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斯的礼物乃万物复苏

此处播放我们打太极的助兴音乐:
林琳,你是风,是海,是千层浪,是无穷碧,是绵延的云彩,没有黄昏的天气。
昨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也是我的节日。
你生日的前四天我在水房碰到刘姓友人,她边卸妆边对我说:“陈陈相因,林琳生日你送什么?会写一首诗给她吗?”
其实我以前写诗的时候也想过,要写一首诗给你,但后来渐渐发现你是我的灵感,是我的缪斯,是比诗更无尽的诗。
那你是我的什么呢?
人生吧。
读到奥德修斯的潘妮洛佩的时候,我会想到那个常在左右安慰我“没关系”的你。读到聂鲁达的“你在南方领地,/从海和岩石走来,穿越正午”,“请给我苦恼的寂静的体系,/被遗忘在沙里的海之楼阁”,我想起你。
推送里这篇《遥想椰风阵阵香》以前给你看过,当时我在帮一个学生写“校园友情”题材的自由创作文章。
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你陪了我那么久,怎么可以没有一篇文章?所以我写下了我们半年的回忆并通过想象丰富了它。
就像写《给桥》的痖弦那样,写类似的句子。
“常喜欢你这样子 坐着,散起头发,弹一些些的杜步西 在折断了的牛蒡上 在河里的云上 天蓝着汉代的蓝 基督温柔古昔的温柔 在水磨的远处在雀声下 在靠近五月的时候”
——痖弦《给桥》
现在时间过了小半年,我真的“在靠近五月的时候”书写你。你于我,不仅仅是益友,更是良师,是教会我用水房洗衣机的邻居,是我在规章制度,学分考试夹缝生活里的灿烂阳光……
和你的这套合影是在去年返校时候找摄影社团的社长拍的。当时的我看到眼前和你一样美好的景色,是这样说的:“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远云都似冷山。”
“我曾听过人的性格各异,就像不同土地会生出不一样的气候。我在时间的长河中忘却了太阳的闪耀,水的凌厉,只想记住我曾经过的岸畔,那里有一棵突异的椰子树1。我曾听长辈说过,椰子能够漂洋过海到离母树很远的土地生长,而她这远方的来客,也把温暖悄悄种进了我心里。”
——摘自 陈陈相因《遥想椰风阵阵香》
1化用昌耀《筏子客》中的“落日。辉煌的河岸。/一个辉煌的背影:皮筏和扛着皮筏的/筏子客。跋涉于归途,/忘却了鱼的飞翔、水的凌厉。/与激流拼命周旋原是为的崖畔的那扇窗口,/ 那里有一朵盛开的牡丹”。
“她们说她来自一个夏天不断的地方——遥远的海南。初见她时,我正晾衣服,她在我身后一声不吭地打量着我。当时的她眼里饱含着敌意,许是来自对陌生环境的不耐烦。她刚被亲人丢下在异地上学,这让一切都被灌输了情绪,在她眼里每件事物都是可恨的,包括我。但当时的我怀着对她的好奇,时常偷偷看她,她身材健美,饱满,但沉默起来又不失那份安静娴雅,私下眼含着如海波般的温柔。”
——摘自 陈陈相因《遥想椰风阵阵香》
军训的时候就很喜欢你,喜欢学你说话,喜欢和你躺在地板嘎吱嘎吱响的篮球场上睡觉。
大一的时候还没和你那么熟悉,更多的只是喜欢调戏你,因为觉得你咧嘴笑起来的时候,常让我感到幸福。
后来在你身上也找到了喜欢做的事情——摄影,最开始练习的时候约你在花店,后来像个沉迷异域风情的殖民者一样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的美。
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喜欢长睫毛的女孩,而恰好你的睫毛比《发条橙》里的阿历克斯的睫毛还长。
后来拍人像的技术似乎也没什么提高,更多是跟你出去玩。至今最满意的是你穿着我的风衣,衣角和繁茂柳条一起飞舞的那张。
倒是每个季节的你都很好看。
你让秋天的叶子都变成蜂蜜滴下来。
“当她第一次开口和我说海南话的时候,我不禁爆笑,只想模仿她那类似广东话的腔调。后来我每次小孩子似的跟在她后面学这样的调子,总惹得她对我不理不睬。
她来时是秋天,她没见过这样缤纷的叶子,所以和我并排散步的时候时常就没了影,经我四下寻找后,这才发现她蹲在后面捡叶子。她在那里分辨不同的金黄,像寻宝一样攒了一捆又一捆落叶,说要带回家做纪念。
海南女孩对昆虫、动物、花朵都很敏感,她们在文明之下仍带着对大自然的感知。她陪我去超市时,总能摸摸芒果皮就知道它的生熟,总能在一群螃蟹里挑到最新鲜的那只。她给我讲学校里的很多事,比如台风,比如过生日时和同学聚在一棵大榕树下吹蜡烛。以前在我的想象里,那里充满雨林,人行动的方式只能是跋涉。但是当我被更浪漫的真实推翻的时候,我仍感到幸福。
作为一个没在海南生活过的人,我总会问一些稍稍愚蠢的问题,她却总是很严肃地为我答疑解惑。
比如我问,夏天的时候你们是不是都不出门?
她说,要常出门吃好吃的,这样正好流汗不会增加体重。
我问,你们上学会禁止穿凉拖吗?
她说,当然会啊,要很正式的好嘛!
后来她给我展示了一张穿校服的照片,照片中她长发披肩,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裙,站在椰子树叶的后面,在绵亘的夏天里,她是安静而长久的。”          
——摘自 陈陈相因《遥想椰风阵阵香》
有一天在读《唐诗鉴赏辞典》的时候读到王勃《江亭夜月送别二首》里的“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想到四年之后你会回海南,送别你时的心境大概也是如“江山此夜寒”那般。
想听你在水房认真教我打太极。
想和你一起看二人转然后抱着狂笑。
想在雨天穿着你给我买的袜子走在街上。
想听你问我:“是不没吃早餐,喝我豆浆不?”
想好好保存每个你起名叫“小鸡”的鸭子玩偶。
想靠在你肩上在机场睡着,醒来吃鸭脖子。
想和你并肩躺在宾馆里看一晚上的《爱情保卫战》。
想在飘雪的日子里,坐在车上,看你睡在我身边。
想在明知道你菠萝过敏的时候,只买菠萝吃。
想在你难受的时候跑到水果店里给你买椰子。
想在你抱怨长痘的时候,对你说:“没关系,这样我喜欢你就又多了一点。”
想听你在初春的时候,严肃地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开花呢?开不了花,至少长长叶吧。”
想听你在我叫你不要玩手机的时候,狡辩地和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要看书。看书,看书,让我戒手游,你先烧书哇!”
想和你一起在寒冷的秋夜边打哆嗦边异口同声地说:“天冷就会想家。”
想写东西,不为矫饰。为纪念,在你生日的时候也留给自己一份礼物。我们也有过争吵,但大多数时候你都会说“停”让我停下来冷静。
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忙着,忙着就忘了自己身边的人,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或许在这个无意义的世界,我们都是因为爱才生生不息的。
“到冬天的时候她就要走了,她走的前一天,我还在冥思苦想送她些什么。她没见过这里的柳树,我想折柳送给她,可这个季节植物都是凋敝的。这里的风光有限,不如她们那里风光无限。我想,她独自一人踏进北疆,我的领地里,没有寄人篱下的心情,只有真心相待的坦诚。当我对着窗子静静想着该送她什么的时候,一场雪悄然飘落,带着些许梦幻和荒唐。
我立刻叫上还蒙在鼓里的她一起出门。推开门的一刹那,她还以为自己身处仙境。这里的雪很大,我飞扬的别思似乎也随着这鹅毛大雪起舞。她开心地跑到雪中旋转起来,像一场圣洁的沐浴。在那一刻,夏与秋的记忆在这银装素裹里得到了一种升华……
直到现在,她已经回去,我还在想念,想念那天她站在雪里的样子,一切如初启。那些或像柳絮,或像芦花的雪会越过崇洋飘进海里吗?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我的想念会,就像现在,我还这里遥想,遥想那岛上椰风阵阵香。”
——摘自 陈陈相因《遥想椰风阵阵香》
本来是逗你说要挂个条幅给你,结果想着“一不做,二不休”,真的付诸实践。
偷了两个晾衣杆来挂的时候,有个女孩跑过来问我:“同学你这是要告白吗?”
我:“女孩子给女孩子过生日就不算告白吗?”
结果这个条幅引得无数人拍照留念,其中不乏有女孩指着条幅和自己男朋友说,“榜样的力量”。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我希望你快乐,健康,平安,而不是为《吉尔伽美什》哭泣。
为你购(xia)入(zai)的笔法纤细的珐琅彩山水古松佩奇游春马蹄杯。
网友“一本正经”地评价说:“器形完整无缺,画工精细生动,构图繁复华美,颜色沉着鲜亮,造型规整疏朗,典型清康熙珐琅彩杯,尤其人物衣着大胆超前,用矾红上色,人物头像罕见采用釉上粉红,整体端庄大气不失俏皮,题材新颖,十分难能可贵。”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在微博上写:“晴风丽日满芳洲,柳色春筵祓锦流。今日农历三月三上巳节,可沐浴求福,或与佩奇小友雅集踏青。”
花了几个晚上,奋战到三点做的风琴折子,给你写了好多好多话,画了好多好多画,抄了好多好多诗。
“想把所有寒冷漫长的冬天都变成能唱给你听的歌谣, 跑起调来让你以为,我是在不分平仄地读诗。
希望东北那些积雪的山丘可以在变暖的之后,梦幻地长出椰子,芒果,榴莲和太阳。”
许老天让我折叠秦岭,霸占南海,伴你一生欢喜。
每天让我安心说花言巧语,伤害你时做大猪蹄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