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沙龙女主人 却和生活渐行渐远

讲述人:姓名:明路遥
性别:男年龄:42岁
记者潘璐
几乎天天晚归的妻
冬天终于慢慢来了。在食堂吃完饭慢慢坐公汽回到家里,寒气刺骨。我想:这么冷,老婆应该不会每天玩得太晚回家了吧。动物都要猫冬,何况是人?
到了家,我洗澡泡茶,然后挑了一部电影打开家庭影院。舒服地喝茶看电影,一直到电影完快十一点了,老婆还没回。我入睡前突然想起来,我挑的电影是她喜欢的文艺范。在一起久了,品位都慢慢接近,可是在一起久了,感觉越来越疏远。
半夜我醒来,身边还是空的。去客卧一看,老婆就那么躺在小床上,倒是扯着被子盖着在,空气里有明显的酒味,她脸上又没有卸妆。搁在以前我会帮她卸妆,现在随她去吧。
我们结婚才两年多,但是之前恋爱也有两年多。结婚之前,我再三问她,会不会后悔,她说:“早就决定了,还有什么好问的。你不是对自己挺自信的吗?”
真的不能怪我多此一举。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已经40岁了,她才28岁,老夫少妻。何况我之前一段婚姻还有一个13岁的儿子。虽然儿子判给前妻了,我平时也管得少,但毕竟有这么大个儿子要负担。老婆和我说:“我呢,不打算生孩子,你有孩子,也不会逼我生。你虽然没啥钱,但会生活有情调又包容。是最适合我的结婚对象。”
于是我们结婚了,两年日子过下来,志同道合的两个人却有点渐行渐远的趋势。
相爱那一瞬电光石火
我和老婆许晚是五年前在一次户外俱乐部活动时认识的。本来玩户外的女孩子就少,有一个妙龄少女,当然让人吃惊。何况她长得不错,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应该都在八十分以上。玩户外的女士一般不怎么化妆,但她脸上是那种化得很精心的所谓素颜妆。能糊弄到毛头小伙子,但糊弄不到我这种成精的中年人。一路上她倒没有娇滴滴的,但是有人帮她拿装备,需要帮助的时候,一堆人上去献殷勤。我觉得她一个眼神过去,可能有不少人都愿意背她下山。一贯平淡的俱乐部活动中,突然有点风起云涌的感觉,我觉得挺好玩,所以一直冷眼围观。
不知道怎么的,许晚就落单了,和殿后的我走在了一起。当时天色有点黑了,我催她快走,毫不怜香惜玉。正催着,她就哎呀一声身体一歪,我下意识就扶着她,然后她就落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她带点委屈的眼神,我觉得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为了消除这种感觉,我顾左右而言他,不记得当时自己胡乱说些什么了,但动心是可以肯定的。
这样的女孩子,目标应该不是我。直到在第五次和朋友聚会时看到许晚,我才有点确信她的心意。
其实我对自己还是有点自信的。虽然已经快40岁,但有自己的小事业,没有中年人的大肚子。有生活情趣,有生活阅历,不是年轻人可以比的。之前也有不少喜欢我的90后,直白追求,但我都毫无例外地拒绝了,但许晚,让我动心,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身边追求者从不断
我们两个很快就在一起了。日子真的过得很惬意。我们都是爱玩,朋友多的人。每天晚上,各种聚会,各种节目。她是文艺但又不清高的女孩子。文学、旅行、摄影,都懂一点,钻研得不深,绝对不是只会用滤镜拍点所谓ins网红风照片的人。玩得来户外,能去国外自驾,欧洲文化历史也谈得出门道。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身边追求者犹如过江之鲫。有老师,有公务员,有年轻的副教授,有公司小开。我觉得她乐意和所有的追求者保持良好的关系。不拒绝但也不接受,说实话,把这个度把握得这么好的人,我都不得不佩服这个情商。
我们两个人的恋爱关系,并没有在朋友圈公开。人家知道许晚有一个很有情趣很爱她的男友,也知道我有一个琴棋书画都通,长得也不错的女友。仅此而已。为什么没有公开,说实话,真实的理由,我们都没有去触碰。
曾几何时,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她天长地久。但一个月过去,三个月过去,半年过去,一年过去,到恋爱第二年的时候,许晚带着我去见了她父母,我们还是这么奔着结婚去了。
许晚的父母知道我比她大很多,并没有任何不满,只说女儿从小主意大,她觉得好,他们就不会反对。许晚和我说过,她只想过好自己的人生,不想生孩子。我说:“没问题,你要我结扎都行。”除此之外,她没有找我要新房新车和彩礼,只说度个有意义的蜜月,来一场让人惊艳的婚礼就好。
婚礼、蜜月都是她一手安排和打造的,我只要配合好就行。婚礼结束后,我有一种娶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
中年人没法夜夜笙歌
结婚之后,我以为日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们两个工作之余,天天玩在一起。一个聚会接一个聚会,一个展览接一个展览,一次旅行接一次旅行。
可我很快意识到,结婚还是和单身不一样的。比如单身时,单位吃个饭,奔赴聚会现场,然后就见到女朋友了。可是结婚了,就想着还是回家。回了家发现,家里冷锅冷灶的,和之前一样,回来干啥。许晚在她公司附近有房子,她懒得奔波,大多数时候还是住那里。我为了迁就她,也就去住了。收拾房间,我和两个钟点工整整做了三天,她还不领情,说丢掉她太多衣服,说我搬来的东西挤占了她的空间。
结婚了,彼此说一下我们的关系总可以吧,她依旧反对,说会让朋友不自在。我觉得是怕吓退她的追求者,我们为此吵架。因为一直没有公开关系,有几个和我关系好的朋友私下问我,是不是离了?我哭笑不得。所有人都觉得我hold不住许晚。
更恐怖的是,我发现自己不年轻了。去体检,结果明显亚健康。血压、血糖、胆固醇、尿酸,全部在超标的边缘。连着几天晚睡的话,更是好久都缓不过来。我不指望许晚关心我,照顾我。只是我不能再陪着她一晚上跑两个聚会,大半夜喝完红酒还去宵夜摊喝白酒。我劝许晚,为了保养,也要玩得节制一点。她未置可否,默默升级了自己的护肤品,大致就是那种熬最深的夜擦最贵的眼霜的意思。
我觉得她就像欧洲19世纪的贵族妇女,经营着沙龙,高朋满座,大家都聊得畅快,不停地夸奖沙龙的女主人。女主人为了沙龙,装饰宫殿,置办华服,甚至推动时尚的潮流。可显然,我的年龄,我的财富,都不足以支持这样一个庞大的沙龙,不足以匹配这样的女主人。承认自己高攀,好像对中年人而言不是太困难的事情。逐步在她的生活里边缘化,不知道我们的婚姻靠什么继续下去。
李青说情
合适不合适
婚姻之中不存在高攀不高攀,只有合适不合适。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中年男人,娶了一个只想做沙龙女主人的女文青。一开始心中暗喜,后来却牢骚不断。是女人变了吗?不是,是男人的要求变了。
他喜欢多才多艺、长袖善舞的女朋友,却希望妻子本分安稳,宜家宜室。他没有能力让女人改变,也不愿委屈自己去适应对方,只好哀叹是自己高攀。
既然自许是成精的中年人,就该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伴侣,而不是轻易被虚荣心牵着鼻子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