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童的诗意_古诗牧童的诗意

牧童的诗意
请原谅我的无知,中国当官的不都是开奥迪么

  • 请原谅我的无知,中国当官的不都是开奥迪么
  • 如果没有绿色法旦瘁秆诓飞搭时但江的环境和风飘雨摇时独异之乡的孤苦感觉,如果没有中秋月下清幽苍凉的思想之情,如果没有穿行于乡间小道迷路的恐慌,或许还会觉得我的家乡在海南的—一个古朴的小村庄里,在这个小村庄里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美丽。三年前,意气风发的我在海南的乡村里背负起重重的行囊,带着亲人的期待和热望,到了县城的学校。那时的我,早已厌倦了家乡灰蒙蒙的色调和听来好土好土的乡音。从没出过远门的我,竟没有一丝丝的留恋,就踏上了县城的学校。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决心摒弃有关那个落后,愚昧的家乡(当时我这么认为)的一切,竟把家乡小河岸的一只鹅卵石带来了。这时,雨季节来了,纷乱的风裹夹着冰凉的雨滴,鞭子一般打着一切,檐角的雨珠成串的落下,而海南的环境使我不由得想起了村庄里的石板路,小木屋和红凉鞋。于是,连这雨,也可以给那些干燥枯萎的花草树木带来了一次的生命。这是我最极爱的雨。家乡的雨天没有着肆虐的风。雨洒在家乡的背脊上,空蒙欲生烟,戴色的山卧在小河畔,静谧而富有诗意。那时,在我们这天真幼稚的女孩子看来,追求那一份独有浪漫,莫过于雨天。常常是挽起裤脚,知道膝盖,套上红凉鞋,或别出心载地撑把好大好大的黑伞,在石板路上一直走下去;或独自站在桥头,极目远眺,弃了伞,任雨丝悄然在发梢,肩膀……在水上之湄,在树之梢,时光停驻,山川河流肃穆,心灵被大自然被大自然深深震动的那一刻,真的令人很想落泪。海南的山是知心的,水也是清秀的,而路是海南唯一最亲切的母亲。就连黑夜里独坐窗前,听雨打芭蕉,听雨落在小木屋上,看雨滴在那些干燥和枯萎的花草上,现在我想起来,也一样值得我为家乡再次活动一次。这一份情致,那样举世无双的一幅山水画,到如今再也不能在别处见到了。想起海南家乡的下雨天,想山峻拔,想水之秀雅,想我离家乡时的情绪,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海南的家乡度过的那些个中秋节,皆因下雨而不见月亮。离乡时就曾兴致勃勃的为离开而扫兴的这个鬼地方便算好了一个中秋节。现在想起来真是荒唐得无法形容。“谁伴窗儿独坐?我和影儿两个!”我们关上窗,不去听对面人家的欢声笑语。刹那间,觉得海南家乡的色彩是那么的峋烂,家乡的方言是那么的悦耳,一种从未有过的信念。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扉,我要回去看看,吻吻家乡的泥土,亲亲家乡的大青树,喝一口家乡的泉水,尝一颗家乡的核桃。我想法折磨了我半年之久,机会终于来了,我说服大家的石门关春游。我明白,我需要亲情,我渴望亲情,上了路,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呼吸到的是清新的空气;视线着所及,是湛蓝色的天宇下流淌着浓郁山岗和带银色的小河。牧童们骑在背上往下去了,嘹亮的声响彻山间令我们也想一展喉。当我们站在石门的关脚下一筹莫展。所有的视线都聚在我身上时,是这家乡的小啊弟,小啊妹们自告奋勇地为我们带路。许多同学背过脸擦去腮边的眼泪,我一时百感交集。是感动?是自豪?或二者廉而有之?石门关素有“秀甲镇缜西”之誉没有人工痕迹的自然景观,更添加了几分妩媚。“山”对于海南来说是陡峻雄伟的,又有“一夫当官,万夫莫开”的气势;“水”对于海南的绿色之园来说是清冽碧绿的,一泓泓塘水,一挂挂飞瀑,比清碧溪有过之而不及。怪石林立,曲径通幽。同学们欢呼雀跃,我却在懊恼不已—我愧为家乡的人啊!“扑通—有人落水”随即又笑呵呵的自己钻出来,只是早已成了落汤鸡。还是他们—我亲爱的阿叔、阿娘把我们迎到家里,烘干了那位同学的衣服。临走,他们还把家乡核桃分给大伙儿。我默默地记在心里说:“明年,我一定要带新核桃给伙伴们。”我醉了,为家乡的山,为海南各乡的水,为海南所有的人……余下全文

牧童的诗意相关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