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骑游记——加格达奇

2010年7月21日,中午从这里过了嫩江。江边是政府办公大楼。怪不得嫩江经常闹洪灾,江面和地面的落差太小了。在浮桥头上站着几位胖大嫂,看到我推着车子走过来,说,交钱三块。看到车辆都挂着内蒙的牌子,就问旁边的人,这里不是内蒙古界?回答,不知道。也没有看到“内蒙古人民欢迎你!”的表示,从黑龙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了内蒙古界了?过江之后,眼前的柏油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通过。等了好长时间,才有一位大哥路过,问他这是不是国道?大哥回答说:“是!”我说怎么没有看到路标?大哥说:“我们村头上那不是有么。”在这个地方,GPS派上了用场,确认这条路是G111国道。走吧,反正是往北,就错不了。这段路汽车是少了,摩托多了。一些小年轻,风一般地从我身边骑着摩托飞驰而过,头盔也不戴,看着怪吓人。转念一想,这是蒙古族的后生,天生就是骑手。在屯子的店里买了点东西吃。听店主说,今天这里开民族艺术节大会。怪不得那么多青年人在路上飞奔。找了一个有水的地方,把车子洗的干干净净的,心想到内蒙了,在蓝天白云下,好好的骑着车子看看景。在远处的小河边,有一帮哥们喊着口号在打鱼,想停下过去看看。这帮朴实的汉子,看到我在拍照之后,一家人带着家什,说要过来让我好好拍拍。穿白上衣的那哥们,边走还边说,要和我好好啦啦,等他和老婆干架的时候,骑上车子也离家出走。看到远处有一块云彩在和大地接吻,就一个劲的猛奔,差十分钟就要到达红彦镇的时候,还是被一阵瓢泼大雨吻上了。镇上修路,在泥水中结束了这一天105公里的骑行。住的小店是潍坊女老板开的,最近还回过山东。她说,当地人不如山东人勤快,这里大多是泰安、肥城一带的山东人。种地挣了钱回山东买房子,把小孩放在山东上学。傍晚还出现了彩虹。
小镇虽然不大,坐落在内地通往中国最北极漠河的铁路沿线上,还有个开放式的火车站。
7月22日,一大早,饭也没吃就离开了这里。骑到了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巴彦鄂温克民族乡时,有家男爷们开的糕点店。买上了点,一边吃,一边想喝点热水。
哥们说,这里的人都是喝凉水。早上八点多,眼前又出现了一条G111国道。其实不是GPS出了问题,也不是老乡们说的不对,就连地图上也是这样标的,两条同方向的路都称为G111国道。应该是新、老路之分吧。看到当地人的长相和地名,就有点疑惑。历史上的纯蒙古族部落,应该在大草原上游牧,怎么跑到离汉族人这么近的地方农耕上了?最后看到这个雕塑,通过资料查询,在这个地区居住的是达斡尔族。是古老民族契丹的后裔。这真是近在眼前,远在天边了。又见东方红。在五大连池,晕头转向进入的北大荒;在嫩江,迷迷糊糊来到了内蒙;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又从这里进入了大兴安岭。
一路的上下坡,一望无边的天涯路。我喜欢:可以不用顾及任何人,也不用顾及任何事,尽情享受自由自在的美好感觉。路上遇到了齐齐哈尔的摩友,他们的速度很快,看到我之后又折了回来。专门告诉我,前边全是更大的上下坡。22日的天气非常好,中午时到达大杨树镇。在东北期间,因为气温低,每天上午和下午各两瓶水基本就够喝。这一天因为中午没有饭店吃饭,路边也没有村屯,来到了一个加油站,第一次讨水喝。两个爷们在值班,进来之后说明来意,小伙子说:“喝凉的吧,好喝”。说话间,推开了另一间房门,里边有个压水机,小伙子熟练的压了两下,我的骑行水壶就都灌满了。并告诉我,不能再往前走了,一直到加格达奇,这一路都没有住的地方。再往前走,屯子也很少了。住在大杨树镇,明天一早赶路,一站骑到加格达奇。听了小伙子的介绍,我当时并不太相信,因为公路沿线有铁路。而且,前边还有一个铁树镇,不可能没有住的地方。告别了两位师傅,因为知道这里离铁树镇不远了,就找了一个小树林休息了一下。下午三点多,到达了铁树镇。离开国道到镇上问了一下,没有能住的旅店。从这里到加格达奇还有七十多公里,只能选择坐车赶过去了。当地人告诉我,旁边有个公安的办公点,从内地过来的客车要在这里办个手续。在路边等了一会,从大杨树发过来的班车到了。乘务人员到里边办手续,问了一下司机,行李箱全满了,车子放不下。咬咬牙,还是骑吧!也许是老辈子修得好,这一路上总是在几乎就要在山穷水尽的时候,预想不到的就事情就会发生。傍晚六点半,就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翻过一座山,出现了一大片湿地。远处有个小车站,围绕着几户人家。一打听,这里竟然有一家旅店。来到这家店不大、功能齐全的店门前,有一位四十多岁,在街上和别人聊天的爷们走了过来。我说:“住店”。爷们说话时的休止符还比较多,说:“跟我来…来吧…”住宿10元。然后我问:“洗澡多少钱?”告诉我是五元。我说:“那就算了吧,天不冷,用凉水洗一下,省下喝瓶啤酒吧。”爷们说:“啤酒我可以送你一瓶。”
一共才消费这点钱,还要送上点,我不好意思地说,算了吧。把行李弄好,用水把车子洗了一下,之后就来到了餐厅。我问:“有什么吃的?”爷们说:“你想吃点啥?小鸡炖蘑菇了,茄子炖鲶鱼了……”我说:“就这个!别用大盆,减点钱,用小盆。”爷们说:“行!”过了一大会,菜弄好了。一边吃,我们一边聊着天。爷们祖籍是山东济南附近的人,小的时候还跟老人回去过。有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在西安工作。一个劲地让他们两口子去西安。爷们说:“我们才不去,这里的空气多好,我上着班,老婆弄着这个小店。”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位大爷不是厨子。还一个劲地给我做大菜,还说,茄子是自己种的,鱼是河里边的,全是绿色食品。等天黑的时候,女主人回来了。我说:“你也不在家,让老爷们下厨。”女主人说:“他还会做菜?”我们这一家三个人都哄堂大笑。晚上去小店买了点食品,坐在大街上说话的老人,里边一半人说的是我们的山东话。7月22日,骑了123公里之后,遇到并住在的这个小屯,非常难忘。只是屯子的名字老是记不住,叫“讷尔克气”。第二天早上,屯子被包围在了大雾中。来到火车站,站在高处好好看看这个前一天晚上,没有让我露宿在山野中的小屯子。7月23日,在晨雾中又上路了。
往前骑了没多远,就进入了修路地段。现在的G111国道,虽然路面质量不差,太窄。还有一些桥的负重,都满足不了现在车辆的通行。要修的地段,正是我骑的这一段,加格达奇——嫩江。从效果图上看一下,这一段森林和上下坡的密度。在这个宣传牌子的旁边,遇到一位从东营来的MM,拿着那种和小树一样的扫把在扫路。我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她说,娘家就是这里的,还有老人。孩子上大学了,夏天过来照顾一段时间老人,顺便避一下暑。很神奇,材料从这边堆好,那边出来就是铺好的路。从这个位置开始爬坡,到坡顶就是加格达奇了。加格达奇市里也在修路,穿过市区买了点食品就离开了。大兴岭林区行政机构在这里。也是G111国道从北京开始的终点城市。
从山东出发一路北上,从这里左转开始往西,坐标:呼伦贝尔大草原。
作者简介
王昌星
网名:海天 旅行家
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理事
淄博骑兵团 主要发起人
曾单车独游中国边境线
旅迹遍及全国和部分国家
11驴色团论坛.公众号创办人
旅行 摄影 游学www.51banlv.com让脚步走得更远 使心灵飞得更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