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骑游记——新巴尔虎左旗

2010年8月2日,早上,出城区不远就看到了这条河。那几天,网上指责:“因为呼伦贝尔地区乱开矿,造成很多河水断流。”当地政府回复:“造成一些河水断流,主要是因为干旱。”往前骑了20多公里,四周望去,整个世界只有我和单车,行走在去往天边的路上。一种情绪油然而生,要与苍天对话,诉说我的衷肠……在那些天里,无数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干什么?想寻找这样一种感觉,充实到我的生命中,自由、自在……在草原深处遇上了一位骑着摩托放羊的姑娘,28岁,汉族。姑娘说:她这群羊一共500多只,今年计划卖100只,大约400多元一只。在这段路上,看到一个路标都感到十分亲切。证明自己还在人间。对呼伦贝尔大草原10年前就这么熟悉,以后却从没有带着团队去过。我想:要是旅游大巴车在这样的地方整天地跑,大家会不会感到没意思,在车上睡觉?欢赏这样的景色,需要对地理和自然环境有一些了解和喜爱。那天,我边走边唱,被眼前的景色感动得两眼湿润。从此后,每当再唱起草原上的歌,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些画面:我的心爱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地大草原,茫茫草原天地间……在巴尔虎右旗和左旗之间,从地图上看,只有这一个地名。如果计划在这里吃住,就又麻烦了。只有前边那几所房子,边上有个小湖。远远地看到了敖包,推着车子跑了过去。“八千里路云和月”,如果不把呼伦贝尔大草原放在最后一站,很难有动力支撑着我坚持下来。对草原的恋,对草原的爱,对草原的痛,此刻都涌上了心头……想放声高歌,更想嚎啕大哭。看到有陌生人在敖包旁边,远处的有两个蒙古族汉子,分别从不同的地方骑着摩托跑了过来。可见,敖包在草原上的神圣地位。知道我是来旅游的,他们就离开了。在草原上,敖包是一个神圣的地标位置,分散游牧的牧民集会祭拜的地方。走进了蒙古包,七块钱喝碗自制酸奶。临走前,女主人说:“这里可以住,一个包一晚上50元。”蒙古包边上要是有条小河,有青青的草地,最好再有个挤奶的姑娘……说什么那天我也不会走。
那一年,草原上这样的蒙古包饭店,一共数过来的几家。在黑山头听地质工作人员说过,这中蒙边境的草原与中俄边境草原,草的品种不一样。这边的草原不好看,对放牧来说,草的成分好,营养价值高。不过,眼前的景象也太令人担忧了,应该不只是旱情所至吧?一位身穿蒙古袍,脚穿马靴的蒙古族美女威风凛凛地站在路边。走到跟前,我主动打了个招呼:“你好!”美女向我挥了两下手。应该是不会说汉语。顺着她远望的方向看去:一位汉子开着拖拉机,身后是一串传说中的勒勒车;车队的前后有四只不同颜色的狗护卫着;浩浩荡荡很是壮观。这应该就是草原牧民的转场吧。在内地庙宇随处可见,在草原上就珍贵得多了。游牧民族留下来的历史古迹屈指可数。2010年8月2日,傍晚六点多,在辽阔而不太肥沃的中蒙边境草原上,骑行了138公里,到达了阿木古朗。新巴尔虎左旗县城,当地人都叫“东旗”的草原重镇。城区正在大兴土木地搞建设,总体感觉和右旗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当晚就住在了中心广场的边上。从右旗来到这里,没有了前一天晚上灯光、音响的陪伴,很早就进入了梦乡。
作者简介
王昌星
网名:海天 旅行家
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理事
淄博骑兵团 主要发起人
曾单车独游中国边境线
旅迹遍及全国和部分国家
11驴色团论坛.公众号创办人
旅行 摄影 游学www.51banlv.com让脚步走得更远 使心灵飞得更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