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骑游记——满洲里

2010年7月31日,早上六点多,在空无一人的中俄边境线,黑山头镇段的公路上,出现了一个向南移动的生灵,那就是我!出发时那条四车道的大路通往黑山头口岸,边防公路在这里变成两车道。这个路桩好像在提示我,爷们,一个人从这里开始走起吧!再见了额尔古纳!每当再唱起:“我的心爱在河边,额尔古纳穿过那大草原……”都会想起曾经在你怀中的那些天。上午八点半,骑行了40公里,来到了一个在改造中农垦系统的小村子。也是沿途看到唯一的村子。草原上的公路为了防洪,高起地面很多,因此风就特别的大。一阵风过来,人和车子在路上就摇摆,不要说骑,稳定住都难,在这种风暴天气里,再骑100多公里到满洲里很不现实了。在村头问了一下,九点多有一班从额尔古纳开过来的班车。如果车拉我,就搭车,如果不拉,就认命了。幸运的是,司机不怕麻烦,整理了一下行李箱,一边数落,一边帮着我把车前轮拆了下来,连人带车上了大巴。东北行第一次搭车,不能骑这段边防线很不爽。也心痛,眼前有点半沙漠化地方,就是呼伦贝尔的大草原?中午一点的时候,到达了中国北部著名的口岸城市,满洲里。市区内可花花了,有穿着裙子和短袖上衣的游客,有穿着棉衣的当地人,大风把树叶刮得到处乱飞,如入深秋。那几天,女儿的信息说淄博热得快没法活了。在汽车站旁住下,先是吃了一碗面,感觉肚子里不太充实,就又来到了一家饺子店。一位三十五岁上下的小哥坐在里边,看到我进门,就往里边喊:“姐,来客人了!”起先,还以为小哥是店里的人,要不就是熟客?和他一聊,也是在等着吃饭的客人。小哥非常健谈,是大庆人,祖籍是山东泗水。前不久还回过山东。他这次是一个人出门和网友见面。店老板是位和他差不多大的美女,一听说他是出门会网友,就说:“行啊你!”小哥赶忙说:“我的网友是男的,认识很多年了,他一个劲地让我到这边来玩,我是木匠,最近网友说这边有活儿,过来一看,工钱和在大庆一样,也是一天180元,那我还不如在家干了。”小哥一边说,女老板就把店门打开了,说:“关着门,让人家以为咱不营业了,你们冷就往里边坐。”小哥和我继续聊:“这一次去网友的家在西旗,离这里几百里地,他一到之后,网友就杀了一只羊。”女老板插嘴:“一只羊,那可老钱了。”小哥说:“太肥,吃不了。赶上他们旗开那达慕大会,网友的小儿子光着脚骑只小马,拿了个第一,得奖金好几万。留下我住了十多天,一直不让走。”经小哥这一说,听得我一头雾水,这都到边境了,哪是西旗啊?不能去看看实在是遗憾了。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地方吗?但小哥就知道那个地方叫西旗,也说不明白在哪里。能把“武大郎炊饼”文化食品卖到边境衙门前,谁说咱山东人不会做生意?饭后回旅馆里睡得精神焕发之后,五点多,来到久违了的大城市中。在这里见到了周总理的塑像。介绍中说,眼前横过火车站的人行天桥,是在抗美援朝期间,总理签字修建的。拍人文感觉色彩太假,不自然。拍这种城市建筑到此一游,松下LX3还是非常方便,有时还会让人感到小东西挺神奇。如果没有那几个汉字,说这里是欧洲,也没有人怀疑的中国边贸城,满洲里。城市规划建设宽敞、时尚,十足的欧式风情。满洲里跨国贸易很火热,大街上各式包裹和俄罗斯车辆都在忙忙碌碌把中国的商品运往国外。商城,酒店,休闲场所,非常国际化的现代都市。色彩线条简练,厚重实在的欧式建筑。可能是在室韦遇到那三个俄罗斯女郎过于漂亮,满洲里来来往往的俄罗斯美女那么多,都没打动我拍她的心。坐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吃酒的这位小哥,却把俄罗斯民族,那种自由自在,放荡不羁的个性表现了出来。战斗民族的小哥,干!
作者简介
王昌星
网名:海天 旅行家
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理事
淄博骑兵团 主要发起人
曾单车独游中国边境线
旅迹遍及全国和部分国家
11驴色团论坛.公众号创办人
旅行 摄影 游学www.51banlv.com让脚步走得更远 使心灵飞得更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