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校园

想说的话:
许久不曾与大家见面,今天以这样一种小说的方式来拜会大家。小说最早写于高考前夕,当时因学业紧张只写了一部分。后又因大学生活实多烦扰,就再也没有坚持下去。时隔十年,因疫情在家赋闲数月有余,悟得人生短暂,理应过成最初理想的样子。索性拿起笔,接着叙写这来自十年前的故事……
第一章 初入校园
彼时,若水已留下长发,亭亭玉立,在清凉的夏末,穿一袭简约的轻衫,从花草繁茂的校园翩然而过时,总能引起无数的闪光灯。还记得若水初入大学时,其貌不扬的她,有着飞扬的碎发,骑一辆半新的单车,从校园里穿梭的时候,很张扬又很有男子汉气息。迎新大会上,若水坐在主席台下的最前排,平静的望着台上主持会议的领导,目光平视,毫无半点大学新生应有的欣喜之色。有同学在后面悄悄的议论:“坐在前面第一排的是谁?能坐在嘉宾席上,只怕是哪个领导的千金吧?”“唉,还是有个好老爸好啊!”
“切,你这么感慨,不如去入赘吧。”
“滚滚滚,长那么难看,即便是院长女儿我也不要。”
“哈哈…….”
这不堪的议论,都被若水浅浅的听到耳朵里。但她那波澜不惊的目光里竟没有出现半点涟漪。
院领导啰哩啰嗦的讲话已经完毕,台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主持人略有尴尬的顿了顿:“下面有请新生代表辛若水上台致辞。”
“谁是辛若水?”
“辛若水你都不知道!就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我们音院的新生啊!”
“照你这么说,她还挺有才的,应该长得也会不错吧。”
……
不理会众人的议论,若水从第一排起立,缓缓走上主席台。
向领导们微微鞠躬致意后,在话筒前站定,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一字一字的读起来:
“尊敬的音院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我是辛若水……”
既枯燥又呆板的演讲稿,其实连若水自己都不愿意念,何况是台下的大家呢,仅两分钟大家就开始交头接耳了。
突然,演讲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家感到有些诧异并纷纷抬起头,望向主席台,却只见若水定定的盯着台下,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随后,若水的下一个动作几乎令全场哗然。
若水慢慢的撕碎手中的演讲稿,然后潇洒地向空中一抛,纸片瞬间飞扬在整个主席台上。
若水用力定了定自己,用稍显激动的音调说道:“大家好,下面我个人的演讲开始。”
同学们看到此情此景,突然鼓起掌来,其实大多是以起哄的心态鼓掌的。
“我叫辛若水,那个拍遍栏杆,挑灯看剑,帐下分麾的辛稼轩便是我的祖先。上善若水是鄙人的名号。小女子虽不及先人才气,但侠气素有之,自幼酷爱诗文,但阴差阳错走上了音乐这条路,我只怕自己的文才污了乐坛。好在我凭借高考中的侥幸发挥,勉强挤进了这一等一的音乐圣殿,孰不料,承蒙诸位抬举,恰巧又让我占了这新生榜第一名的头衔,实在是有点儿愧不敢当。不过,实话告诉大家,其实我在音乐上的造诣是够呛的。”
这时台下响起一阵笑声。
“刚才我在台下,听到有人议论我,说我长的太有‘水平’了,即便是院长女儿,也没人敢娶。”辛若水打趣道。
台下哄的一下笑翻了天。
甚至有人吹起长长的口哨。
“不过,我告诉大家,长得丑,不是我的错,以后呢,我会努力努力再努力地让大家习惯我的丑。但作为新生代表,在这里,我还是要讲几句官方版的,要不然台上的这几位领导回头肯定不会放过我。”
若水边说边回头看看身后早已脸色铁青的领导,接着说:
“作为‘音院’的‘新声代’我们需要的是创新,是不拘小节,音乐贵在陶冶人的情操,而不是成名,如果都像周杰伦那样名利双收,固然是件好事,但又有多少人能达到周杰伦的境界呢?周杰伦之所以在华语乐坛独占鳌头这么多年,关键是‘风格’,跳出字正腔圆,摆脱固有音律束缚,凭借独树一帜的风格让他为更多的青年人群所接受。”
“这种随兴致,随兴趣,调侃打闹,平常琐事都被囊括在音乐中的做法,让他取得了成功。而我们需要的也是这样的一种格调,凭感觉,凭天赋,才能创作出好的音乐,而不是那些金科玉律,固有教条。”
若水越说越有兴致:
“我们‘音院’之所以在全国各大学中一枝独秀,也是靠音院特色的教学方式,和有着这样一群国内顶尖大师做我们的启蒙者。这些前辈们开发学生的天赋,才情,极大的调动学生们的创作激情。”
“音乐无限,激情无限,愿在接下来的大学四年中,我们全体同学能以音乐为人生,极致音乐,极致生命。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了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也许是若水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吧。
(未完待续)

你再主动一点点

我们就有故事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