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南京大屠杀》的可信度有多高

《南京大屠杀》的作者张纯如,虽然在美国出生,接受的是美国教育(伊利诺斯大学新闻学学士学位),看问题却非常片面和主观,情绪色彩浓厚:
“日本恐怖的气氛阻止了关于南京暴行的公开的和学术上的讨论,进一步压制着人们对事件真相的了解。在日本,如果表明自己对中日战争的真实看法,他可能会,也一直会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生命威胁。” 真是信口雌黄!日本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任何人或团体(包括极右翼组织)都可以合理、合法地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和学术观点,何来恐怖的气氛?大街上左翼宣传“打倒天皇”,还会受到警察的保护。 1950年代日本学者就在研究、出版揭露南京大屠杀的专著,当时大陆相关研究还是一片空白;1981年日本学者常石敬一,从第二任731部队部队长北野政次军医少将等在学会杂志上发表的《消逝的细菌战部队》的报告中,查明在活性出血热研究中所使用的“猿”,实际上是用中国人进行人体模型实验。同年日本小说家森村诚一采访了31名原731部队的成员,写下了长篇报告《恶魔的饱食》。森村诚一查阅了731部队干部的询问资料等美军资料、哈巴罗夫斯克军事裁判的记录和原731部队干部的医学学术论文,将731部队的恶行作了详细描述,使731部队的存在成为世人皆知。(见《看见了,就不能背过身去[极罪细菌战]》) 和许多大陆读者一样,当年十来岁的我,也是通过《恶魔的饱食》汉文版,才知道了731部队的存在。 中国民间旷日持久的对日本战争损害进行索赔,如果没有包括日本律师在内的民间团体和个人,在法律和资金上的大量无偿的援助,根本就无法进行,更别说取得局部的胜利。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教授Joshua. A. Fogel在《Iris Chang描写的南京事件的误认和偏见》猛批《南京大屠杀》:张纯如对有关研究的“无知”到了“令人吃惊的程度”,不仅对日本严肃学者是“重大打击”,也给了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右翼以反攻的口实。
《南京大屠杀》在国际学术界成为笑话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