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众的溃败

昨天从成都回上海,在机场候机,后头有两男的在聊天。
“打还是要打的,但估计是在公海。”左边那个中年人说。
“我估计也是。”他旁边的小年轻应声道。
我转头瞥了他们一眼。
中年人一身黑色运动装,戴着棒球帽。小年轻一身休闲,穿着白T。两个人像是刚从高尔夫球场打完球过来。
不一会,后边传来一阵抖音的嘈杂声。
是那个中年人在放,用的是最新款的iPhone。
又过了一会,他接了个电话,听上去都是几个亿的大生意。
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从他这身行头应该混的不会太差,可怎么就那么好战呢?
他也不想想他用的iPhone哪来的?他用的互联网是谁发明的?他穿的nike和安德玛是哪来的?他即将登上的波音737是哪来的?
我想以他那种这么爱在大庭广众之下开着外放放抖音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做几个亿大生意的装X样,是断断不愿穿李宁用小米的。
后来我想了想,其实他跟那个在美国驻成都总领馆门口放鞭炮的大爷、发表战斗檄文的大妈,跟那些个在领事夫人微博下骂街的网民没什么区别。
都是庸众。
庸众与否,跟一个人的财富和地位无关,跟智识有关。
有人说这个时代是庸众的胜利,我不觉得,反而觉得这是庸众的溃败。
早上微博上看到一句话,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互联网的作用,原本是让井底之蛙开一开眼见,认识一下井口以外的世界。可是实际情况是成千上万只井底之蛙通过互联网互相认识,互相认同,互相肯定,并经过长期的交流之后达成共识,认为世界确实只有井口这么大……
其实何止互联网,就算现实中他去过日本,下一次砸日本车的时候估计他也会第一个冲到前头。
但是不管他们是不是井底之蛙,他们明明赢了啊,整个风向不都是跟着他们走吗?怎么会是溃败呢?
要看你放在什么坐标体系下来看。
如果仅仅看一时看表面的战果,他们似乎是赢了,但是放在全世界的角度放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他们肯定是溃败啊,而且败得一塌糊涂。
摔碎一个镜子是很容易的,但是要把这些摔碎的碎片重新弥合起来变成一个新的镜子,谈何容易。
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人每个清醒的人都成了这帮庸众的人质。
庸众们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只要放个鞭炮或者放个嘴炮,就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他们自己却毫发无损,甚至坐收渔翁之利。
比如那个发表战斗檄文的大妈可能正一边开着直播一边接受着别人的打赏。
那个机场里喊打喊杀的中年人没准女儿就在美国念书。
可要真打起来,不管你是庸众,还是什么吃瓜群众,难道可以置身事外?不是庸众的溃败是什么?
他们溃败了还拉着我们一起垫背,若不抵制这帮人,估计我们也凶多吉少。
下次要真碰到有人喊打喊杀,你先问他一句:
要真打了,让你上,你上不?
相关文章
总归还是上海好
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成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