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 (小故事)

01

晨。从雨雾中赶来的有
雷鸣、洪水的轰鸣,还有城市的繁荣
山村不再宁静。谁的脚步匆匆
越过桥梁,穿越竹林
带走尘世的沧桑
山洪暴发了,林子穿着雨衣与镇领导都在河堤上行查,林子的妻子云儿在网上看到一处河堤决堤了,心里很是着急,赶紧打电话给老公林子,好久都没有信号。云儿急得心跳加快,连忙打电话给林子的同事老高,老高说:“放心,林子和我在一起,他手机浸水了。”虚惊一场,云儿抱着刚满月的女儿,默默地祈祷,希望这次山洪很快过去,不要给人们带来灾难。
02
各有千秋
他初恋的女孩兰子出嫁了,嫁给了南方的一个小老板。
他伤心了,离家去了北方,北国风光异常美丽,他遇见了心仪的她。
冰清玉洁的她名叫雪儿,他们在一个公司上班,雪儿能歌善舞,他喜欢画画。
一个周末,他们去山上拍了许多风景照。
晚上他回家画了两幅画:
一幅是冰天雪地里梅花树下站着雪儿,他给雪儿改名了,叫香雪;
另一幅是江南水乡,乌篷船里坐着兰子,冲着他笑。
“香雪,你来看看,两个女子谁更美?”
雪儿仔细看了好一会儿,说:“各有千秋。”
他把雪儿拥入怀中,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夜深了,夜莺的歌声很美很美。
03
洗碗
“小周,这部电视剧太好看了,你把碗洗了吧。”文萍柔声说。
“不行,我这本小说太好看放不下,还是你洗碗,你看我们这儿有男人洗碗的吗?”小周没有同意。
文萍生气了,大声说:“你也太不像话了,饭是我烧的,菜是我炒的,衣是我洗的,你好意思啊!你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寄生虫了。”
这样,他们夫妻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
来他们家做客的文萍妈妈坐不住了,她走到女儿文萍身边悄声说:“萍萍,把碗洗了吧,洗碗也洗不死人。”女儿不理会。
女婿周涛起身去洗碗了。
这一夜风平浪静。
04
婆媳
早晨,小区花园里,婆婆右手提着一篮子菜,左手牵着孙子强强往家走。走着走着,孙儿不走了,跑到樟树下玩。
婆婆无奈,拨通了媳妇的手机:“到花园来下,我买了菜要回家烧饭,强强不回家,你来看着他。”
媳妇很快来到花园,对着婆婆撒起娇来:“妈,打什么电话啊,困死了,昨天我上夜班睡得很迟呢。”说完,一屁股落在石凳上。
婆婆转身准备回家,旁边的一位阿姨问她:“是您媳妇还是闺女?”婆婆笑着说:“是我媳妇,永远长不大。”
05
盛饭
那年那月那日的中午,我给爷爷盛饭,奶奶在一边轻声吩咐:“丫头,把你爷爷的碗盛满些。”
“为什么?”我回过头问奶奶。
奶奶说:“你爷爷60多岁了,吃多少饭,阎王会记账的,每餐只给他盛一满碗饭。人这一生啦,吃饭穿衣福气都有个定数。”
奶奶很迷信,我也不会忤逆她,于是爽快的答应了:“奶奶,遵命!”
爷爷活到96岁才寿终正寝,奶奶比爷爷早走两年。
06
宴席偶遇朱老师
宴席偶遇朱老师,他很健谈,儿子默不做声,可能与我们有代沟。
朱老师66岁,已退休多年,原在初中任语文老师,教导主任。他几杯酒下肚,就说起他儿子,他想不通儿子为什么要跳槽,北京中石化是国企啊。朱老师说他儿子的时候,挺自豪的看了儿子一眼,接着说:“这孩子倒好,在家里质问我为什么当一生的教师?我说,我高中毕业,1981年通过考试民师转正,在那个年代已经很好了。”酒桌上的亲戚朋友都点头附和。
朱老师说起一件趣事,他民师转正政审时,校长不同意,朱老师当时是教导主任,会议中,他们发生争执。校长说:“我伯父是区委刘书记,我是校长,我不同意就不同意。”朱老师说:“你怎么不说刘少奇是你祖宗?我的祖宗是朱德,天下是我祖宗打的。”他们的争吵引起哄堂大笑。
之后,朱老师上访到教育局,他当着各位领导的面说:“如果我工作比校长做得差些,我立马背着被褥回家。”其实那时,朱老师在教育界很有名气了,中考成绩名列前茅。那一年,朱老师正式转为公办教师了。他有改行的机会,他舅父是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姨父是市长,可他一生热爱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我由衷钦佩。
07
理发
人间四月好春光。这个周末,刘星与妻子徐敏带着刚满三岁的儿子去乡下老家看望父母。
一进家门,母亲笑着咕噜了一句:“你这孩子,三月剃什么头?”
刘星摸着新做的新潮发型:“妈妈,都四月了。”
“三月三,吃蒿子粑呢。刚过三月三,我说的是老历。”母亲去厨房做蒿子粑了。
徐敏一脸的茫然,展开双手,表示不理解。
刘星摸着儿子的头,笑着说:“都是老黄历了,迷信。就像我们的儿子,第一次剃头必须在农历二月初二。”
“那么,为什么三月不能理发?”徐敏发问。
“三月理发犯桃花。”刘星坏笑着。
“知道还理发,回去跟你算账。你带儿子去玩,我帮妈妈打下手。”徐敏也笑了。
08
周末
周末,丈夫翰一直滔滔不绝地讲着“天方夜谭”:“这个星期故事多,今天狗追野兔,我跟踪,收获了一只野兔,正在锅里煮。昨天,我在郊外桃园旁边小路上散步,几个美女个子矮,摘不到桃子,喊我帮忙,我能不去吗?……”
妻子林一直抿嘴笑。
翰偷偷看了林一眼,继续他的“天方夜谭”……
林突然打断他的话,笑着问:“锅里那只野兔是买的吧!”
翰一边摆手一边说:“NO,NO,NO,不会骗你,你不在家,真的很无聊。学生比我重要吗?”
林:“那好,以后每周回来两次,不然,帅哥被别的美女抢去了,我哭也没用了。”
哈哈哈,哈哈哈……
厨房里两个人开心地笑了。
09
夏夜
暮色降临,李老师家窗前的灯亮了,他的女儿坐在电脑前飞快地点着鼠标。几个小调皮挤在窗前,踮起脚,向窗内探视。哇!好漂亮的姐姐,长发披肩,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还不时扭动着头。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几个小朋友赶紧溜走。这是大学生村官高鹤鸣,一个有志气的帅小伙,正兴冲冲地向村部图书阅览室走去。他看到几个一哄而散的小孩,也注意到了李老师家的女儿,远远望去,有些怦然心动。他似乎很兴奋,哼起了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李老师当年是民办教师,后来转正的,他妻子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怎么养了这么一个有气质水灵灵的大姑娘?嘿!真有福气。据说,他女儿正在国防科工大攻读博士学位,人才呀!不过,这次暑假是一个人回来的,看来还没找男朋友。高鹤鸣猛地摇了一下头,想这些干嘛?怎么这么没出息?雄心壮志跑到哪儿去了?还准备在农村大干一场呢!他整理好思绪,快步赶到村部,阅览室静悄悄的,看到那么多村民都在看书,他真是心花怒放,这个图书阅览室办得值得呀。他刚坐下,几个中年朋友过来向他咨询养殖、种植和销售等方面的信息,他一边回答他们,一边指着隔壁正在上网的小青年,说:“让他们上网查查,网上信息多。”
他也坐下,打开一部电脑,专心致志地为村民们查询信息……
这个夜晚多么美好!
10
谁错了
高中同学聚会,冬云没来,有点遗憾,她是我们班班花啊!她不参加我们同学聚会,我们都怪西海同学。西海同学一脸的无奈。
二十年前,高考之后,西海与冬云大吵一场,西海蛮不讲理,把自己考不上大学,全部怪在冬云身上,还亲手撕掉他们的合影,冬云多难堪啊。呵,原来,他们俩在恋爱,高考落榜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可惜了他们懵懂的爱。
还好,冬云很争气,复读一年,考取了一所师范大学,后来留校任教了,可能是教授级别了吧。西海那年参军了,后来考取部队军事院校,现在是团参谋长了。都是国家栋梁之才。感觉西海年少时太不懂事,也许他自己后来知错了。
班长叶子接到冬云的电话,她说她在省城培训,所以没能参加聚会,很抱歉。我在想,如果西海与冬云当年能认真地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也不影响学习,多好啊。
?精华推荐?
把月光带回家
家乡茶事
远航小诗随笔三篇
没什么,只是擦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