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学生:家殇

留守学生:家殇
在雪夜逝去的生命
雨雨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父母只读过一两年书,没有什么文化,在外打的是零工苦工,因而父母希望雨雨将来能上重点高中考个好大学,为他们扬眉吐气。
雨雨的爷爷在雨雨两岁时就去世了,撇下奶奶和雨雨相依为命地住在两间土坯砖垒成的房子里。每到下雨的时候,家里到处漏雨,盆盆罐罐接满了雨水。身处破屋之下的环境里,雨雨依然觉得很幸福,因为有个疼他、爱他、处处关心他的奶奶。
上小学时,每天清晨,奶奶就起床为雨雨做好早餐,要他吃饭,催他快快去上学,别迟到。放学后,回到家,奶奶到地里做农活去了,雨雨揭开饭鼎锅,里面温着菜,他饿瘪了的肚子马上就可以填饱。可是好景不长。在雨雨读初中时,奶奶病倒了。奶奶不但不能做农活和家务活,还要花费不少的医药费。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经济负担就更重了。雨雨不但要做一些农活、家务活,更要照顾好奶奶,这样父母才能一心在外挣钱给奶奶治病和自己上学。
(本文图片都来自网络)
穷人的孩子会当家。每天夜里,做好功课后,雨雨就做好了第二天的早餐。第二天早晨,他起床,往灶膛添几把柴火,把饭菜一起温着,再到地里去干一阵活。回家后,把躺在床上的奶奶收拾干净,再盛一碗饭让奶奶自己吃(好在奶奶自己还能用碗筷吃饭,这给雨雨省了很多麻烦),然后自己吃了饭就去上学。学校离家只有半公里路,他快步走一会儿就到了。在这样的一个家庭状况下,雨雨对于学习不敢松懈,反而更加刻苦。因而他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成了其他同学学习的好榜样。
每到过年时,这个家庭就会多几分热闹和喜气。因为爸爸妈妈回来了。这个时候也是雨雨一年中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爸妈在外虽然挣钱不多,但总会带回来许多糖果。这对于平常吃不上什么零食的雨雨来说,已经是很奢侈了。因而吃这些糖果时,雨雨觉得很甜很甜。
但自从奶奶病重后,爸妈买的糖果就很少了,只想多攒些钱给奶奶治病和自己读书。尽管这样,那两年爸妈回家了,雨雨还是很愉悦的。因为平常学习之外的活,在这几天爸妈全接手去做了,他不但可以松一口气,还可以花更多的工夫学习。
可是,就在他初三那年,简直就是祸不单行。那年冬天,雪下得有点大。他家的破旧房子经不起大雪的重压,那间睡房的一角被压垮了,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他不得不把床铺移到灶屋。而此时奶奶的病似乎又加重了。
一天,奶奶有气无力的对雨雨说:“雨雨啊,你一定要努力……读书……考上大学,这样……才有出息……”雨雨哽咽着说:“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等我考上大学,就去学医,为奶奶治病,这样奶奶就不用瘫在床上了。”奶奶听了雨雨的话,深深的皱纹变成了微笑的花纹。而雨雨此时心中蓦地生出一种害怕,害怕突然有一天奶奶走了,就没有人爱他与他为伴了。想到这些他流出伤心的泪水。
这一年,他比往年更渴望爸妈回家。寒假里,他每天都会跑到村外通向外面世界的那条毛马路看爸妈是否回家了。可是一连等了几天都不见爸妈的身影。他想,一定是爸妈的工资还没领到,给耽搁了,才没回家。
天有不测风云。几天后,快过年了,天空中竟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道路很快就被封死了。他想爸妈就算要回家,也会被堵在回家的路上了。这样的天,奶奶更是感觉浑身冰凉,冷得发抖。他只得把奶奶移到灶膛边坐着,膝盖上搭一场小被子,把柴火烧得更旺,好让奶奶不感觉寒冷,暖烘烘的。就在此时,村长走来说:“雨雨,你爸妈打来了电话,你快去接一下。”听说爸妈来电话了,他一时忘记了在烤火的奶奶,高兴得拔腿就跑,箭一样向村长家奔去。
等他放下电话时,却传来了“不好了,雨雨家起火了”的叫嚷声。这时,他才想起了在家烤火的奶奶,他惊得血都凉了,心直往外撞,边飞快地奔跑边哭着喊:“奶奶,奶奶!”等到他跑到家门前,灶屋浓烟滚滚,火舌直往外窜。他想冲进屋,把奶奶救出来,但他被前来救火的邻居死死拉住了。由于屋里的物什都是些易燃物品,所以尽管在风雪交加的寒冬腊月,大火依然像发怒的野兽一样吞噬了他的家,只留下一片废墟。想到奶奶葬身于火海,家也没了,雨雨发疯地冲出村外,消失于白茫茫的旷野,左邻右舍找了他几天几夜都杳无踪影……
我想,与奶奶相依为命长大的雨雨,一定是怕奶奶一路上孤独,带着歉疚陪着奶奶上了天堂。
共赴天堂的兄妹
我的邻居中有一对兄妹,父母没有什么文化,常在外打苦工。他们兄妹俩从小就跟着爷爷奶奶过。他们一家靠父母在外打工和爷爷奶奶在地里种庄稼维持生计。
兄妹俩才五六岁时,就被爷爷奶奶使唤到地里干农活。等他们上学时,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爷爷奶奶就把他们从床上拖起来,要他们去山里牧羊,大约一个小时后,再回家吃完早饭去上学。学校离家大约有六七里路,他们匆匆扒几口饭后,几乎要小跑着去上学,才不会迟到。
下午放学后,如果天还没有黑下来,他们又要到地里帮着爷爷奶奶干会儿活。回到家如若奶奶忙着干农活,他们兄妹就得做饭。每天吃完饭后兄妹再洗的洗碗,扫的扫地。等家务活忙完了,他们才有时间做作业。也许是“穷人家的孩子爱学习”。他们每天没有大人的督促竟能认真完成各项作业。他们不但在家珍惜时间,勤奋好学,在校也能专心听讲,刻苦好问。各科成绩都很优秀,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同学们学习的好榜样。他们那没文化的父母为有这么一对儿女而感到骄傲。
他们的父母也极爱他们。除了春节买回很多礼品犒赏他们外,暑假还常常回家一趟,把他们接到打工的地方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那年暑假,他们父母辗转到深圳做苦工,也远远地奔回家,把他们接去。他们和父母一起住在一个工棚里。白天,男孩到工地上去为父母做些零工。夜晚,父母带他们看深圳的夜市。深圳的楼房很高很高,高得“手可摘星辰”,他们在家乡从没看到过如此的高楼。楼群里的万家灯火,就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烁。男孩憧憬地对父母说:“爸妈,深圳的夜市真美,好神奇,我以后要更加加油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把家搬到这里来,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不再住工棚。”父母高兴地说:“你真是个好崽!父母这一生没出息了,就看你的了。”父母又用了一个周末带他们去看大海,与海水嬉戏,还拍了不少逐浪的照片。
他们的这个暑假过得充实而快乐。快开学了,父母决定送他们回家。可兄妹俩个子都不矮了。若为他们购买长途汽车票得花五六百元的车费。这些钱够他们交一期的学费了。为了省下这笔钱,他们父亲就联系了一个熟悉的司机,让他们躲在车下边的行李车厢内,顺路带回家。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车终于到达了县城的车站。由于天气炎热,等车上的旅客下车,打开行李车厢拿行李时,大家都吓呆了,行李车厢内两个孩子摇不醒,喊不应了,气息全无了——他们在闷热的车厢内窒息而亡了。
那年哥哥十岁,妹妹才八岁,兄妹俩的留守生活随着他们生命的消逝而画上了句号。他们就此共赴天堂!
(以上两个故事,根据现实生活中三个留守学生的不幸遭遇改编而成)
作者简介
唐海珍,女,湖南邵阳县人,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文章散见于《生命时报》《中国审计报》《中国人口报》《湖南科技报》《中国妇女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读者报》《广西日报》《海南日报》《辽宁青年》《椰城》《文史春秋》等近百家报刊。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唐海珍文字作坊
推荐阅读:
车祸之后
孩子,别玩 手机了!
在书香中追求文学梦
母亲希望有个傻儿子
幸福藏匿在生活的细节里
留守学生:假如我不曾见过太阳
留守学生:父母的陪伴,儿时的美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