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在读诗·大冰 | 越不爱人间,越觉人间好。

—今天是诗歌和爱,陪伴你的第1665天—
《啊2.0》后记2020(节选)
作者:大冰| 说书人
郑在读诗:大冰
录音:王腾霄
制作:昊翔
向上滑动,查看全文
我自32岁时开笔,如今40。
幸蒙诸君不弃,肯读我的书,赠我温饱体面,伴我笔耕砚田,陪我一起疯了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来“亲生”读者皆知,大冰不过是个走江湖的说书人罢了,野生作家而已。只想讲故事,只会讲故事,也只是在讲故事。文学或文艺,精英或红毯,皆与我无关。我的本分是写故事,我所理解的写故事——说人话、析人性、述人间。
于无常处知有情,于有情处知众生。
我书中所有的故事,这14个字便可总结完。
20年来我游走在江湖和市井,浪迹在天涯和乡野,切换着不同的身份,平行在不同的世界。
浮生恰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人们只道我爱写无常中的有情,可真正读懂那些无常和有情的人,会明白我是多么筋疲力尽的一个悲观主义者。
见得越多越悲观,一天比一天悲观。
因为悲观故求诸野。因为身处戾霾,因为行走暗夜,因为自身的污浊不堪,所以愈发希祈烛火、萤光、流星和闪电。于是我不停地写,用普通人听得懂的语言,不写道理只写故事,燃起篝火小小的一堆,不停不停地往里续柴。
我的篝火我的柴,我用我的方式记录这个时代。
记录那些普普通通的人们在普普通通的一生中所发出那些普普通通的微光。
记录那些曾经路过我生命的、五光十色的小孩。
若是你读过我所有的6本书,你会发现,我笔下的每一个人,都是小孩。
若你懂我,你会明白这个毁誉参半的说书人,是多么地可笑可恨可怜。
这半生,这家伙曾路过许多人。
许多人不嫌弃他,曾善待过他,在那些落寞的日子,在那些孤勇的岁月,在那些周而复始的雨天雪天。
曾经他学着那些人的样子,对你说过一声:乖,摸摸头。
如今他学着那些人的样子,想送你一声祝福,可环顾四周后,最终却只发出一个最简单的音节,轻声的慨叹。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啊2.0》,新旧21篇文章几十万字,全都在这一个音节里面,“啊”!……
本期嘉宾:
大冰说书人
“人生而平等。”【采访:王腾霄 执笔:陈cc】关于大冰,这些年,我们读到他的作品不少。但他却说这半生见证的故事,攒下的故事,或许这一生也无法写完。
当然,诚如他所言,在文字领域,毁誉参半也算客观。喜欢大冰的人,喜欢他那股子真,那股子倔,喜欢他真性情地自由行走于人世间,喜欢他记录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在普普通通的一生中发出那些普普通通的微光。不喜欢大冰的人一样理由充足,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故事、那么多人可以让他遇见,不过是一次次夸张的道听途说。可无论世人怎样评价,立正我们的本心,以大包容看待每一场与人、与事、与书的相遇,在故事中收获感动,在别人的生活中感受不一样的人生。“于无常处知有情,于有情处知众生”,依然是我们可以保有的,对这个人世间最大的善意。接下来的一问一答间,让我们来感受说书人大冰的人生态度!
有关文中声音
声音维度,是很重要的一个感官维度。我们感知这个世界,除了眼睛,就是耳朵。
每篇故事后,附上了一段声音,有的是跟父母亲聊天,有的是跟爱人对话,有的就是跟读者朋友们打打招呼,多了声音这个维度,阅读会更立体。读完他们的故事,再听听他们的声音。方便大家对故事有一个更好理解,人物的感觉更丰满了。有关极简的封面
能量是守恒的,内容新增了10多万字,加上原有的几十万字,文字的部分可以说已经非常丰富了。
有的地方做加法,有的地方就要做减法,所以,就有了这样极简的封面。另外,也是想把封面的设计权交给大家。当初特意选了适合绘制的纸张,可以把自己觉得有意义的照片,孩子的、亲人的、朋友的,放在上面,甚至手动画一下,就成了一本专属定制的作品。郑州签售会小插曲
(点击音频,听你想要的答案。)
越不爱人间,越觉人间好
“越不爱人间,越觉人间好”。这是民国时期文学大家顾随一首诗中的话。人到中年,40来岁,愈发觉得人生底色是苦,而世间的苦各不相同,又有类同。爱苦不可能,但不爱人间不代表不爱人。用平视的方式爱人,怎么爱自己,就怎么去爱他人。
会继续写下去吗?
写书是我的一份工作,是我求的一份温饱体面,让我有很稳定的收入来源,让我可以照顾父母,有一份自足的安全感。从开始下笔到如今,不知不觉已有八个年头。人生有多少个八年?我不知道。有的人,有了一个结局;有的人,还在苦苦追寻。
小时候,我们总爱问“后来呢?”
长大后,我们才明白,有的人,不需要后来,命运善待了ta,风平浪静,那也是极好的。我似乎没有太大的写作抱负,能老老实实讲好故事,能让人听完并有所触动,我就满足了。更高层面的东西,我没有想这么多。而对于未来的规划,我想的是,先把手头能做的事情做好。
诗歌对于人们意味着什么?
诗歌离我们并不远,其实对人们而言,这是刚需。当然,这种刚需不专指诗歌本身,而是诗意。过去承载诗意的是诗歌,现在承载诗意的东西太多了。
信息高速发达,交互丰满的时代,大家可能不会拘泥于单一的文体来表达自己的诗意。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诗意,但不要被载体局限,不要被形式所限。
我自己也有非常喜欢的诗人。
比如张子选,西北诗派的代表人物,他开始写诗那年,正是我出生的那年。前不久刚为他写了诗集的导言。
还有我在大理的邻居潘洗尘,特别愿意跟他聊诗坛的掌故,以及有关诗歌意象的信息。
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有诉说故事的能力留言区留下你最难忘的故事大冰和《郑在读诗》会送上我们最好的祝福(留言区故事点赞排名前三位的朋友,将获得大冰签名作品《啊2.0》一本。点赞统计截止时间:2020年10月16日21:30)
本微信公众平台读诗音频、视频、文字及视觉设计系“郑在读诗”团队制作。个人或媒体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为“郑在读诗”,微信公众号转载必须获得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