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的晚间新闻

2月7日晚上9点,有很多地方都吹起了口哨。在武汉中心医院,有两个穿着橘黄色外衣的志愿者先是在门口献上一束花,然后脱下口罩,举起一枚不锈钢的哨子吹了起来。
医院门前的广场上空荡荡的,起风了,口哨声在风的作用下反而好像被放大了,听起来格外响亮,但也格外刺耳。
已经很晚了,还是不断有市民过来吊唁,有一位50岁的大姐走到门口,双手合十,鞠了三个躬,花店都关门了,她买不到花,但她说她必须得来。
“我是从新闻上看到的,看得蛮感动。。。”她抄着一口武汉话,说着说着就呜咽了起来。
这天晚上,武汉有8个市民自发组织了八辆车,打着双闪为他送行。其中一位市民说,八辆车代表被训诫的8个人。
街上一辆车都没有,车缓缓开着,街边有根柱子上挂着三个红灯笼。一位参与的大哥刚一开口,眼眶就红了。“李医生一路走好,我们为你祈福。你的精神会一直鼓励着我们。”
还有一位叫徐大sao的美食博主特地为他做了一期炸鸡腿的视频。徐大sao是他的偶像,有天晚上,他叫了个鸡腿,感觉味道不太对,“还是没有徐大sao做的香啊”。
徐大sao念了他那条微博的最后一段话,“看得清世间繁杂,却不在心中留下痕迹,保持足够的平常心”,然后就啃了起来。
啃的时候,他也不说话,啃完了嘴也顾不上擦,然后又拿起一个,举起来,对着墙,停顿个两秒。就好像他的粉丝坐在他面前似的。今天,有很多陌生人给他母亲打电话,说要给他们捐点钱,都被他母亲一一婉拒了。“我们都好,谢谢你了,感谢社会各界对他的支持。”提起儿子,他母亲有很多不舍,但始终没听到她哭过,哪怕一声。“他才34岁,非常有潜力,非常有才华,不像人家会撒谎会什么的,都是忠于职守的人。”他母亲抄着一口东北话,“现在什么情况也得扛着,家里亲人谁也过不来,就我们两个(他的父母)在这挺着。”刚刚看到朋友圈有人在转一幅漫画。画面中,一位男子一边啃着鸡腿一边看余庆年,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家四口的照片,电视上方挂着一面锦旗,上头写着三个字:吹哨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