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游在东北——额尔古纳河

2010年7月26日,早上在根河起来的时候,看到阳光明媚,就对旅店老板说,天气太好了。老板说,这个季节早上是大晴天,就不是好天气。她说完过了一会,乌云就上来了。这一天让我总是感觉,雨是应该要下的。骑出根河城区不远,路过这个“敖鲁古雅”景区,宣传说是最后的驯鹿部落。看到这么时尚的建筑,很难与古老联系在一起。拍照走人,算是到此一游过吧。爬上一个大坡,头顶蓝天白云,脚下茫茫林海。这一段美得让我舍不得走。
在大兴安岭地区骑了几天,少有这样的场景。找不到路人帮忙,好在咱有这门手艺,可以自拍。从根河到莫尔道嘎的土路正在修,明年就是柏油路了。看到这个地名,就猜,是不是寓意走出林区了?如果早些日子来,这里还有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可观。那一天,始终都在盼,转过这个弯,眼前就是牛、羊遍地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我不急!2010年7月26日,骑到这个界桩,看看天上的白云,望望远处的山丘,就感觉应该草原不远了。当看到“欢迎您再到大兴安岭生态林区来!”的时候,真是悲喜交集。大兴安岭,在里边转了四天,终于走出来了。大兴安岭地形和走的线路图。根河与额尔古纳交界处的雕塑。两个变形的马和人的文字相拥在一起,如同我们的“11”,应该是表达“团结、恩爱”吧。在辽阔的蓝天白云下,雕塑显得特别高大、艺术。相比较而言“额尔古纳”就显得寒酸点了。从根河出来沿途没有一个村子。
中午两点多,来到了这个叫“育良”的村头。没找到“食杂店”的牌了。看到一位美女在河边挖着什么,就去问,有没有小商品店?美女说,有,来,我带你去。一边走,一边对我说,她也不是当地人,是来参加婚礼的,闲着没事,想到河边挖小虫子钓鱼。说话间,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她说,就是这家。我对里边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美女说,你等着,我给你找去。最后,找来了一位中年妇女,打开门带我进了房内。店主老太太在睡觉。买了点饼干和一瓶可乐,坐在村头的一个座位上,靠着老乡家的木围栏,晒着太阳,吃我的西餐。特别是喝口可乐,下肚之后,还要回报一下嘴,返点气上来。饿了几个小时,老太太这十块钱的营生,杂就把我整滴这么幸福呢!回过头来看,那一天的云彩特别好看,那个村子更是画一般的美。我在草原上的梦幻般骑游,就算是从这里开始了。7月26日,傍晚快七点的时候,与一路同行的根河一起,来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腹地,这个两个名字的城市,额尔古纳。自从进入蒙古境内之后,一直在关注蒙文,并且喜欢上了它。不用读懂,只看蒙文的字形就非常的漂亮。如同草原上飞奔的骏马,飘扬的彩旗。灵动却不失厚重。如其近似的满文,就是通过蒙文演变的另一种文字。问了两个人,也说不明白。蒙文和汉字在一些地名上对应的时候,非常简单,如这四个汉字的地名,在蒙文中,却只有一个字。我们的民族文化太伟大和丰富了,随便一点就够我这种文化水平的驴消化不了。那天骑行了135公里之后,来到了市区,有一中年男人也骑着单车,问我:“是不是要住店?”虽然那些日子因为住店,折磨的难以忍受,突然有人这么热情主动的来请咱住店,一下子还接受不大了。“不住。”边说,边加快了速度往前骑。在一家小旅店的门前停下,进门之后,两位中年妇女在说着什么,看到我进来之后,迎了上来。看了一下房间,30元不讲价。房间没有窗户,说不住,就外走。其中一位年轻一点的妇女说:“我家里有带窗户的房间,跟我去看看吧。”推着车子,跟在她的后边,走了没多远来到一座二层楼下,上楼一看,房间很大,通风好,25元。女老板招呼她老公帮我把车子和包弄到了楼上。就在我们忙活着的时候,看到了先前在路上问我住不住店的那位中年男子。我对女老板说:“刚才一进市里的时候,这个人拉我住店了。”“他们家总是住不满,老要到外边去拉客。”女老板自豪地告诉我。为了庆贺走出林区,来到了草原,晚上自己请了一下自己的客。吃了比较大的餐,点了一个红焖羊肉,还是大盆滴,喝了一杯泡的散白。吃完之后,走在大街上,凉风一吹,耳边又响起了那首年轻时代的歌:“幸福在哪里?朋友啊告诉你……”拉布大林,额尔古纳,一个城市两个名字。只要一提到这个地方,总要费点心思,是叫哪一个呢?额尔古纳,如同我们淄博;拉布大林才是地名总之,当地人叫“拉布大林”,我们外地人叫“额尔古纳”。反正就是相片上的这座小城。2010年7月27日,早晨,一睁眼的时候,窗外草原地区的阳光明亮得如同内地的中午。其实时间还不到六点。整理好行李来到街上吃了点东西,就往早在网上看过了很多次的湿地赶去。湿地离市区非常近,往城区的西边走,遇到一些早起健身的人往回走。一个长长的慢上坡,往上走了一段之后,有一个看上去才修建不久的景区大门。离得很远的时候,就问从门里走出人的人:“能把车子推进去吗?”路上热心的人回答:“我们都是把车子放在门外边,你是外地人,应该可以推进去吧?”来到大门前,中间有一条栏杆,旁边有小门,我推着车子就进到了里边。心想,是不是才在修建,还不收费?那天的早晨,光线不错,只是景区有了人工的痕迹,有了在公园里的感觉。来到看上去是个丘,当地人原来叫“西山”,现在叫“额尔古纳山”的顶部,看到有几座非常豪华的建筑。山下湿地里象龙一般的河流,舞动着美丽的身躯,画出了几个弯之后,向西边远去,逐渐消失在天边.
九点多,出大门的时候,看到有一车人要进景区,有人在检票。就问了一下相片中的这位哥们:“这里的门票多少钱一张?”“40”哥们回答。按说是我应该偷笑,这位哥们他还也捂住嘴了。“亚州第一”在这个都喜欢第一的年代,就随它叫吧。让我亲他一下子。站在高处,看一眼这座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漂亮城市。
作者简介
王昌星
网名:海天 旅行家
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理事
淄博骑兵团 主要发起人
曾单车独游中国边境线
旅迹遍及全国和部分国家
11驴色团论坛.公众号创办人
旅行 摄影 游学www.51banlv.com让脚步走得更远 使心灵飞得更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