非常鄙夷这种现象,怎么只许两三岁孩子可爱(当然不乏真挚之作,令我厌恶的更多是将童真视为至尊的一级化腔调),不许我们可爱了呢!下面我将用口语诗戏拟本人22年的成长经历(由于本人18岁之前在家禁止写诗,所以丢失了成为神童的机会,以下诗作均为2020年所作),回应这种现象,回馈上次喜欢我口语诗的朋友们!本次的背景音乐改编自胡适《尝试集》中的《蝴蝶》,写口语诗的谁不叫胡适一声祖宗呢!
不完美
(陈陈相因 3岁)
残疾就残疾
反正再黑的夜
也只要月亮
一只眼睛
(系口述后父母教汉字写法作草稿
较难词汇大多自电视剧台词转述)
▲22岁陈陈相因口述,业余儿童语言习得研究者左手伪作
烟花
(陈陈相因 4岁)
大概是天空太孤单
让人不忍心伤害
所以火的拳头打到一半
就松开了手
(手稿完成后由父母键入)
红太狼眼中的灰太狼
(陈陈相因 5岁)
我的老公
他是最好的
打不倒的
杀不死的
灰头土脸的狼王
灰的毛,灰的皮
却从没有灰心
蒲公英
(陈陈相因 6岁)
好端端的一朵花
毛茸茸的一朵花
非要去读风的博士
头秃了吧
打光棍了吧
哈哈哈哈
初次注册成功QQ号
(陈陈相因 7岁)
非常开心
叫妈妈过来
动动胖手输入密码
哗啦哗啦
密码框下一排雪花
世界是个大鸡窝
(陈陈相因 8岁)
女娲应该是只大母鸡
世界应该是个大鸡窝
不然为什么
我是笨蛋,他是蠢蛋
你是坏蛋,她是傻蛋
还有人是混蛋
万事充满浑圆崇拜
美女起名陈圆圆
逢年过节吃汤圆
热爱故事大团圆
最最离谱的是
明明大家都很脆弱
还喜欢硬碰硬
用脑袋攻击别人的腚
喜欢较劲,喜欢较真
跳进粪坑里转圈
起来蹭干净人一身
喜欢鸡飞蛋打胜过一片祥和
但凡有人说出真相
我们就一起叫他滚蛋
后悔
(陈陈相因 9岁)
人很容易看错人
但你要原谅
因为人很容易出错
容易发育不完全
你看到的
可能就是一个错人
毕加索画的那种错人
立体的错人
使你只看到了表面
或者一个侧面
她的嘴巴长了飞毛腿
内心比眼睛还小
一半屁股充当了脸部
不同
(陈陈相因 10岁)
我写我的诗
他吹他的牛
井水甘甜
河水轻柔
没人丑陋
保持孤勇
保持可爱
噘噘嘴不鸟人言
他有他的宝玉
我有我的如意
我的诗歌观
(陈陈相因 11岁)
叔叔问我
混不混诗歌圈
我说不好意思
我混甜甜圈
这儿有七月派
那儿有朦胧派
我是苹果派
也是蛋黄派
甜食好吃
放久了容易坏
写完好诗
我还需要拉屎

(陈陈相因 12岁)
看文人聊天
你可以使用借代
一张勇敢的嘴
在真诚地发言
周围无数张嘴
张嘴让他闭嘴
一张嘴就这样
被另一张吃哑掉
往往最喧闹时
大家感到绝对安静
因为实际上没人在听
富婆
(陈陈相因 13岁)
这个年代
可不要轻易说自己
喜欢xx,擅长xx
说出些话
就像富婆
打开自家大门
堵在门口
讨债一样
自诩专家的贫瘠者
就会往你身上拍砖
就好像你是一块玉
大家非要抛砖引玉
请不要害怕
真爱从不向他人示威
单纯的热爱
就是无比高尚且富有
伤口
(陈陈相因 14岁)
每次来月经
双腿间的草地
那一朵负伤的海棠
总在不停地咳血
令初中的我倍感不堪
但想到妈妈
我却觉得感动
我厌恶女人的伤口
妈妈却大度地
在伤口里拥有了我
做普通人的方法
(陈陈相因 15岁)
做饭依菜谱
弹琴依乐谱
起名依家谱
心中有谱
才能万事靠谱
保持理性
刻苦背书
按图索骥
教条至上
背下所有的谱
你就是无处不在的
谱 通 人
晴天
(陈陈相因 16岁)
喜欢晴天的雍容
光风中的小城
像一座朝堂
骑手骑闪耀的新马
穷人在白昼里富有
太阳,在最高处画龙
我们
(陈陈相因 17岁)
通向你
花朵上线
道路占线
有了你
活蹦乱跳
手舞足蹈
因为你
我是碧海
也是灰尘
废物能用
黄金无敌
▲陈陈相因全球粉丝后援会·爱因斯坦吉林分会·成人礼生贺应援。
当代大学生
(陈陈相因 18岁)
这么久
你有所体会
每天你都像
抢银行的无头苍蝇
一项项任务
就像一层层黑色丝袜
蒙住你的头
你感到窒息
但必须逞强
你不知道谁是你的老大
但还是要随便扫射
给自己壮胆
无意伤害些人
并从他们那里夺走些东西
关于谁是我爸的问题大讨论
(陈陈相因 19岁)
因为我写诗不错
总有人造谣
说我爸是陈先发
忽略我后发制人
说我爸是陈东东
忽略我心向南墙
爸爸是一种概念
他们诞下新的孩子
打造和自己相似的敌人
那些好事的读者
忽视了萌芽和真心
忽略了我的感受
像所有爸爸一样
哈尔滨大剧院
(陈陈相因 20岁)
你像发亮的纯白蕾丝胸罩
女人们想进去试试
男人们想一探究竟
所谓高雅,就是用我的低俗
衬托你的神秘
恋人絮语
(陈陈相因 21岁)
当我说我爱你
意味着想要建立一种霸权
你回复我也爱你
则侧重于建立一种和谐
你我都清楚
世界是内向的无名氏
情人们文雅的歇斯底里
才酿成蜜语甜言
说出的爱未必顺利抵达对方
就像你我都清楚
火龙果里没有喷火龙
猕猴桃里没有六耳猕猴
天堂鸟,飞不到那天堂
2020
(陈陈相因 22岁)
这是我着实没想到
这一年口罩和胸罩一样重要
口无遮拦的人
和衣不蔽体的人一起霍乱人间
▲陈陈相因全球粉丝后援会·爱因斯坦海南分会·站姐叶卡捷甜琳倾情制作。
▲扫码关注上方二维码吧,本人创作量大,没有三室一厅,没有三菜一汤,但有小说诗歌散文,不会停止,不会退缩,凡批评即是宣传!您要是喜欢陈陈相因,您就是最有眼光的爱因斯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