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失望,任正非的小女儿签练习生出道,为什么富二代进娱乐圈招人烦?

这世界上有人一辈子走不到罗马,生在罗马的人则想要拍腐剧,做女团。
——遇言姐
任正非家的小女儿姚安娜,最近话题不断,看样子要在娱乐圈出道了。
一周前,姚安娜开通了微博,一张自拍+9个字,收获6万粉丝。
话说姚安娜近来的外型和几年前差异巨大,几乎看不出来是同一个,这件事咱们等会儿再说。
▲高中毕业时的照片,外型特征很明显的,一看就是老任家的闺女
▲参加巴黎名媛舞会前后,小姑娘的时尚意识觉醒,开始知道要漂亮了
▲现在的姚安娜是这样的,人瘦了很多,脸型也变了
▲姚安娜自己发的微博是这样的,尖尖的小脸,迷茫的大眼,加上美颜滤镜,颇为网红范儿
今天,姚安娜因为在抖音跳女团舞上了热搜。
往下拉看评论,都说姚安娜跳得不太好,肢体僵硬,像在做操,露胃装不好看,而且没踩到点上。
又看了下专业舞蹈演员的点评,说是卡点和腰胯力量不协调,动作软软绵绵的没有力度感,之前一直在练的芭蕾也是业余水平。
这两天,多个微博营销号一直放消息出来,说姚安娜签了天浩盛世做练习生。
天浩盛世有两个,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背后都是同一个大老板周浩。
其中,北京天浩盛世,杜华持有股份;天津天浩盛世,陈红持有股份。
陈凯歌的小儿子陈飞宇签的也是这一家。
好吧,公子和千金,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
关于姚安娜出道这条新闻,知乎、豆瓣、微博,前所未有的态度高度统一,那就是——
惊讶+失望。
按说姚安娜想干啥是人家的自由,为什么大家对这件事如此反感呢?
因为——
第一:这两年的公子、公主、学霸们太多了,人设高度同质化,大家已经够够的了。
一边是,选秀的富二代层出不穷,老赖的儿女也光鲜亮相。
人间Gucci、人间Dior、人间Chanel,各种人间系列批量出道。
一边是,名流二代继承了家族资源,陈大导演的儿子、木村拓哉的闺女、范大美女的弟弟,资质平平却自带主角光环。
一边是,何猷君、欧阳娜娜,刷了半天天才人设,最终不知干了点啥,彷佛弄个漂亮学历就是为了赚流量。
娱乐圈的资源越来越集中在有钱人的手中,经纪公司和练习生变成资本与资本的联和。
可能二代们因为太富贵所以空虚寂寞冷,喜欢在更高的舞台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
现在连姚安娜这样的真皇族也要下场。
你们除了做爱豆还能不能玩点别的了?
第二:姚安娜跟之前的宣传太跳脱。
以前的采访稿谈到姚安娜的学业时是这样写的——
“父亲任正非对她说:我国每年都要给国外厂商交天文数字的专利费,核心技术受制于人,随时会被人卡脖子,国内缺少大批的高科技人才。”
采访说,姚安娜想成为父亲口中的稀缺科技人才,所以即便喜欢芭蕾,还是选了计算机系。
大二实习,姚安娜选择了为残疾人提供智能假肢的项目,这份工作令她特别有成就感,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
她说:“通过科技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带来的满足比得上世界所有的成功和荣耀。”
当时,评论中都对姚安娜寄予厚望,说姊妹两个,一个搞财务,一个搞技术,老任有福了。
突然间,“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事儿不提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梦想不提了。
调门开得太大,转折措手不及。
今年年中,姚安娜登上名媛杂志封面,采访稿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理工行业的氛围不符合她的预期,科研工作太拘谨了,外向、喜欢社交的她想要做一些与人交流的工作,也希望同事关系是轻松自在的。”
又说:“经过这几年的成长,姚安娜更明白自己喜欢什么,她说她要在时尚领域发展。”
此外,文章里还写到——
“母亲告诉她:一件事只有坚持到底,才会有成就。如果中途放弃,那就是零。”
总结一下就是,妹子科技不搞了,去时尚界站台了,芭蕾舞不跳了,改跳女团舞了,然后父母说喜欢她的坚持。
虽说做什么是人家的自由,但是这个逻辑也是有点迷。
第三,姚安娜的资质不太适合做爱豆。
姚安娜在旧照中是个外型普通的姑娘。
骨相不算优越、脸型较宽阔、线条不平整、发际线较高,总之就是,跟任正非一看就是父女。
2年前参加巴黎名媛舞会时,姚安娜还有点青春期肥胖,再加上化妆师老把亚洲人整成花木兰,姚安娜的画风是这样的——
如今,不知道姚安娜do了哪里,还是美颜+P图下手太狠,整个儿像是变了个人,光靠减肥应该达不到这个效果。
如果真是削骨了,那我真替她惋惜。
要家境有家境,要学历有学历,本身长得也挺可爱的姑娘,用不着被外貌焦虑裹挟至此吧?
然而即便姚安娜变漂亮了,仍然不太适合爱豆这一挂。
姚安娜在一众名媛中是个出挑的姑娘,但是对于爱豆这类面向市场的商品而言,她唱跳不达标,颜值也不够看。
难不成她想走村花杨超越的逆向路线?
也是看不懂。
姚安娜想在娱乐圈出道这事早有苗头。
就内个巴黎名媛舞会,日本的大企业千金们接到邀请多数都回绝了,但是姚安娜想去。
同去的少女还有邱淑贞的女儿沈月、TVB艺人梁婉静的女儿Angel Lee,而姚安娜的入会介绍人则是何超欣。
后三位要么没进入顶级富豪圈,要么庶出得不到太多家族荫袭,总之都还要靠自己博得一波关注。
而姚安娜之所以也要去舞会刷脸,大概已经想好了为出道做准备吧。
紧接着姚安娜去了LVMH实习,之后入职迪奥公关部,拍了不少秀场站台照,比迪奥的明星代言人还有话题。
忘了说,迪奥还有一个空降的中国区千禧大使——陈凯歌的儿子陈飞宇。
除此之外,大学才上了1年的陈飞宇已经跻身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
话说,奢侈品找名流二代做代言真是太划算了,slogan改一改——
平凡女孩的征途可以是星辰大海,不平凡的女孩直接生在星辰大海。
今年8月,姚安娜、何超欣、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一起在生日宴上跳女团舞,姚安娜站C位。
流出来的照片开足了滤镜,本应最漂亮的何超欣都变成“僵尸新娘”了,站在一旁的姚安娜看上去倒是十分出挑。
有媒体问四太,几个女孩是不是要进娱乐圈。
四太表示,她们只是玩玩而已,何超欣还没毕业,正在上海实习,重心仍然放在学业上。
今年9月,姚安娜为《Tatler》杂志拍摄了封面,主题是中国内地的富二代名媛。
《Tatler》是一本母版来自英国的杂志,重点报道上流社会的名媛贵族,关注慈善晚宴、社交舞会啥的。
《Tatler》在中国内地也搞这一套,就显得思想方向蜜汁困惑了。
当时,遇言姐还发了篇文章说:咱们是个什么性质的国家啊,已经可以大肆宣传名媛了吗?
要说这本杂志也挺好玩儿的,想用“名媛”这个词又瞻前顾后,起了名叫“2020星媛项目”。
跟姚安娜一起当“星媛”的另一位妹子,家里做建筑生意的曹译文,上个月因为一则低智视频火了一把。
这位穿20万欧元迪奥高定的曹大小姐跑到自家工地上微服私访,一边骚扰打工人干活,一边秀自己账户余额,说在工地搬砖相当于健身,不累是因为自己练过马术。
回头在B站发了个视频——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脑袋被门夹了的曹小姐很快被骂上热搜。
姚安娜为名媛杂志拍封面时,遇言姐曾发文——
“按说以姚小姐的家境、学历,不需要抢注名媛商标啊。”
现在看来还真是……
跟曹译文这种“名媛”并列,姚小姐难道不觉尴尬吗,何必急急慌慌到处登台?
▲曹译文的履历——本科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经济学系,之后又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了硕士,由此可见如今名校注水有多严重
在《Tatler》的采访中,姚安娜说——
自己想要向时尚领域发展,市场上充斥着雷同的角色,如果没有自己的特点,只是参加一下活动拍拍照,对受众来说毫无辨识度可言。自己想做一个能产生独特内容的时尚意见领袖。
目前看来,遇言姐还没有发现姚安娜生产出了什么独特内容。
事实上,二代们的路子都差不多。
横空出世、资源天降,时尚杂志拍一拍、大牌代言接一接、Vlog博主做一做、名流人设炒一炒,也就这样了。
遇言姐在温哥华时见过不少这样的女孩,说起来都是名校毕业,名片上印着漂亮头衔,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秀、逛展、参加派对。
如今看到姚安娜越来越享受名媛化的生活,这似曾相识的画风也是让遇言姐有点诧异。
前几天的《奇葩说》中,马东问一个女团出身渴望转型的妹子——
有些家境超级好,甚至是非常非常好的孩子,当爱豆是为什么?
妹子说,可能就是图个梦想。
遇言姐说,虽说图什么是人家的自由,但对于姚安娜来说,这梦想的格局是否小了点?
在遇言姐这等观众的眼中,阶级固化的娱乐圈,变得越来越无聊了。
这些二代们,搞什么时尚啊、影视啊、女团啊的干啥,还不如干脆学习帕里斯、卡戴珊,自己搞一档真人秀,拍一拍“我和我的CP搭档”、“我和我的父亲母亲”、“我们这些绯闻女孩”,或许更有看头。
既不用费劲去当什么练习生,又能充分彰显自家名流优势。
这世界上有人一辈子走不到罗马,生在罗马的人则想要拍腐剧,做女团。
就让梦想照进每一个人的现实吧,希望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各位广州的遇亲请注意了,遇言姐要到广州签售了!这是她去厦门参加活动的前一天,行程很紧张呢。也是2020年最后一场签售了。时间:12月26日 (周六)14:00-16:00地点:广州扶光书店。咱们不见不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