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周迅:如夏花开过,我爱你再见

周迅作为“超级大乐迷”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首期开场唠嗑说到自己对音乐的热爱,马东就八卦兮兮地问了句:爱音乐跟爱音乐人有关系吗?
周迅没有回避,说就是因为爱音乐所以会爱上音乐人。
大张伟不失时机地接茬:那具体爱过几个音乐人啊?
周迅就立刻收声用眼神作出禁言警告了。
这一段当然是针对那个流传甚久的滚圈八卦:周迅年轻时特别喜欢和摇滚圈的人一块玩儿,早期的几个男朋友都跟摇滚圈有关系,可以说她就是那时候最典型的摇滚骨肉皮了,用北京话说就是“果儿”。
不管是“骨肉皮”还是“果儿”,这些说法都是站在男性视角,带有戏谑性,用现在女权的标准来看,都有点物化女性的意思。抛开这些概念,就像周迅说的,因为爱音乐而爱上音乐人,这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情。
周迅那些音乐人前男友,最让大家念念不忘,也留下最多痕迹在的,就是朴树了吧。尤其是像我这样,既喜欢朴树,又喜欢周迅,就会顺理成章成为他俩的CP粉。虽然也知道他们分手多年,各自成家,也希望他们各自幸福,但还是会忍不住怀念他们那段旧日恋情,也会有意无意地追索他们过去一直到现在,一些明里的互动或是暗里相呼应的蛛丝马迹。
巧的是,朴树刚刚也上了《明日之子》第四季当导师。这一季的节目还是以乐队为方向,和《乐队的夏天》颇有点公然打擂的意思。两个节目一个是集结老炮,一个是选拔年轻人,实在太适合作为对照一起追了。
我之所以同时追这两个节目,其中一大原因当然也是因为难得看到朴树周迅同时出来营业。并且,如果仔细看的话,也可以看到他们俩在不同节目里产生的呼应。比如,朴树刚刚在《明日之子》里表达了对贝斯这件乐器的偏爱,认为贝斯很性感——
周迅紧接着就在《乐队的夏天》里说她曾经因为喜欢而特地买过一把贝斯。
这样的默契还有吗?我会继续在两个节目里搜寻下去,也希望有心人找到后能告诉我。
我这里还有一点存货,就是两人分别被不同媒体问到为什么不生孩子的问题时,回答也有共通之处。
对于我来说,朴树和周迅的那段恋爱如此让人感念,以至于每次想起来都会有“他们俩竟然在一起过,真美好啊,这个世界真美好”这样的想法,甚至眼前好像忽然被一阵如梦似幻的绚烂光芒笼罩。
为什么会这样呢?那大概是因为,他们俩就是那种梦幻里才有的人,是灵气四溢,特立独行,在人海里一眼就能被择出来的那种人。
▲《那时花开》剧照,那时朴树还有一脸青春痘
他们是1999年因为拍高晓松导演的电影《那时花开》而认识并相爱的。高晓松说过这么一件事儿:拍摄期间有天都到晚上三更半夜了,剧组的人都收工回去歇着了,朴树和周迅突然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喝酒。三个人来到一家酒吧,高晓松问他们有什么事,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应:“你知道孤独是什么形状的吗?”
高晓松反问:“孤独是什么形状的呀?”
他俩回答说:“孤独是三角形的。”
高晓松一下子悟了:“噢,确实呀,三角形最稳定嘛,孤独是人生一种稳定的形态。”
大半夜约人出去就为了告诉对方孤独是三角形的,这大概是只有热恋期的朴树周迅才能干出来的事。
《那时花开》这部电影阵容强大,高晓松导演,周迅朴树夏雨主演,张亚东配乐,但它在豆瓣的评分并不高,只有7.0分,评价两极分化,有人觉得好,也有不少人觉得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叙事混乱,是部烂片。我高中的时候就看了,当时是租的VCD,完了还挺喜欢的,也许正好能戳中青春期同样矫情病态的我吧。
据高晓松后来回忆,《那时花开》一开始其实跟黄磊有重要关系。那是1994年,高晓松获邀给黄磊主演的一部电影作曲,他为此去了上海,刚好被安排和黄磊同住一间房,两人都爱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出了成果:一是高晓松答应帮黄磊做张专辑,二就是有了《那时花开》剧本的雏形。
高晓松本来是打算让黄磊、老狼、郑钧来演这部电影的,但是一直等到1999年电影才开拍,老狼郑钧年纪有点大了,不适合演大学生了,于是换成了那时刚刚走红,跟高晓松也认识的朴树。
黄磊那时还是电影学院老师,临时有教学任务脱不开身,就换成了夏雨。
女主角本来是找了刚刚出道只演了一部《我的父亲母亲》的章子怡,结果很快李安的《卧虎藏龙》也找到了章子怡,章子怡还犹豫了一阵,觉得在《那时花开》是女一号,在《卧虎藏龙》就只能演女二号(当时可能是按咖位排的吧,女一号是杨紫琼扮演的俞秀莲),这时高晓松点醒她说,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李安这样的牛掰大导找你,你还不快去!
于是女主角空出来,这时黄磊推荐了刚刚合作过《人间四月天》的周迅。高晓松和周迅第一次见面时,问周迅喜欢什么电影,周迅说喜欢《罗拉快跑》,高晓松立刻就确定让她演了,因为高晓松也喜欢《罗拉快跑》。
就是这样一系列的阴差阳错,才促成了朴树和周迅的相识。
▲《那时花开》剧照
高晓松还爆过不少拍摄现场两人相处的料,比如有一次周迅在拍摄现场睡着了,朴树就在一旁守着她,不准许任何人打搅女朋友,每次有人去催,他就连声说“让她多睡会儿”。
还有一次拍摄时间有些晚了,朴树就忽然扯着高晓松喊:“你让不让人睡觉?你让不让周迅睡觉?她都困成那样了。”
高晓松也冲着朴树急了:“就她是人吗?其他人都不是人?我们全剧组几百人不都没睡吗?不都是从早到晚那么干吗?”
在高晓松记忆里那是他和朴树唯一一次发生冲突。时隔多年后,周迅去高晓松家做客,高晓松又跟她提起拍摄现场那些往事,她听完后,脸上露出精灵般的笑容,眼里却泛起泪花。
高晓松可以说是“周朴”首席CP粉了,这俩人的恋爱故事,他在节目里、微博上一遍遍地回忆,每次都会动情,就像在回忆自己的青春初恋一般。对此我太能理解了,朴树和周迅的恋爱,就是特别典型的属于文艺青年的青春之恋,而且是极致的那种,就像很多文艺片里演的那样。
现在可以具体说说《那时花开》的内容了:讲的是两男一女的大学恋爱故事,而且还不是简单的三角恋,而是有点类似于法国电影《祖与占》那种三人行。
两个男孩同时爱上那个女孩,女孩也同时爱着这两个男孩,三个人组成一个恋爱小团体,爱情和友谊,甜蜜与嫉妒,在其中掺杂不清。
▲在长城上喝“三人交杯酒”
片中一开始是周迅选择了朴树,但夏雨不服气,就提了个要求,周迅可以和朴树好,但每个星期六这天得和自己约会,朴树和周迅竟然都答应了,不过约会那天夏雨和周迅也不过就是逛逛街拉拉手而已。当然这三个人的平衡只是暂时的,后来还是因为越过界限而被打破了。
▲这一幕最有青春的味道
这样的人物关系,即便现在看大多数人应该也难以接受,当时拍完送审也卡壳了,电影局列出了上百条意见,高晓松也没怎么改,就搁那儿了,两年后不知怎么回事,又忽然通过了审查。
这部电影当然存在各种技术上的问题,但那股青春的荷尔蒙,浪漫蓬勃的激情,不循章法的叛逆劲儿,以及三位演员年轻时最鲜活的状态得以被记录,都是它珍贵的地方。
▲《那时花开》剧照,隔着面具都能嗅到灵气
朴树和周迅的合作其实不止这一次。2000年,他们还一起出演过张元导演的一部短片叫《如果没有爱》。这是一部通过几首歌串联起来的音乐电影,包括周迅的《飘摇》、袁泉的《我想》、羽泉的《彩虹》。朴树和周迅在其中也是演一对情侣。
▲《如果没有爱》剧照
除了朴树周迅袁泉羽泉,这部片还有张亚东客串。
这部片论质量还远不如《那时花开》,不过它还有个幕后花絮值得一看,可以在B站搜到,我都看了好几遍了,因为其中有二十多岁的周迅最鲜活可爱的样子:她穿着最简单的衣裳,素面朝天,不存在滤镜,画质也一般,但有她的每个镜头都美得惊人。
她咕嘟咕嘟喝着冰可乐,
喝完对着镜头狠狠亲了一嘴,把镜头都亲花了。
她整个人也像那可乐一样,咕嘟咕嘟冒着清凉舒爽的气泡,随时都会不受控制地饱胀着泛起来。
花絮里的朴树总是沉默的,周迅在他周围精灵般穿梭来去,对比鲜明却又和谐。
这段恋爱也像可乐一样,冒完泡就很快偃息了。所谓青春大概也是这样,带着火热的能量呼啸而来,又很快散场。
他们恋爱的时间就是在2000年左右,也许只有一年多,甚至一年都不到。这段恋爱,连同恋爱中两个人的状态,为世纪之交也打上了一个小小的标记。那样的状态,好像也只能出现在那个年代:简单纯粹,莫名兴奋,又遽然消逝。
分手之后,周迅很快就和李亚鹏在一起,朴树则跟吴晓敏结婚。
可是2003年,周迅和朴树先后出了自己的唱片,《夏天》和《生如夏花》——都和夏天有关。
那应该是两个人都喜欢夏天吧。
两张专辑的第一首歌,也能找到关联。《夏天》的第一首歌是《翅膀》,第一句歌词是“咖啡里放的糖太多了”。
《生如夏花》的第一首歌是《傻子才悲伤》,第一句歌词是“咖啡真苦,蜜糖好甜”。
这该怎么解释呢?纯属巧合,还是他们本就有灵魂上的默契?
他们应该还都喜欢“花”吧。两人因为电影《那时花开》结缘,出的唱片里也都有“花”的元素,朴树唱《生如夏花》,周迅唱《幸福花园》。
朴树那张《生如夏花》,是他三张唱片里最明媚、最松弛、最温柔的一张,而且其中好几首都是情歌,比如《我爱你再见》、《来不及》、《今夜的滋味》、《她在睡梦中》。
其中有被爱包围的暖融融的沉浸感,也有当爱逝去后的忧伤与惘然。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就是一张因爱而生的唱片。朴树也说过,他做音乐纯靠灵感。那么,就是和周迅的恋爱才启发了他有那么多的灵感,从而诞生了华语流行音乐史上这张经典唱片的吧。
那首《她在睡梦中》,记录的就是他曾默默守护的周迅的睡梦吗?
而《我爱你再见》的MV,则有周迅和朴树共同出镜,在现实的“我爱你再见”之后。
这对情侣分手后完全不避嫌,当对方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出来全力支持。
那之后,当朴树发行新单曲《平凡之路》,适逢周迅和高圣远大婚的日子,周迅还当即在朋友圈分享了这首歌。
那之后,当周迅操办一场帮助儿童的公益演唱会,朴树义不容辞上台献唱。
▲“给小孩”公益演唱会,左三周迅,右一朴树
那之后,当朴树开自己的个人演唱会,周迅要么会到场,要么会送上祝福花篮。
那之后,当周迅作为监制宣传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朴树会到场帮忙站台。
▲周迅朴树汤唯一起宣传《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那之后,当朴树老婆吴晓敏的服装品牌办发布会,周迅也会到场支持。
两位都不是爱应酬的人,尤其朴树,门都难得出一次,但为了周迅 ,就是可以跨刀助阵。而朴树老婆吴晓敏,对于老公和前女友的这种关系也不去计较,宽宏大量。可能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种感情已经超越了男女之间狭隘的排他性的小情小爱,而是灵魂之间自由的共振。
不过,虽然前面说了太多两人的默契之处,但其实他们的相异之处也是明显的。
前段时间高晓松牵头的那场“相信未来”线上义演,那么多明星都交了自己的唱歌小视频,结果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朴树和周迅。
朴树是因为视频太复杂:全套专业录音设备,包括刷牙、健身和出门在内的丰富素材,细致的分镜和剪辑,以及超可爱的狗头造型,完全是一个MV的制作水准。
周迅则是因为视频太简单:背景嘛就是出门对着路边一个转角镜,设备嘛只有个手机,看上去也没怎么打扮做造型,伴奏是没有的,后期制作也是没有的,就这么超随意地录了。
当时就有过一阵对朴树和周迅的讨论,很多人觉得他们都属于骨骼清奇另类自我那一挂,这样的同类干嘛要分手呢,就该继续在一起啊。
可是你再想想,他俩真的完全是同一种人吗?
朴树明明是一丝不苟对自己要求严苛的完美主义者,而周迅就是洒脱随性松弛放飞爱谁谁——这根本就是相反的两个路子吧。
是,两人都很自我,都很特立独行,都很艺术家人格,都追求极致,但他们追求的是两个方向的极致。
他们在外人看来也许是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可是真正相处后,就肯定会爆发各种矛盾。而他们极致的情绪化性格又决定了,那些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我也早就发现了,真正的文青与文青之间,是很难相处的,因为谁也不服谁,谁也治不了谁。
所以朴树最后找了吴晓敏,周迅最后找了高圣远。所以郑钧最后找了刘芸,王菲最后找了李亚鹏和谢霆锋。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俗人治文青!
还是高晓松总结得好:
他们两个的感情其实很有意思,很像两个艺术家在一起,充满了那种激情。
但是艺术家和艺术家在一起又燃烧得太快了,因为这一个人燃烧就已经够可以的了。
朴树就有点像把自己当二踢脚给点燃了,放到天空点亮的那种人,然后再来一个艺术家,两人在一起燃烧得太过厉害。
两位艺术家在一起燃烧得过于灿烂,也就注定会燃烧得太快。
但燃烧过总是会留下痕迹的,而且这种燃烧并不会成为毁灭性的力量,而是可以成就和滋养双方的。
所以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结果。他们曾经爱过,真好。他们后来分手了,却有了更大格局的爱,真好。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被辜负的周迅的少女时代
朴树吴晓敏,一个足够另类的婚姻样本
那些不想生孩子的文艺青年们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ID:wohenxiaohun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或者发送邮件至73562473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