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纭的诗

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朋友的诗。偶尔遇到困境或窘境的我,和她聊天就会变得开朗不少。她像她的名字一样,是个像白玉那样“剔透”的人。我常常觉得,她的诗歌有种收束的魔力,这种感觉就像你不经意间发现两个无关的相错山崖间竟有一道不可思议的瀑布,就像一双握紧的手,在缝隙里仍有难以捕捉的烟,她的诗歌就像这烟,梦幻,捉摸不透,如往事或模糊的情愫,神秘且不失唯美,语言又能生产语言。
作者简介:阿纭,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喜欢旅行(虽然迄今为止看起来只是说说而已)、绘画(虽然还是火柴人水平)和写作,梦想是在火锅店旁边开一家提供酒精的书吧
摄影:Amandine van Ray
接骨
“我爱你,并因此正/失去着你”
水后,你身体里的骨骼开始手掌一样散开
不锈钢喷头阴翳着,我左肩神秘的光点
重复使用的白。云和羊群是牧场的补丁
马道皲裂如藤,而我正成为一次拉低帽檐的显怀
或一块木鱼,浓郁的日子敲打着我。除了那截烟
还有什么让我死去,如圣餐盘里带血的奶酪?
你只是站着,洗澡,像许多从前的山
困住僧侣潮湿的情欲。今天我绕过生活去爱你
绕过名字和脸,我漂泊四方接骨,装配着
贫穷、健康与饥饿。你在花洒下软垂胸乳
阳光滚动着,这是最后的时刻
树枝触到天空折回,刺入我的左眼
童话
有时你突然变小,像一声轻呼
溶在冬季白雾般的味觉里
虚弱的月光从一只手到另一只手
重复糖粒的消耗
你说过稳定的事物终有一天会醒来
那些究竟之外的挽留,缄默地堆积
凌晨三点和满溢着酒精的鱼眼镜头
我们对彼此的窥视礼貌如玉佩
却在络子里盘根虬节像溺前本能的水纹——
沿着这路撕开的信纸赤裸着
你清晰的小以一种看不见的钝撞击
我们之间升腾的岁月贫瘠而洁白
像一片病中的枕套
陈年
凌晨三点,她觉得自己像颗樟脑丸
咔嚓咔嚓啃着四周黑黢黢的旧衣服
胸口潮湿的玛利亚盘在门牙,在男人手里放低
姿态消失在纸上,仿佛为了教义洇开
更多的留白
那个春天她常常赤裸在巷口
肚脐里塞一仁苦杏,弹奏烟蒂和纱窗
一只灰狗甩掉脑袋在她体内呜呜地跑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刮开了玻璃一样的河流
和围裙里忍不住打探消息的群雁
在墙角她紧挨着月亮
夜的出生无人问起,右手边却是
显而易见的衰老。清明提前两天就攀在
她的肩头,还是错过几辆相向行驶的发色
米一样陈的江北,柳丝低的像少女的眼
春天
春天埋葬了更多的人
无鞍马落下来,把桃树
劈成两半,血舐这
曾明朗如玻璃窗的大地
我拿着一瓶双氧水
以期洗干净你
命运过早生锈的指针
而在另一处表盘上
折旧了的燕子仍飞过
我们头顶春天的天空
3.19悼洛夫
旅行
你蹲在漆黑的卡车车厢,像只折筷
腻于餐后甜点。
艳粉街的那群男孩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肆意挥霍的风,兜着铁架子、晾衣杆。
每次颠簸都似乎榨出一块岛屿。
双手交叠于膝,像本年迈的线装书
缺些牙口。陌生人的名字偶然漏到地上
混合了夏日,溅起一身泥浆
我知道你没有把握穿过这些细长笔触的忧郁
车载的霓虹灯管向后方飞去,稳稳地接住
夕阳和头颅。城市鳞次栉比亮起来的时候
你正沉沉睡去,梦里装模作样点起一支烟
第三次天气
“一点到三点、四点到六点下雨”
天气预报从来没这么准过,刀磨得
薄也不薄,切土豆丝正好
可是你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样子
后丘舔得老诗人牙齿生疼
像烂了的旧筛子,走四三拍的风
忽早互迟,疲倦期的爱啊。回声总在
尝试新的眉笔,峰谷扯紧尼龙线
却怎么也,钓不起大鱼
只有书案色的马靴松弛下眼睑
相对而坐,水和你生动形象的失眠
搁在笔架山上,像张全麦切片面包
浸染明天的爱情,一幅生写草莓墨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